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66:原創粵語歌如許芬芳馥郁

2020/11/24 — 10:17

本篇文字可說是對上一篇《六十年代那六首原創廣播劇歌曲》的續篇,只是,上一篇是橫跨整個六十年代來談,並且只談廣播劇歌曲,今次這一篇,卻只談 1966 年內的多首粵語流行曲,即是一篇是年代,一篇是年度,視野自是有別。

各位看官只要稍留意一下,便可發現, 1966 年之中,是產生了多首後來都頗受注目的粵語流行曲。這批歌曲,如按面世的次序可列表如下:

廣告

這七首粵語流行曲,除了《情花開》和《勸君惜光陰》,其餘五首都是原創作品。這是又一次地證明,五六十年代的粵語流行曲,絕非如主流說法所謂的原創全無。再者,表中那五首原創作品,幾乎都是很馳名的,或者大家都沒有為意它們是原創吧。對筆者而言,早在四年多前,表中的歌曲是已有三首談過的。但現在焦點不同,即使談過,有些東西仍值得再談。

1966 年,是披頭四樂隊訪港演出之後一年半左右,香港的年青一代,大部份在這個時候都沉浸在舶來的 band sound 之中,但粵語片仍在拍,影片中要是需要有歌,製作人仍考慮用粵語唱,想不到的是,這 1966 年之內面世的多首粵語歌,都曾廣受注意,個別甚至成為經典!

廣告

這批六六年誕生的粵語流行曲,打頭陣的是《一水隔天涯》,隨着同名電影於元旦上映,這首電影主題曲便風行幾十年,重新灌唱者無數,包括鄧麗君。黃霑在其學術論文之中,對這闋歌曲亦讚譽有加:「像一九六六年左几詞,于粦譜曲,韋秀嫻代女主角苗金鳳唱的《一水隔天涯》,就水準奇佳。此曲嗣後風行數十年,為不少大歌星重唱或改編。這首『先詞後曲』的歌結構甚佳。不但首尾呼應,每句旋律進行,亦饒有法度,格局渾成,真是傑作。」有黃霑嘉許,勝過筆者寫千言萬語。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5 年 12 月 31 日《大公報》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5 年 12 月 31 日《大公報》

但黃霑或者有所不知的是,左几和于粦合作寫電影歌,在《一水隔天涯》之前,就筆者所知至少已寫過兩首,一首是《艷鬼緣》(影片首映於 1964 年 6 月 3 日)的插曲《無盡的愛》,一首是《香港屋簷下》(影片首映於 1964 年 8 月 19 日)的插曲《芳草天涯》,看得出,這兩首電影歌曲都是先詞後曲的。相信,是二人合作漸趨純熟,默契越來越好,最終寫出《一水隔天涯》這樣的佳構。

在那個年代,粵語歌採取先詞後曲的方式創作,仍是很常見的,但于粦不同於別人的地方在於:據詞的初稿譜成曲調後,會因應旋律流暢之需要,把詞稿修改修改。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來說,這方法是比較容易讓先詞後曲的作法作出較具流行曲韻味的歌調。即使到了七十年代,于粦仍常用這方式創作,成功地廣為人傳唱的有《大家姐》、《逼上梁山》。

第二闋 1966 年粵語名曲,是《情花開》,這首應是改編歌曲,但慚愧至今不知原曲名字及來歷。

須注意的是,《情花開》的唱片早在1965年便已出版,是歌樂公司出版的一張細碟,標題是《「神秘之夜」電影插曲》,唱片編號 CS-54 。碟中收錄電影《神秘之夜》的插曲兩首:《情花開》、《痴心一片》,俱由陳齊頌主唱。筆者頗肯定,這部影片在公映時,把名字改為《神探智破艷屍案》,而我們還可以在影片故事中找到跡象,在其結尾處是有一幕戲中戲,名叫「神秘之夜」。由此可以相信影片開拍初期,曾命名為《神秘之夜》。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6 年 5 月 8 日《華僑日報》,留意廣告最下方有四個四字句:「陳齊頌唱  兩支插曲 灌成唱片 風行全港」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6 年 5 月 8 日《華僑日報》,留意廣告最下方有四個四字句:「陳齊頌唱  兩支插曲 灌成唱片 風行全港」

十年八年前,曾在香港電影資料館借閱過《神探智破艷屍案》的電影特刊,內有兩首插曲的歌譜歌詞,歌名分別是《情花開》和《已是痴心一片》,其中前者由陳直康配詞,後者由左几配詞。憑歌譜可知,《已是痴心一片》是據國語時代曲《相思河畔》來填詞的,但《情花開》實在不知來歷!至於配詞/填詞的陳直康,乃是石修的父親!

歌有歌的命,《已是痴心一片》/《痴心一片》寂寂無聞,《情花開》卻流行了頗長的歲月。

第三闋 1966 年粵語名曲,是商台廣播劇《妙曲名花》的主題曲《痴情淚》。在本博客對上的一篇拙文:「六十年代那六首原創廣播劇歌曲」內已說了不少,在本文中不多贅言了。

接下來的四首歌曲,都是在 1966 年的八月面世的,這真是個美好的年和月,或如筆者的舊文所說:是「原創形勢大好」之月。

六六年八月之歌,打頭陣的是陳寶珠主唱,電影《女殺手》的同名主題曲。這首《女殺手》,筆者向來視為粵曲人的一個創作實驗,只是實驗不大成功,頗有些缺點。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6 年 8 月 4 日《華僑日報》,廣告內有「有好聽之歌 有兒女之情 有精彩之打」的句語,不忘宣傳片中歌曲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6 年 8 月 4 日《華僑日報》,廣告內有「有好聽之歌 有兒女之情 有精彩之打」的句語,不忘宣傳片中歌曲

《女殺手》是由與粵曲界有很深淵源的龐秋華包辦詞曲的。其實,粵曲人寫的電影歌曲,多屬柔美以至悲涼,少見雄糾糾的俠氣與激烈的壯懷。但《女殺手》的故事背景卻是要求創作者去寫風格較雄壯、氣勢較磅礡的曲調,而慣於採用先詞後曲的粵曲人,寫這首主題曲,仍採取先詞後曲的形式,這是會甚局限了雄壯風格的表現力。

說《女殺手》是實驗,是因為它看來是仿粵曲梆黃形式地創造一個新的「格式」,奈何旋律結構上因為粵語字音的影響,顯得鬆散,即是說,詞意上有起承轉合,音調上則不大覺有。結果是:作曲人欲雄壯卻明顯感到力度不夠。

黃霑在其學術論文的註 41 中對《女殺手》如此評說:「好像陳寶珠唱、龐秋華撰曲的《女殺手》,陳的歌聲,龐的旋律,與吟詠無殊,根本不能算是有『起、承、轉、結』的歌曲……」相信正是筆者上一段所說的原因,使黃霑覺得與「吟詠無殊」。然而與吟詠無殊亦因為歌中幾乎是一字一音地唱,可是這本是為了表現雄壯激昂所需。說來,新世紀的粵語歌,亦總是傾向一字一音,聽在某些樂迷耳中,亦覺是與「吟詠無殊」啊!

無論如何,《女殺手》還是頗馳名。

八月之歌接下來是《青青河邊草》,是同名電影的主題曲,並且是粵曲人採AABA流行曲式寫成的。歌調是由純五聲音階構成的,其中的轉折承遞手法頗巧妙,因此甚是悅耳易上口,能流行一段很長的時間是絕對合理的,此外,《青青河邊草》雖是先曲後詞,但作曲人應預留了位置可以填得進影片名字,這一點倒有點像先詞後曲的《一水隔天涯》和《女殺手》。這首歌曲由江南作曲、李願聞填詞,據筆者最新的理解,在風行唱片公司,「江南」在不同時期,是不同的人,而在六六年該公司初創的時期,「江南」的「主筆」應是老闆之一的李願聞,另一老闆鍾錦沛則會斟酌加意見。從電影廣告可知,《青青河邊草》的唱片是與影片同期面世的,在上映該片的戲院,是可以買到這張唱片的呢,這在宣傳上配合得真好。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6 年 8 月 9 日《華僑日報》,廣告內強調有「名曲四闋」,而且「經已灌成唱片在本院綫出售」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6 年 8 月 9 日《華僑日報》,廣告內強調有「名曲四闋」,而且「經已灌成唱片在本院綫出售」

八月之歌,只餘下同屬《彩色青春》一片中的兩首歌曲了。關於同名主題曲,敝博客上的舊文《五十年前原創──談三首粵語老歌》有頗詳細的介紹分析,本文不擬再贅,但有一點該舊文沒有指出的是,同名主題曲雖是採先詞後曲的方式創作,卻亦有填詞的部份。另一首插曲《勸君惜光陰》:「青春,真可愛,青春,珍惜你光陰似金……」流傳也很廣,但它主要是舊曲新詞,調寄的歌調,名稱不一,有叫《西班牙進行曲》,有叫《夏威夷進行曲》,亦謂可稱作《夏威夷》,相信原本是西曲,但卻難查找,尤其此曲早在四十年代,就已為粵劇《新璇宮艷史》用作「小曲」來填詞。為甚麼說《勸君惜光陰》「主要」是舊曲新詞呢?因為它是把原來的西曲改動過一兩句,有其「創作」的部份!可以肯定的是,對於當時的大部份年青觀眾而言,《西班牙/夏威夷進行曲》的音調聽來就如全新的東西,並且聽來是如此洋溢青春氣息,充滿動感。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6 年 8 月 17 日《華僑日報》,廣告上方有「本片將粵語片帶入青春時代」的句語

這個廣告原刊於 1966 年 8 月 17 日《華僑日報》,廣告上方有「本片將粵語片帶入青春時代」的句語

《彩色青春》影片首輪時映了兩星期,以一般粵語片映期多是七天,比起來真是了不起!而這相信也有助片中歌曲的流行。

如果看過以上幾部影片或其中的片段,會見到有三首是曾在夜總會唱出的,計有《一水隔天涯》、《情花開》、《青青河邊草》,七首之中佔了三首是夜總會背景的,比率實在不小。無疑,夜總會背景,最名正言順唱歌吧!或者,更重要的是,當時這個仍是以粵曲人為創作主力的群體,敢於用粵語歌創作去嘗試表現激昂、表現青春、表現現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