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作者 Patreon(圖片素材:劇集《洛神》截圖)

馬斯克吟七步詩,你不知道的兩件事

身家據聞已達「股神」巴菲特三倍的人類首富馬斯克(Elon Musk),今早在 Twitter 與微博同步發文,首行寫「Humankind(人類)」一字,再以中文寫出曹植的「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馬斯克忽然興致勃勃引中文古詩,把曹植推上國際,搖身一變成為「馬詩客」,卻完全不加解釋,難免令外國投資者非常迷惘,有人更以為他憑詩寄意,暗指狗狗幣(Dogecoin,Doge 疑似即「豆萁」)與柴犬幣(SHIB Coin)的惡鬥。

這首詩對於華人來說,固然耳熟能詳,但大家是否真的認識它的創作背景呢?難得馬詩客力推,今天不妨談談這首詩。

關於曹植這首「七步詩」,你也許有兩件事不知道。一、此詩不止一個版本:現在最通俗的、也是馬斯克所引的版本,見於《三國演義》第七十九回「兄逼弟曹植賦詩 侄陷叔劉封伏法」,僅有四句共廿字,但歷史上最早見於文獻的「七步詩」,其實是《世說新語.文學》的版本,共六句: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
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詩中「漉」(粵音同「鹿」)解「過濾」;「菽」(粵音同「熟」)即「豆子」;「萁」即豆秸(粵音同「階」),指豆類作物脫粒後的莖;「然」即「燃」。整首詩意思是:「要將豆子煮成羮,得先把豆子殘渣過濾,留下豆汁。豆秸在鍋下燃燒,豆子就在鍋中哭泣。豆子、豆秸本是同一條根長出來的,豆秸煎熬豆子,又何必那麼急迫呢?」

才高八斗的曹植究竟有沒有寫過這首詩呢?一直以來都有學者質疑。曹植吟「七步詩」一事,不見於正史《三國志》,此詩最初也不收錄在他的本集,僅見於專門搜羅名人軼事的《世說新語》,來歷的確有點可疑,但也不能斷言絕無其事。至於《三國演義》版為何只有四句而非六句呢?這是傳聞互異的現象,在文學史上屢見不鮮。

四句版其實早在唐代已經出現,但又跟《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和馬斯克所引述的不同。李善注《文選》的〈齊竟陵文宣王行狀〉「陳思見稱於七步」一句(陳思即曹植),引《世說》云:「魏文帝令陳思王七步成詩,詩曰:『萁在竈下然,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詩中「竈」即灶)

撇開哪個是曹植原作不談,試比較以上各種版本,你認為哪個最好呢?會否覺得羅貫中的版本最精簡有力、節奏明快呢?學中文,應該是這樣學的。

第二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是按照《世說新語》的記載,曹植根本沒有作過「七步詩」,請看原文:

文帝(即曹丕)嘗令東阿王(即曹植)七步中作詩,不成者行大法。應聲便為詩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慚色。

上文清清楚楚寫明,曹丕雖讓曹植「七步中作詩」,但曹植根本一步也沒踏出,「應聲便為詩」了。可見他作的不是「七步詩」,該叫「應聲詩」才對啊。

原始文獻《世說新語》如是說,那麼後來《三國演義》又怎樣寫呢?讓我們 fact-check 一下:

丕曰:「吾與汝情雖兄弟,義屬君臣,汝安敢恃才蔑禮?昔先君在日,汝常以文章誇示於人,吾深疑汝必用他人代筆。吾今限汝行七步吟詩一首。若果能,則免一死;若不能,則從重治罪,決不姑恕!」植曰:「願乞題目。」時殿上懸一水墨畫,畫着兩隻牛,鬥於土牆之下,一牛墜井而亡。丕指畫曰:「即以此畫為題。詩中不許犯着『二牛鬥牆下,一牛墜井死』字樣。」植行七步,其詩已成。詩曰:「兩肉齊道行,頭上帶凹骨。相遇塊山下,郯起相搪突。二敵不俱剛,一肉臥土窟。非是力不如,盛氣不泄畢。」曹丕及群臣皆驚。丕又曰:「七步成章,吾猶以為遲。汝能應聲而作詩一首否?」植曰:「願即命題。」丕曰: 「吾與汝乃兄弟也。以此為題。亦不許犯着『兄弟』字樣。」植略不思索,即口占一首曰: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丕聞之,潸然淚下。

原來連羅貫中也沒有說「煮豆燃豆萁」是「七步詩」!據《三國演義》所說,「七步詩」原來是另一題目:曹丕叫曹植觀看壁上所掛的「兩牛相鬥」水墨畫,然後以此為題,於七步內作詩,更為了增添難度,要求詩中不可提及「二牛鬥牆下,一牛墜井死」字樣。隨後曹植寫出的「鬥牛詩」,才是傳說中的「七步詩」。

羅貫中寫的這段,大概是根據《太平廣記》第 173 卷的曹植故事改編的,但《太》版所說的不是「七步詩」,而是「走馬百步詩」。《太》故事說,曹丕、曹植一同出遊,看見兩頭牛在牆間鬥,一頭牛不敵,掉到井中摔死,曹丕便命曹植寫一首四十字的「死牛詩」,但不許他提及「牛」、「井」、「鬥」和「死」四字,限於馬走百步內完成,否則處斬。曹植一邊騎馬一邊作詩,未及百步,就寫成了。(此詩比「煮豆詩」差太遠,不引了。)

總結一下,在中國無人不曉的「七步詩」,姑勿論是否曹植所作,也不管是根據《世說新語》、《三國演義》抑或《太平廣記》,原來根本就不是大家以為的「煮豆詩」。「馬詩客」引詩的用意是什麼呢?他將詩題改為「Humankind」,不稱「七步詩」,也許就是想告訴中國人:你們一直都搞錯了!

 

原刊於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