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鳴鳥不飛 – 一群有雀的雀仔

2020/9/2 — 10:28

我一直知道Boys Love(BL)這個奇妙世界,但到今回才第一次通過電影《鳴鳥不飛》感受箇中的情與慾,體會那份男男間虐戀和命途之苦。這肯定是給女子度身訂造的解禁空間,赤裸地釋放女子對現實性別世界的壓抑,純真而唯美地通過男男性愛,直達神交聖地。

BL背叛了異性戀的情愛模式。如果女男權力不平等情況我們無力解決,那不如直接令女性消失。沒有了性別的差異,就沒有對待的差異,道德規範的差異。厭女意識彷彿成為BL世界運行動力;而當中的「攻」與「受」不是男與女的對應。「受」,美麗而纖巧,完美得顛倒眾生,但絕非異性戀情愛想像般弱勢,或永遠等待男子救贖。戲中主角矢代是個黑幫地區頭目,權據一方;他當起「受」來,依然主導一切,玩弄男寵。擺脫了異性戀思維對女性的社會與家庭崗位期望與道德限制,女子可以毫無包袱地綻放自己的慾望,尤其是對性及愛的嚮往。女性觀眾自由投射於「攻」或「受」雙方,或作為全知者的角度,多重反覆享受這頓美男盛宴。

BL背叛了男同性戀的情愛想像。儘管這世界絕大多數只有男角,彼此間有數不清的肉體瓜葛,然而男同志不太能對號入座。創作動機與視角不同,BL是女性專享恩物。一眾男角不時強調自己不是同性戀,但可以或不介意與同性做愛。情與慾,於此一刀兩斷。他喜歡一個男人,不代表要否跟他上牀,哪管往往都會;他願意跟他發生關係,全因他的完美,絲毫與性向身份無關。所以,「攻」與「受」不等同於Top與Bottom的牀笫位置。腐女一族觀賞時可能比男同志更如狼似虎:「上佢啦!有乜理由仲唔搞佢㗎。」男男砌磋場面,是給女子盡情觀賞男性性興奮的時刻,重奪性主導的機會;正如,兩位女子所謂Lesbian sex其實是給直男的雙重娛樂。不過,即使意識再大膽,性仍停留在意識上的唯美,陽物者,不必搶鏡,更枉論大小粗幼與硬度。

廣告

因而,BL背叛的該是現實中的道德秩序,自行創造出一個參照現實的「二次創作」異想世界。

愛仍是主旋律,仿襲了被浪漫化的女男愛情,例如角色擁有非一般的社會位置,及經歷種種奇情。因為矢代的美,另一主角百目鬼一見鍾情;在上司與保鑣工作關係下,雙方不斷打聽對方的私事;他們的心靈越走越近,卻不會終成眷屬。故事的描述或鏡頭的捕捉,聚焦於二男的心靈觸動與起落。眉梢的抖震,回抽一口的無奈,提腿的一下英姿,或輕撥柔順的髮絲,均是細膩之表現,愛的可歌可泣。愛,又緊扣遺憾與矛盾,謂之苦戀也。影山醫生與矢代是中學同學,前者對矢代的愛慕懵然不知,後者始終沒勇氣面對自己的幸福;到社會工作後,影山有自己的情人,矢代仍跟他維持「在我身旁」的友情,甚至偷拍他與情人的歡好過程。

廣告

性,是故事另一核心內容,角色生活之重點。它其實跟愛沒甚麼關係,純粹是身體的愉悅,或是獸性表現。性不恥,不需要閃閃躲躲,一開場便來火熱交合,矢代更不諱忌不羞恥於自己是「公廁」的事實。回看真實世界,女子害怕被批評為淫娃蕩婦,結婚生子後可以「收工」,而性只是丈夫的需要,反差相當巨大。BL的性又顯露出角色間權力的高低位次,雞姦、強暴、輪姦、亂倫或眾目睽睽下開波,是必然出現的情節。而抽插間的暴力、血腥與享受,攪成一團複合的虐戀美學。高貴、青澀、純真而精緻的花美男,與「陰暗」及「骯髒」的性與暴力,構成一眾腐女心往聖地的畫面。所以,「虐」才是愛的親生兄弟。(不知怎的,這令我想到南韓男團倒模式的青春美,及娛樂圈扭曲的性暴力事件。)

戲院裡腐女觀眾的反應,力證這心理投射。矢志與另一黑幫在辦公室即興做愛,全公司上下知曉,沒甚麼出奇。同一時間另一黑幫強行進入辦公室,後成為觀眾;矢志收緊後庭,命令對手繼續直至自己高潮,對手則尷尬得要命卻拔不出來。腐女觀眾笑不攏嘴,樂得像個少女,卻又猥瑣。然而,不論他們怎樣放浪,怎樣受傷,他們永遠美麗,永遠年輕。除了美、愛、苦和虐,BL世界似乎不太需要有過多無謂的東西,滿足女子的心靈與想像。僭越禁忌,視道德為無物,是BL開闢給女子脫離現實的終極出口。

(我只看過《鳴鳥不飛》,一切均根據該電影而得;BL達人有更多資訊及體會分享,歡迎交流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