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駱以軍的事讓我想到「權力不對等」其實隨處都發生

2020/4/13 — 11:19

駱以軍

駱以軍

【文:袁瓊瓊】

昨天去上課。課後有同學問我對駱以軍近期發生的事,有什麼看法。我下課回家之後,才上網去查,才知道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駱以軍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的「人」。當然他有他的地位,但我更喜歡那個身為「人」,而非「名作家」或「文壇巨擘」的駱以軍。

廣告

我與駱以軍比較接近的時期是十多年前,而近幾年因為身體狀況差,約了幾次,不是他忙,就是本人忽然有恙,總見不到面。但也不覺得可惜。人活到一個歲數,至少是我,會產生奇妙的思考。我會覺得:能見面很好,不見面也很好。見面有見面的理由,不見面也有不見面的「天命」。

是的,我其實相信,人與人能夠相見,其中有「命數」,所以,接受就好。而對於我所有的老友,我基本上也持這種態度。對於能不能相聚,總覺得該見就會見到,若無緣碰面,那也很好。曾經存在過的,那些珍貴的記憶,並不需要靠相見來證明,存在過,就存在了。

廣告

而那個,我記憶中的,總是搶著付帳,人多的時候不太說話,在海產店聚餐,他就很可憐的只能埋頭吃豆腐干的駱以軍,從不月旦人,談到誰,都非常動情到幾乎垂淚似的掛保證那個人多好多好。我時常「詬病」他對新進作家的態度,在他眼裡,似乎每個人都是鑽石,每個人都有獨特之處,每個人都有望成為未來的大師.....我老說你這樣眾生平等的覺得每個人都好都優秀,不是很假嗎?

那時候我年輕(是耶,比現在年輕十多歲)。但是我後來逐漸理解:一個成名作者對於新人的肯定有多大的力量。駱以軍在評價新人時,用的是善良的心,而不是批判的眼光。我個人(對不起,又是本人非常怪異和野狐禪的意見)後來就有了「定見」,認為駱以軍有「人德」,認為他目前在文壇的地位,不是因為他有天縱之才,而是因為他有「人德」。

「人德」是日語。中文習慣用「仁德」翻譯。兩者意思接近,但我更喜歡日語的意味。在日語中,「人德」不僅指某個人有品格,還指這個人能夠吸引追隨者仿效學習。

駱胖的確有「人德」,熟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心量跟他的體型一樣寬大。然而過於寬大的人,往往都會有種傻氣和馬虎。駱胖此次風波,到底有多少成份跟這種馬虎有關,我無意為他辯解。但是他在發文中提的「權力不對稱」這句話,我看了忽有種腦袋給人敲了一記的感覺。

講到「權力不對稱」,我想我恐怕也是,一直是,大約不小心成名之後,就始終是那個「權力不對稱」的「權力者」那一方。尤其這幾年開課,在台上講話,有時會「錯覺」自己很有道理,講的話都是對的。因為學生們都很有禮貌不反駁你啊。然後上完課回家,因為跟兒子住,我依然是「權力者」,說什他們都非聽不可,偶而提一些亂七八糟要求,他們也非做不可(感謝中華文化對孝道的推廣)。因為做「權力者」做慣了,對自己的「權力」會渾然不覺。甚至在行使的時候,忘記那是種權力,而接受這力道的對方,其實並不如我自己這般覺得順理成章。

「權力不對等」一事,其實是到處都在發生。發生在親情中,愛情中,友誼中,在工作場所,在學校,甚至在小吃店裡.....我們揣著錢進賣場或商店時,就立即成為「權力者」。我家小孩因為從事服務業,時常碰到「奧客」。奧客就是那些對於自己的權力有充分自覺的人。

與其做那種茫茫然,完全不意會自己站在權力者一方的人,我倒寧願做「奧客」。奧客心知肚明,只要他想,他是有權力讓人不好過的。這倒不是說我準備到處「行使權力」,而是,我寧願帶著這種權力者的自覺,因之警惕自己要管束和節制。

這是今天想到的事。我很確定這輩子,我一定做過「權力不對等」的事,對於我的學生,來接觸我的採訪者和讀者,來邀稿的人,有事請託我的人,我的姊妹,親人,朋友,樓下的管理員,提供我食物的小賣店和餐廳的服務員,便利商店店員.......我一定都曾經讓人覺得喉嚨裡卡卡,有些東西難以吞嚥.......幸好活到現在沒出大事。我猜想菩薩有在保庇我。

喔。漏了一種人,那就是我的小孩。我很確定我一直在虐待他們的,各方面。感謝他們忍氣吞聲繼續孝順我,至於我要不要改善我們之間的「權力不對等」關係.........

當然不要。誰叫他們要作我的小孩呢。不過他們可以選擇下一世離我遠一點。

提到「人德」,就要po一下羽生結弦,他是目前我已知,「人德」最強的人,另外也因為,他很賞心悅目哇。

今天禮拜一,祝大家上班早安。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禮拜一讀新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