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的真正 message

《魷魚遊戲》

《魷魚遊戲》熱爆全球是不爭的事實,你喜不喜歡都好,都改變不了。

沒有無緣無故的。

《魷魚遊戲》的真正 message 是什麼?

香港的,叫劏房。韓國的,叫 “Goshiwon” 或 “Goshitel”。那些租金低廉、狹小、簡陋,像鳥籠般窘迫,窒息感壓人的房間。住在裡面的人,貧窮、過勞、被遺棄,在絕望中疲於奔命。

這話題劇橫掃全球,勢要成為 Netflix 的 “most watched show” 了。有人著眼疑似抄襲,有人著眼兒童遊戲,有人分析熱爆原因,我的焦點卻在:貧窮。

由金基德的《聖殤》,到奉俊昊的《上流寄生族》,大導演到大製作,共同課題都瞄準社會的貧窮吃人,它像一頭兇獸,將人慢慢生吞活剝。事實是「韓國領薪階級高達 90% 的人難以存錢,30% 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

張夏成於《憤怒韓國》一書指出,韓國當地財團只提供 4% 的工作機會,卻取走 60% 的盈利,肥到著唔到襪;任職於大公司的全職員工,男性員工薪水約為 305.4 萬韓元;女性只有 200.5 萬元,相差約 100 萬韓元。這種性別收入懸殊,職場男女地位尊卑,也反映在本劇的女性悲涼及勢弱。韓劇,不可能有反盡性別定型的嗜血可口《Killing Eve》。

劇中的諷刺,是那些不過是小孩的遊戲,卻要用人命來玩,兒童嬉戲,輸了賠命。猜包剪揼輸了要死。誰玩?

偏偏有人捨命賠瘋子。「如果,命運能選擇」,那些參賽者,卻都在好像有第二次選擇機會下,還「自願」兼「甘心」再冒生命危險。

因為獎金太高嗎?

不如說因為人窮命賤,慌不擇路,飢不擇食,亂把一個偽選擇當救命的水泡。

是高成本大製作 survival game 無誤,但與其說是抄日本漫畫《要聽神明的話》、像《大逃殺》(Battle Royale),像一代神劇《Lost》,不如說同類的求生genre,都在參照文學經典《Lord of the Flies》。基調是在文明崩壞的世界,那 dystopia 的異度蠻荒,為了生存人性可以如何扭曲、自私、醜惡,又有沒有人始終盡量善良。

《魷魚遊戲》是上流 vs 寄生族,酒肉臭 vs 窮死骨,用命玩的不是《Hunger Game》,是「貧窮遊戲」。

比起其他 survival drama,它有一個 twist:故意不發生於 dystopia,現實社會就是那個赤裸裸 malfunction 的 dystopia,崩壞在身邊,沒科幻外星,一切沒有距離。

求生現場雖在荒島,但參賽者都活在真實社會,他們是主動離開「文明」,在偽選擇權下,make 了一個 conscious choice,去放棄尊嚴、放棄人性、傷害生命,包括自己及別人的。令人性扭曲的不是蠻荒,血淋淋的是貧窮和巨債。

六個遊戲是什麼都不緊要,就算連孔劉在地鐵內邀主角成奇勳「打畫片」的 game 也計算在內,這些玩意是「紅綠燈過馬路要小心」、是跳飛機、還是拔河都好,重點不是遊戲簡不簡單,是它的偽善偽天真偽公平。

社會約章騙人,人人生而平等、機會均等,似《魷魚遊戲》一樣卑鄙。先天的年齡、生理優勢、人脈都有長短,公平?遊戲只對韓國觀眾有集體回憶分,非韓觀眾不過電,但玩焦糖餅遊戲,一定是三角形餅有優勢,要公平,就要人人都以三角形的比賽。

重點不是遊戲,是決定遊戲規則的人,才真正吃人。

給大家選擇、給大家公平,假的,其實,天道從來是弱肉強食。被老闆欠薪的巴基斯坦勞工,死於被「老闆」騙「財」。不夠強壯不懂計算的少女,注定被 out。

你以為故事教訓是「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要有選擇,不必以善良換生存,不必用你死換我生?錯。教訓是選擇無用,要成為不玩遊戲的人。

那場《Eyes Wide Shut》式洋人權力腐臭 cliche,娘爆倒胃指數 5 粒星;那場富翁在 death bed、窗外飄雪回想兒時美好,別告訴我不是 inspired by《大國民》的 “rosebud”。

但不能否認《魷魚遊戲》結構上成功做到追看性,明知是三打七、二打六負責死先,你一樣欲知後事如何,很想看下一集分解。我早猜中幾條主要伏線,誰是 mastermind,那兩個是兄弟,都估中,亦無損觀看樂趣。到底是韓劇,what do you expect?儘管最後一集直情是敗筆,韓劇最厭悶的拖滯和畫出腸都出齊。

你說它很好看嗎?一定不是,太多地方老套又意料之內,然而它的成功不是原創性勝利,不是 production design 萬歲,是有話說中了世界共鳴。

天下貧窮一樣黑、天下劏房一樣悲。全球明明所有政府一起狂印銀紙,量化寬鬆低息,結果富人狂富,窮人狂窮。有毒經濟害人不淺。

脫貧,難過脫北。

以前,人窮不欠那麼多債,他們借不到那麼多;如今,窮人多債四海皆準,情與義值千金易借唔知你易唔易還,把借貸變一種毒品任吸。BBC 有一紀錄片叫《The Money Trap – How Banks Control the World Through Debt》,YouTube 有片請即睇解毒自救。

從來,遊戲規則由有權力的人定。有了財富權力之後,便利用遊戲規則,去謀取更多的財、更多的權,比直接用權掠奪更明正言順。你懂的。

劇紅,不在真人 show 的刺激和沉溺,不因 survival game 的暗黑和人性,是全球各地太多人活得貧窮、缺乏將來感沉重,而 filthy rich 卻窮得只剩錢,和變態。

 

#魷魚遊戲
#已經超過純韓劇hype的影響
#Goshiwon #憤怒韓國
#太多懸殊
#失敗社會 #失敗經濟 #失敗政府
#奧斯卡神婆

作者 Facebook / 作者 Patreon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