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黎巴嫩的貝魯特(上)──由腓尼基文明開始

2019/5/19 — 10:55

內戰完結近三十年,貝魯特的建築物上子彈痕跡已逐漸被抺走

內戰完結近三十年,貝魯特的建築物上子彈痕跡已逐漸被抺走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站在阿拉伯世界的邊緣,貼著地中海,黎巴嫩(Lebanon) 比起其他中東國家有著截然不同的文化土壤。約五千年前,腓尼基(Phoenicia)文化在此萌芽,漸漸發展為地中海的貿易霸主,與古希臘分庭抗禮。今日黎巴嫩人常強調自己非阿拉伯人,並以流著腓尼基的血為傲。經歷法國託管地的歲月後,黎巴嫩比周邊的回教國家更開放先進,尤其首都貝魯特(Beirut),當時被設計為中東巴黎,非常歐化。可惜黎巴嫩獨立後,沒有解決社會權力不均的問題,多元社會竟變成一個計時炸彈。結果,1975年貝魯特的一宗巴士射殺案,為內戰揭開序幕,貝魯特是重災區,東面的基督教徒區與西面的穆斯林區勢成水火,兩方互不信任,城市以綠線(Green Line)一分為二,成為內戰時期最危險的街道。內戰完結近三十年,綠線上換了新的建築物,政府試圖抺走所有子彈痕跡,讓內戰歷史消失。究竟城市有沒有重新融合?

腓尼基文明︰由黎巴嫩開始

廣告

腓尼基與古希臘在地中海的勢力範圍 (source: internet)

腓尼基與古希臘在地中海的勢力範圍 (source: internet)

腓尼基文明於4500年前開始,後來於公元前15世紀定居地中海旁,並在今日黎巴嫩沿海建立了幾個港口城市。黎巴嫩能培育出腓尼基文明,全因為黎巴嫩山(Mt. Lebanon)上坐擁豐富的雪松(Cedar),可提供足夠的木材建造商船,讓腓尼基人可以擴展其海上貿易,在北非、中東、歐洲等地建了不同的貿易港口城市(Trading Post)。在公元前1200年,腓尼基已是地中海的貿易霸主,雖然建立了許多城邦或殖民地,但並沒有組成一個類似近代形式的國家,全以商業操作模式去管治這些城邦。

廣告

腓尼基文字(Phoenician Alphabet) (source: internet)

腓尼基文字(Phoenician Alphabet) (source: internet)

腓尼基人為解決溝通及記賬的問題,便簡化及改造古埃及的輔音聲旁,變成了二十二個純表輔音的字母,發明了腓尼基文字(Phoenician Alphabet),是世界上第一套字母式的文字系統。他們透過海上貿易,將字母表帶到北非和歐洲,後來被古希臘人採用,漸漸演變成今日歐洲及近東各地不同的文字,改寫人類的歷史。

貝魯特也是最古老城市之一

貝魯特建築地圖

貝魯特建築地圖

貝魯特約5000年前已有人聚居,從考古的發現,城市約公元前1900年已存在,至今已發展了近4000年,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她位處黎巴嫩沿岸的中間位置,建於向西深入地中海的半島上,並有超過九公里的海角延伸入海。不過,這片土地並不肥沃,不太適合耕種,造就小城不能依靠農業的宿命,轉而發展海港貿易。

由腓尼基到古希臘

黎巴嫩車牌都有阿拉伯與拉丁數字,全是腓尼基文字演變而來

黎巴嫩車牌都有阿拉伯與拉丁數字,全是腓尼基文字演變而來

腓尼基時代的貝魯特只是一個較次要的海港城市,留下的紀錄及遺跡不多,只有近年發掘的舊港口及迦南牆(Canaan Wall)的殘骸。當亞歷山大大帝稱雄歐亞地區後,貝魯特落入古希臘人手中。古希臘採用希波達莫斯系統(Greek hippodamian system),以格子規劃模式有條理地建造貝魯特。但貝魯特並不對正南北向,而是約為東北偏北,據說是古希臘人根據建城時的太陽⻆度而定。城市利用寛闊大街編織路網,並以較大的長方格佈局,才可放置體量巨大的古希臘廣場(Agora)及神殿等主要建築。 

羅馬時代的黃金盛世

羅馬時代的公共浴池(Roman Bath) 內的熱炕

羅馬時代的公共浴池(Roman Bath) 內的熱炕

羅馬帝國趕走希臘人,把貝魯特納入版圖,並派遣大量的退休士兵去建設城市。羅馬人在希臘古城基礎上繼續發展城市,並加上兩條主軸:東西向的Decumanus和南北向的Cardo,兩條寛闊的羅馬大道各連接兩組入城大門,並於市中心的廣場(Forum)交匯,所以是全城最繁華的地段,所有主要建築物,包括市集(Market)、羅馬浴場(Roman Bath)、神殿(Temple)等,都沿著大街而建。

在羅馬的大希律王(Herod the Great)統治下,貝魯特終於迎來第一次黃金盛世,成為帝國軍人的移居熱點,很快便被羅馬化。當時她比其他前腓尼基城市擁有更高地位,市民都享有意大利人權利(ius Italicum),不用納稅。城市的娛樂生活豐盛,除建有華麗的羅馬式劇院(Theatre)及露天劇場(Amphitheatre)外,圍城外更建造了全黎凡特地區最大的競技場(Hippodrome),不時有戰士表演。貝魯特的繁盛,使她成為區內的拉丁文學學習中心。公元三世紀時,城市建有當時羅馬帝國內三大法律學校之一 Law School of Beirut,為羅馬帝國培訓大量法律人才,成為知名的法學城市。

羅馬古城遺址

羅馬古城遺址

可惜,六世紀時的一場大地震及大火把貝魯特完全摧毀,全城有三萬人死亡,曾經繁華的羅馬古城也從此長埋地下。

伊斯蘭時代至早期︰衰退的中世紀小城

進入伊斯蘭時代,貝魯特在廢墟上重建,城市佈局設計擺脫了羅馬時代的整齊紋理,改以阿拉伯式的有機模式發展,開始形成迷宮式路網。當時她只有小鎮規模,範圍仍以腓尼基時代的迦南牆(Canaan Wall)為基礎,沒有任何擴張,市內加入很多回教建築物,亦保留了原有教堂,基督徒及穆斯林能和平地在城內共同生活。中世紀時,貝魯特的發展明顯較慢,港口生意被以色列的阿卡(Acre)搶走,她只能從貿易路線上分到一小杯羮,充當後備中轉站的角色,勉強生存。

鄂圖曼時代建成的埃米爾阿薩夫清真寺Emir Assaf Mosque

鄂圖曼時代建成的埃米爾阿薩夫清真寺Emir Assaf Mosque

進入16世紀,貝魯特被鄂圖曼帝國統治,但中世紀的緩慢發展,令她比周邊城市遜色。當時貝魯特在城牆之內的發展仍未飽和,東北面甚至有一大片未開發的農地,全城最矚目的建築物,是由十字軍的堡壘改建而成的鄂圖曼總督府(Serail)。貝魯特充滿小村風情,不同的宗教及種族人士已在城內混和生活幾百年,相處融洽,所以她並沒有像其他中東城市一樣,根據民族、宗教或職業分劃成不同小區。直到1840年,貝魯特人口只有約一萬,近五成半為伊斯蘭教徒,在鄂圖曼的世界可算是異數。

貝魯特1841年地圖,城市只有圍城的範圍

貝魯特1841年地圖,城市只有圍城的範圍

19世紀中葉——轉衰為盛

19世紀中期,海上貿易把世界連繫起來,逐漸取代傳統的陸上貿易,因此內陸重要商城都要找海港城市作貿易夥伴。大馬士革便把貨品運到貝魯特海港再轉口,令城市的經濟突然蓬勃起來。透過海上商貿,貝魯特就如她的腓尼基祖先一樣,走到地中海的西端,與歐洲的關係越來越緊密,尤其是伺機多時的法國。

19世紀時的貝魯特 (Photo credit: Bensba Bonfils)

19世紀時的貝魯特 (Photo credit: Bensba Bonfils)

人口不斷增加,城市也要衝破圍牆向外擴張,新區在沒有整體規劃下,沿著三條主要公路而發展,所以城市早期主要向南方擴展。由1840至1875年間,短短35年,城市面積已增長了15倍。雖然圍城內的生活,仍是混雜著多民族及教派,但新區為應付新移民的需要,通常是被單一民族或宗教派別佔據。擴展後的貝魯特,不同族群各據一方,富裕和受過教育的遜尼派和東正教徒定居在南部邊緣,馬龍派教徒則定居東部Achrafyieh,亞美尼亞難民及土耳其的基督徒則在東及北面的Bourj Hammond定居。

貝魯特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貝魯特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歐洲勢力大增,多元文化的貝魯特成為西方的傳教中心,宗教團體在市內設立學校。1866年全城第一所大學——貝魯特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在舊城西面一小丘上落成,提供西式教育,正好配合城市轉營,培育知識份子。漸漸地很多學者及專業人士都移到大學附近,並發展了中產精英社區拉斯貝魯特(Ras Beirut),是城內少有沒有以宗教掛帥,並混合不同背景人士的新社區。

鄂圖曼晚期——城市邁向現代化

貝魯特1912年地圖

貝魯特1912年地圖

十九世紀末,歐洲城市在工業革命帶動下進行現代化改造,鄂圖曼為應對西方的進步,決定在帝國內進行現代化改革,貝魯特因而受惠,展開全面的城市規劃設計,加入現代化的基建如路網及廣場空間,嘗試把斷續的新區連接。鄂圖曼計劃改造舊城,為了配合新的交通網絡,在城中心加入兩條猶如古羅馬時代的十字垂直大街,連接東面的新廣場及北面的國際港口。但日漸衰落的鄂圖曼,面對城內居民大力反對,拖拉多年才把兩條主街建好。結果,圍城在現代化過程中,部份古建築物被清走,城牆也全部拆毀,伊斯蘭舊城的脈絡逐漸模糊。

烈士廣場 (Place des Martyrs) (Photo Credit: Shadow Wan)

烈士廣場 (Place des Martyrs) (Photo Credit: Shadow Wan)

踏入20世紀,貝魯特已擁有食水及電力公司、郵政服務與電車系統等,變成一個現代化的國際大都會。歐洲人喜愛與基督徒交易,很多馬龍派的銀行家、商家或專業人士因而冒起,令基督徒的中產勢力日漸壯大,慢慢掌握了城市的經濟及政治命脈。城市不斷向外擴張的同時,基督徒的數目也不斷上升,1920年已超過六成人口,但社會最低層人士則以回教徒為主。城市經濟發達的同時,社會也開始撕裂。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