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關鍵詞:想像新未來》代序

2019/1/12 — 0:26

編按:本文為周蕾教授為《香港關鍵詞:想像新未來》撰寫的代序。全文以廣東話書寫。感謝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提供相關文檔。(《香港關鍵詞:想像新未來》導言

長久以來,香港一直係個高度爭議性嘅課題。九七回歸前後各路英雄辯論之聲言猶在耳,眨吓眼已經過咗廿幾年。隨住香港成為中國特別行政區,政制逐漸改革之餘,新嘅問題陸續湧現。要探討香港,真係談何容易?學術界嘅專家,不論係搞歷史、地理、經濟,或者文學、電影、流行文化嘅,又或者係搞現時流行嘅電子媒介、視覺藝術、音響研究等,都已經發表咗唔少精彩嘅理論。朱耀偉先前出版嘅《香港研究作為方法》(註:1),就係最好嘅見證之一。不過,讀者都一定同意,香港呢個課題唔止於學術研究咁簡單。坊間日常種種嘅民生活動,無論係傳統式、創意性、政治性,或者甚至係標奇立異式嘅,都不斷為呢個課題添增新意。

已故作家也斯(梁秉鈞)先生曾經以一樖大榕樹作為書寫香港嘅隱喻。佢喺文中曾經咁樣寫:

廣告

我抬頭看見:我們找到的也是一棵古怪的大榕樹呢,不僅因為它根葉繁密,而是因為它的枝幹間夾纏着磚牆,還依稀有門框的形跡,彷彿可以開門住進樹裏面去。原來那本來是長在屋旁的榕樹,日本人來的時候,屋裏人跑光了,樹毫無阻攔地恣意生長,把屋子都壓扁了,樹把屋子吞到肚裏,長成這樹不像樹,屋不像屋的東西。坐在這樹下聽故事,過去習慣聽故事的氣氛和關係不同了。若說故事是虛構的,聽故事的人會發覺,本身所處的背景也不穩定,所見的符號也不貫徹,訊息大概也不同了。

我們站在這樣一棵大樹下,怎樣開始說我們的故事呢?(註:2)

短短幾筆,也斯捕捉咗香港難寫難明呢個現象,同時仲將呢個現象變為寫作本身嘅一種啓示、一個起點、一條問題。佢唔用艱澀抽象嘅詞彙,以生動講故仔嘅口吻,深入淺出咁,引導讀者去明白其中微妙之處。大榕樹形狀古怪,唔知情嘅人光睇外表,只係會覺得佢幾得意,但係對於其中實況就一頭霧水。原來裏面有咁引人入勝嘅故仔!有戰爭,有侵略者,有逃難者,有被丟空咗嘅屋,仲有越生越霸掗嘅樹。結果樹大到壓扁咗間屋, 連屋都吞埋,但係枝幹間又保留咗一啲往日嘅痕跡,令後人隱隱約約仲見到個門框咁,好似一打開門就可以入去樹裏面住一樣。呢樖怪樹係咪香港嘅寫照呢?也斯冇正面作答,只係提點大家要注意本身所處嘅背景(即係我地自己嘅觀點與角度啦),其實亦唔穩定;本身所見所聞,亦唔貫徹。佢輕輕一句,「我們站在這樣一棵大樹下,怎樣開始說我們的故事呢?」正正就係《香港關鍵詞》書裏面,一班作者異口齊聲提出嘅基本問題。

廣告

關鍵詞呢個概念,都幾耐人尋味,朱耀偉喺引言亦有仔細註釋。查中文字典,一般都將「關鍵」解釋為重要嘅意思,即係事情最緊要嘅部分,又或者對情況起決定作用嘅因素等。 英文字典呢,唔知係唔係資訊科學大氣候嘅影響,「關鍵詞」每每被解釋為解碼(decode)嘅技術,或者係搜索資訊嘅工具,好似一條用嚟開鎖嘅鎖匙咁。譬如話,如果喺電腦上輸入一個詞,就可以揾到包括呢個詞嘅多方面有關資料,咁呢個詞就算係一個關鍵詞喇。照咁睇嚟,關鍵詞嘅含義並不含糊(如朱耀偉所講,如果發生爭拗,通常只有兩種原因:一係因為世易時移,舊嘅關鍵詞唔再啱用,新嘅又未完全受落;一係就因為某啲關鍵詞嘅用法傾於多元化,唔知用邊個至最貼切)。但係筆者認為應該加問一句:香港呢個喺語言、歷史、國族、地方、身分多層層面上都咁複雜嘅課題,係咪真係可以用解碼形式或者索引方法去研究嘅呢?就算係最常見、最普及、最多人認同嘅關鍵詞,其實係咪都不過係「片面之詞」,而唔係所謂「共識」呢?

若果換一個角度嚟睇,關鍵詞係咪有啲似大榕樹枝幹間夾纏嘅種種記憶同痕跡,甚至似舊屋留低嘅門框,隱隱約約咁,見到都想開門入去?只不過唔知門係咪真係開到嘅呢,更唔知裏面究竟有啲乜嘢等緊我地去發現。一如也斯提點,正因我地本身所處嘅背景唔係完全穩定,所見嘅符號亦唔貫徹,訊息好可能有出入,所以一定要保持好奇心,保持寛容嘅態度。

好多謝呢本書集嘅作者同編者提供咗一個咁珍貴嘅機會,等我地唔單止可以學到一系列豐富嘅關鍵詞,加深理解香港,同時亦可以以香港歷史、社會、文化作為重心,去嚴格反思一下「關鍵詞」呢個嶄新文化批評概念嘅長短。

周蕾

2018 年2 月 寫於美國杜克大學

註釋

1. 朱耀偉主編:《香港研究作為方法》(香港:中華書局,2016)。
2. 也斯:〈古怪的大榕樹〉,《也斯的香港》(香港:三聯書店,2005),頁49–50。

(《香港關鍵詞:想像新未來》,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共336頁,平裝,定價港幣每本 135 元,各大書局有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