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17:逆戰救兵》:單是看攝影及場面調度已經值回票價

2020/1/10 — 11:59

《1917:逆戰救兵》劇照

《1917:逆戰救兵》劇照

《1917:逆戰救兵》在狀態大勇之下,在今屆金球獎勇奪最佳劇情片及最佳導演兩個大獎。

電影改編自導演Sam Mendes祖父憶述發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經歷。故事講述兩個英國小兵Scofield (George MacKay飾) 及Blake (Dean Charles Chapman飾)背負重大任務,要在八小時內橫越西部戰線傳遞重要軍情到英軍前線,他們的「奇蹟之旅」最後救回逾千條人命。故事結構雖然簡單直線,但背後拍攝功夫則毫不簡單。

攝影機打從一開始就兩名士兵在草地上歇息時,緊貼在他們的背面,以一鏡到底的手法完成整個故事。雖說是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但當中其實結合了數碼技術,而故事中段當Scofield在鎮上破樓暈倒後及從瀑布醒過來均有明顯的段落痕跡。

廣告

這種無間斷的拍攝效果令觀眾彷如置身現場,實時般與主角並肩完成任務。能達至《1917》的拍攝效果,攝影師Roger Deakins功不可沒。電影其中一幕,主角Scofield在經過戰火蹂躪的小鎮上逃亡,黑夜與每一顆發放到天上的亮光彈在視覺上做成強烈的對比,而光影下瓦礫之間構成重疊的影像,畫面構圖令人印象深刻。亦要知道這幕不著痕跡的拍攝,是經過一連串精密的設計與鋪排,在場面調度及技術方面,《1917》絕對值回票價。

另一邊廂,其實戰爭類型電影除了真實地把歷史場面重現之外,是否也應該將箇中的情緒重現而達致令人反思呢?於是,再回想《1917》,實感方面毋庸置疑,但當中的複雜的人性表達呢?雖然電影有好幾幕投射情感的段落,包括在地底遇上法國女子與嬰兒及在岸上一班英國士兵唱著<The Wayfaring Stranger> ,戰爭場面上亦有不少屍骸遍野的駭人場景,但其形式化的繪畫對於指出戰爭所做成的傷痕就並未有達到情感上的衝擊。

廣告

若真的與《雷霆救兵》(Saving Private Ryan) 作比較,《雷》顯然更勝一籌。這大概主要因為《雷》的故事本身建構於一個家庭因為戰爭痛失幾名孩子,由倫理主題出發,感染力就自然更廣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