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電影已死?《黃昏未晚》的角度

2021/2/25 — 12:09

【文:何堂】

本港戲院近日重開,一連多齣港產片隨即上演,再次掀起城中熱潮。大家討論的除了不同電影的劇情優劣、票房預測,「香港電影已死?」這個永恆大哉問,又再引來各方爭論。

有論者認為逝去的黃金年代難以留住,亦有人認為市場、技術「大洗牌」之際,香港電影的路仍然未走完。文化研究學者彭麗君教授在2010年寫出《黃昏未晚:後九七香港電影》,及後於2018年推出增訂版,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幾年過去,業界發展沒有一刻停下,社會氣氛更是恍如隔世,書中種種論述或者未必能緊貼日新月異的變遷,但作者的中心論點,仍然值得借鑒。

廣告

論不同世代對電影的看法

廣告

「不少香港年輕人對香港文化的理解和實踐,已經跟上一輩完全割裂。除了是因為互聯網逐步管理和革新文化製作和接收外,也是因為香港新一代對傳統文化工業的厭惡與不信任。電影,作為傳統文化工業的代表,也沒法再承載這一代人的創意、親密、憂慮和想像。相反,很多年輕人相信,傳統文化工業是既得利益集團的意識形態灌輸渠道,也是資本主義的合謀。」(頁ix,增訂版序)

「今天很多香港年輕人都自覺地站在廣義的社會建制的對立面上,覺得文化不能再用工業模式來製作和營銷,也不再眷戀一些去政治的、純娛樂的文化。反而,新一代的文化應該是機動的、批判的、本土的、社群的。這樣的文化,傳統的雅俗之別已經不再明顯,也沒有很清楚的主流和另類的分野,我們見到更多非工業的電影/錄像作品。」(頁x,增訂版序)

「電影工業」的前景

「我覺得大家不能再用『工業』這種思維來理解今天的香港電影,因為在中國電影的巨大商業磁場下,香港電影作為一個商業概念已經不大能成立:香港的電影人,要麼進入中國市場,難以表現香港的在地經歷和集體感情,因為市場不需要這些,也可能觸碰各種政治禁忌;要麼放棄中國市場,但資金非常不足,根本沒法拍攝傳統主流商業電影,可能間有商業成功的例子,但鳳毛麟角,不足以維持一個工業。在傘後四年的今天,如果我們還是相信有香港電影這個概念,我們要問的是,除了商業能力外,香港電影還有何價值?」(頁xii,增訂版序)

「我們可以將獨立電影的興起看成是商業電影的對立面,但數碼科技也把兩者更緊密的聯繫起來,在香港電影市場中,同時存在和互相滲透着商業和另類製作,王晶可以投資《天水圍的日與夜》,而獨立電影人也努力擠進商業電影圈。最重要的是,錄像把拍攝電影的門檻大幅降低,也提醒我們對電影『社群』這個概念應持的開放態度。」(286頁,總結:電影與地方)

《黃昏未晚:後九七香港電影》這個書名,彷彿已經對「香港電影已死?」這個問題,作出了回應。我們的的確確是身處「黃昏」,但是否「未晚」? 而不論香港電影是否「已死」,客觀上仍然有不少有心人在努力奮鬥,到底是什麼「死了」?

試讀/購買:

《黃昏未晚:後九七香港電影 (增訂版)》彭麗君 著

香港銷售(HKTV MALL店):https://bit.ly/39EBJLg

海外銷售(本社網站):https://cup.cuhk.edu.hk/SunsetNotYe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