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碧雲新作《附件三》 限量手造書天地圖書上架

2020/11/6 — 14:29

七月一日早上,我收到一個電話。

甚至沒有人向我推銷。

你是二二三五號。我聽不清楚。不肯定,他再說一次,你是二二三五號。

吓?乜嘢?

ni dacuo le。

「你們每一個都有檔案。」「人手多到你不會想到。」我笑,我沒甚麼。怎會是我。

給我一個號碼。

那個打錯的人。

這是香港作家黃碧雲新書《附件三時期之百無書(作者手作)》(下稱《附件三》)的開頭。10 月底,天地圖書公佈新書消息。該書出版發行,拒絕量產,每一本都經由作者親手印、親手縫,僅作限量發售,「賣晒就冇」。《附件三》現於天地圖書位於灣仔的店面進行展銷,展期至今年 11 月 27 日。

黃碧雲今年 7 月寫成《附件三》。書題對香港讀者來說不難聯想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香港國安法,並將國安法納入基本法的「附件三」。黃碧雲的《附件三》內容圍繞 6 月 30 日至 7 月 1 日的過渡,聚焦描述 1997 年的主權移交典禮和 2020 年國安法實施後的香港。行文亦可見作者的語言實驗,部分章節故意以帶有口音的廣東話寫成,甚有「譚仔阿姐」的諧趣,又暗暗反映香港人口組成的變遷。

廣告

然而,最明顯的實驗一定是親手做書的模式。此作不打算於其他平台發表,目前只計劃在天地圖書陳列、發售。全書只有數十頁,她在陳列本上寫:「寫短無號頁,讓人可以站著讀,打書釘」。

廣告

天地圖書展銷架上,詳細介紹成書過程。每本手做書都經歷八個步驟,由畫插圖、上膠紙封書脊、拓染布本封面等。封面《附件三》的字樣更是黃碧雲親手雕刻活字,再上油拓印而成。一針一線,每一本都是自行裝幀,獨一無二。架上陳列,每本書都像時裝一樣,顏色、花紋、大小都各有姿態。

為何要親手造書?黃碧雲在展覽中也提出了自己的解說:「1986 年,我收到一份從大陸寄來的油印詩集。油印就是,有禁制就有禁制下的自由。」同時,她亦提到 1990 年又在布拉格一個女子手上接過影印書,「對方有點惋惜的說,那時我們偷偷傳閱。現在不用了。」

人手作書,有限傳閱。對照於當下的「新香港」,我們可會是要漸漸學習這種東歐式的「新發行」、「新傳播」?

香港作家黃碧雲 1961 年生於香港,著有《烈女圖》、《烈佬傳》、《盧麒之死》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