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高世章由幕後走上舞台帶來全方位驚喜

2018/9/5 — 17:21

圖片來源:香港小交響樂團 Facebook

圖片來源:香港小交響樂團 Facebook

認識高世章的音樂,始於音樂劇。對於少看電影、和看完電影後也懶得追尋音樂再去回味的筆者來說,電影音樂(也包括卡通片音樂),是看影像時的感官輔助品,往後再獨立欣賞時,心靈的觸動程度往往下滑,所以後來看過電影,即使覺得配樂動聽,也不會再找原聲音樂來聽。比如說,在聽這場音樂會前不久,就有機會在電視上重溫《大魔術師》,但只有當時看戲時對聲波的感覺,要說得出某個畫面的配樂特色? 可以說,幾乎記憶全消。畫面與樂音的交織,變成了朦朧的印象。

當然,在這套音樂會的編排裡,即使過往對這些配樂與歌曲十分熟悉,但在經過重新編寫與演繹後,一切都一反而變為新,要以過去的標準尺度去界定這次的演出,已變得不合時宜; 所以,筆者也順理成章地把這個灰色地帶,化為造就了欣賞一個全新作品的機會。

四位聲線分別可以唱出SATB效果的音樂劇著名演員,在穿著上都以華麗的黑或白色為主調; 無論是如清純森林花仙子的溫卓妍、高貴艷麗柯德莉夏萍「Tiffany Look」的張國穎、或穿上閃耀改良版禮服的鄭君熾與劉榮豐,都以隆重的音樂劇形像打扮,來演繹這些電影歌曲。

廣告

這個演出,嚴格來說並沒有「標準的」開場時間,在聽眾紛紛就座時,其實演出已開始。劉榮豐在樂團熱身練習時,已開始了一系列的形體舞步演出。在穿上整齊的表演服、及充滿戲劇感的步法與表情配合下,他除了以自己的形態表達外,在安放各個演員專用的座地咪,也成為了他的輔助道具。如果以舞蹈的表演而言,劉榮豐的腳尖與步伐的從容淡定,在半空能停留的時間、及速度與力度的改變上,卻仿如一位專業的舞者,而不只單單是一個音樂劇演員。雖然不知道演出的內容為何,但以他所表達的看來,大概是演繹一位眷戀舞台或表演藝術的藝人,在流連、在找尋能立足的一角。如此一來,前駐團藝術家伍宇烈,在擔任這次舞台指導時,大概已差不多用盡了所有可運用的時間,也令觀眾的眼睛,在演出前的空檔中,無暇顧及場刊內的一些重要訊息了。

在這個重新編排與演繹的節目裡,作為觀眾,基本上並沒有演前備課的可能。高世章也找來了盧宜均與梁皓一兩位作曲家,為其中部份樂譜,編排成管弦樂團色彩濃厚的複雜配器,在幾首由樂團演奏的純音樂裡,奏出如大型古典樂曲的架構,也為其他歌曲,配上大樂團的伴奏版本。四位演唱家在第一首《十字街頭》中,以四重唱的形式,演繹出交錯的線條與豐富的和聲。而往後幾首歌曲中,他們大都是以獨唱、二重唱為主的演出。

廣告

鄭君熾抒情而甜美的聲線,在《假如》裡得以盡情展現。在過往的演出中,大部份時間聽到鄭君熾的演唱,都是以高技巧與力量型的風格為主; 但他在這首獨唱裡,卻把溫柔與失落的弱勢一面發揮,再加上他漂亮的國語發音,令到演繹的柔弱美,升級至無可抵擋的程度。

四位之中,採用最接近流行曲唱法的,當數溫卓妍莫屬。她在《桃花源》與《愛在別離中》分別與兩位男聲、或三位合唱。《桃花源》的演繹,在二男一女的組合裡,帶出了頗為哀怨的無奈; 在看似平淡無奇的唱腔裡,他們卻把岑偉宗押韻而佈滿愁緒的華麗歌詞,演化成若無其事的感情,反而令人聽得格外傷感。在演繹上,這種似有若無的情感託附,難度更高,這與高世章與岑偉宗合作的另一音樂劇作品《未了的結局》,有異曲同工之妙。而溫卓妍在《愛在別離中》這基本為一首獨唱的作品裡,在三位演員的伴唱下,她依然保持著這種特質,把陳少琪那也是佈滿愁緒的詞,淡然演繹。在這兩首意境相近的作品裡,她在保持著不溫不火的心境,去演繹容易觸動情緒內容時,效果卻反而更深刻。

劉榮豐在《奇路》中擔任獨唱,也是帶來了耳目一新的感覺。過往也在音樂劇及無伴奏合唱中聽過他的演出,但論震撼程度,卻遠遠不及這次。首先,發覺他的聲線,確實比過往更低沉、也更放鬆,可能是調子的調節剛好跟他的嗓子配上了,所以效果就當自然易見。他在表現明顯的男聲中低區抒情唱法方面,非常動聽,感情的捕捉亦恰度好處。而他在《定風波》裡,與鄭君熾之間的合唱,兩人不同的聲線與風格,以「路分兩頭」的方式去演繹一首主題曲,還是非常和諧。

張國穎亦有一首獨唱歌曲。她在一首較新的英文歌「Into Your Light」中的演繹,亦是跟過往聽慣她字正腔圓的廣東話歌曲唱法,感覺很不一樣。而她在其他四人重唱的演出,卻演繹出她的一貫風格,或跳出了本身的範疇。比如說,在《乞求炒飯》的前段,她亦有挑戰古典歌劇唱法的突破,雖然那是以搞笑為主,但她亦把音樂劇的演唱風格,一改為古典聲樂的要求。

四位的合唱,大都是在最惹笑的歌曲裡出現,到最後《愛底線Party Song》也不例外,而且幾首都是對他們合作與平衡度有要求的歌曲。在揚聲器的播放下,聽到他們無論在音準與和諧度方面,都非常融和,過往在音樂劇的合作經驗,實力不容置疑。

《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演出現場。(相片來源:香港小交響樂團 Facebook)

《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演出現場。(相片來源:香港小交響樂團 Facebook)

除了演員與樂團外,這次也邀請了幾位獨奏家,在一些樂段裡擔任主旋律的演奏。結他手張駿豪,就在《成人的眼淚》與鄭君熾演繹《假如》之間,擔任了仿如電影畫面投影背景的結他演奏。如沒記錯的話,琵琶演奏家林灒桐在《投名狀》裡,有許多高技巧的演奏部份。而更特別的,是請來了近年在國際樂壇冒起的年青小提琴家林品任為客席樂團首席。在不同的作品裡,不難發現林品任除了演奏抒情的旋律外,也有不少的小提琴炫技片段。林品任在許多網上視頻中,演奏古典樂曲的技巧水平與音樂修養,為樂迷與同行津津樂道,但在這次演奏不是他本行的電影音樂時,卻顯得有點小心翼翼。當然,對於不是最高難度的技巧部份、與歌唱味道強烈的主旋律,他也奏得輕易; 但相比於他的老本行,這種新作對他來說,顯然是個未有足夠時間去認識的一項新題目,所以,我們還未能就此而看到他的真功夫。在樂團演奏方面,在前半部份有相當多的段落,鋼琴演奏也相當重要。樂團的鍵盤手朱偉恆,在好些片段都有出色的表現,除了旋律上的觸鍵音色相當漂亮外,他的技巧水平亦非常穩健。葉詠詩指揮樂團,團員們在合奏的齊整度與氣氛的塑造方面都很明顯,無論在為演唱、以唸台詞演戲作伴奏、或是演奏純音樂部份,他們都貫徹以上兩點,所以樂團演奏部份幾乎全無冷場。

伍宇烈設計的舞台形體表演,在演員的行藏舉動方面一絲不苟; 每個演員的進場或退場、動作的節奏,都跟據樂曲的快慢,而作步伐的調整,連「主角」高世章在彈琴之前,都要跟據節奏,去撫琴去安坐,才可以開始演奏。

說到高世章,這次是他的專場音樂會,聽他所寫的作品理所當然。就在開場前專注地欣賞劉榮豐的「默劇」演出時,卻沒有時間去細看場刊的樂曲介紹。終於就在昏暗的場地裡,當第二首作品響起時,我們發覺高世章跟著樂曲的節奏,緩緩步出台前。《你是愛我的》,就在幾位音樂劇演員不在場的情況下,由高世章本人獨唱。令人驚訝的是,高世章的演唱水平,相對於專業的演唱者來說,竟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曲,是他自己寫出來的,感受深,不足為奇,但卻奇在,他的發聲技巧之完美、在介乎古典聲樂與流行曲演唱之間的共鳴聲的運用,竟然可以如此漂亮。而他所唱出的自然震音,配合了極之準確但根據旋律進行而有所變化的音準與音色,更是美得異常動人。有別於一般相對較誇張的音樂劇或歌劇演唱方式、也有別於較生活化的流行曲演唱,他的演繹非常特別,而也感情豐富又完美。在音樂會的後部份,他也演唱了《暴風雨》,並邊彈邊唱,展示他演奏方面的才華。在美國專修音樂劇的他,在演唱或在伴舞的時候,都不忘表現他的演技。舞台在這位作曲家的眼中,顯然是個早就熟悉的「家」,在台上的每一個分寸,都展示著他的信心和練歷。面對這樣的一個「幕後」操手,要演繹他的作品,演員或歌手的心理壓力應該不小!

整場音樂會中,筆者覺得最特別的,就是最後《老港正傳》的純音樂裡,高世章與樂團的成員一起演奏,但在途中卻一個一個地離開的場面。音樂最後剩下幾位首席在演奏、再只剩下林品任與高世章,至最後只有高世章的鋼琴獨奏。這個編曲,令人想起海頓的第四十五交響曲《告別》。幾分鐘的音樂裡,由豐富轉為簡單,完全沒有令人覺得音樂不合理地消失的錯覺。如果看不見面前的情況,可能那漸漸消退的韻味會更加濃厚、更迷人。每個樂師退場時,都與作曲家點頭道別,而高世章也掌握了流行曲演唱會的完場高潮手法,在他的鋼琴彈至最後一個音,大家還在歸於寧靜之時,突然大喊一聲舉手示意關燈。觀眾還未「回魂」,就即時全場漆黑一片! 這段音樂的演奏與「演出」,相比於之前令人情緒起伏上落較大的音樂,無疑令人更回味。

聽完了所有高世章重新編曲的精選作品後,令人印象最深的,竟然是他的演唱、演奏與演技。這大概因為,他是一個高水平的作曲家,已是個公認的事實,但對於他在舞台燈光下的一舉一動,一直沒帶給過人任何遐想的原故。而在三種不同範疇的演藝水準中,尤以歌唱的水平,令人感到最驚訝,而那份壓台的感染力更是非常驚人。在不要埋沒才華的前提下,期望有朝一日,我們能看到高世章也參與音樂劇的演出,聽到他再次在舞台上高歌。

節目:香港小交響樂團《高世章的神奇電影畫布》
日期:2018年7月22日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