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影像

立場影像

2020/3/19 - 23:03

03 年沙士後創業 樓上獨立唱片店逆市搬地鋪 店主:呢一行點都有得做

疫症未見頂,零售業叫苦連天,但深水埗大南街一隅,便有一間獨立唱片店逆市進駐。White Noise Records(WNR) 在 2004 年沙士後開業,經歷 16 個寒暑,疫症再臨,他們由樓上舖搬到地舖,店主 Gary Ieong 說:「唔想遊客以為香港條街淨係得藥房!」

White Noise Records 店主 Gary Ieong

White Noise Records 店主 Gary Ieong

廣告

近年串流音樂大行其道,唱片業萎縮,坐落地舖的唱片店買少見少。WNR 選擇在這個時間第四度搬舖,皆因前業主突然通知要收回單位維修, Gary 說:「嗰時都好噩然,同業主好耐都無聯絡,但突然就叫我哋一個月內搬。」

White Noise Records 第一代(右)、第二代(左)舖面。(受訪者提供)

White Noise Records 第一代(右)、第二代(左)舖面。(受訪者提供)

在徬徨之際,Gary 想起有朋友曾說過大南街租金相宜,便決定一探究竟。果然,該處地舖租金跟樓上舖相差不遠,因此便決定將唱片店「落地」。他說,開地舖一直是他的心願,「簽約嘅時候我哋都好興奮,我諗大家都覺得,咁多年都冇一間咁嘅唱片舖喺地面開業。」

新舖左邊是皮藝店,右邊是咖啡室,對面街卻是街坊士多店,新舊共存正是大南街的獨特氣色。開業一個星期,不少穿着街坊裝的人走進舖頭,喃喃自語:「乜仲有人聽黑膠架咩?」這也是 WNR 過去沒有的風景。

由最初月租 5300 元的 800平方呎樓上舖,到現在月租數萬元的地鋪連閣樓,Gary 嘆道,已習慣每隔數年便要搬舖,「其實係好悲哀,我諗都係唔少人做生意嘅辛酸。」他續說,當年因為疫症,租金低廉,令他有機會創業;反觀今次武漢肺炎,Gary 說租金水平未有明顯回落,「可能啲大業主根本都唔等錢洗,寧願丟空啲舖都唔減租。」他認為,現時創業最大負擔還是租金,逼得有特色的小店只能屈居樓上舖,「成條街都一模一樣嘅舖頭,其實真係好悶。」

Gary 去年 12 月簽下三年租約,當時武漢肺炎還未大流行,直至新舖裝修期間,疫情才一發不可收拾,「嗰時喺度諗,死啦,都唔知開舖之後點,都要硬住頭皮去做。」他坦言,由開業的第一天開始,已沒想過賺大錢。「呢行點都有得做,只係睇你想要啲咩」,對於 Gary 來說﹐最大滿足感還是可以將自己喜歡的音樂分享給其他人、認識到不同的樂隊。

面對疫情,Gary 推介以下 3 張專輯,讓大家在鬱悶之中,輕鬆一下:

1. Chernobyl (Music from the Original TV Series) - Hildur Guðnadóttir

「大家應該好得閒,近期喺屋企睇咗好多戲,我估唔少人都因為咁聽過外國劇集《切爾諾貝爾》的原聲音樂。Hildur 嘅音樂旋律本身都好低沉、單調,對於呢套劇嚟講可以話係神來之筆。」

2. My Favourite Tune - 福居良

「福居良係第一個被外國人認可嘅爵士音樂人,佢嘅音樂比較放鬆一啲,而家呢個環境覺得很悶﹐困在屋企唔知做咩,所以可以聽下佢嘅音樂放鬆一下。」

3. Two (Live At Sydney Opera House) - Alva Noto & 坂本龍一

「過去兩個月,好多人都好想再目睹坂本龍一嘅現場演出。可惜買到飛嘅人,比買唔到飛嘅人更傷心,因為疫情關係推遲咗演出。呢一隻係坂本比較近期嘅現場錄音專輯,聽呢隻碟就當望梅止渴啦!」

White Noise Records
地址:九龍深水埗大南街 199 號地下
電話:2591 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