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9讀的書

2020/1/3 — 13:45

2019讀的書,撇開繪本和讀書的參考書,真正完成的只有十本,《妖風》、《從歷史的終結到民主的崩壞》其實還沒有完成,但讀了大半,希望今年新年時完成吧。

上半年其實只看完了陳浩基和《字型散步》,但運動開始之後就開始讀《重返天安門》、《圖書館》、《西藏火鳳凰》、《暴政》、《從歷史的終結到民主的崩壞》、《我的青春,在台灣》、《社運心理學》和《妖風》。也在心情不佳時看了董生的《命子》。雖然有從書本找到力量的瞬間,但更多的是讀到絕望的時候。

大概是在亂世裡有太多事情無法理解,卻又覺得在哪裡都找不著能突破現況的答案。只是看著歷史一次又一次的重覆,政權的貪得無厭玻璃心,抗爭者只為小小的人權和自由就被打壓得難以翻身,人們被控制、群體的分裂、互相監視甚至是殺戮;而我們能做的,彷彿只有警惕,卻有太多事情不能控制。在這個技術、數據、資源、媒體都被暴政掌握的時代,只有「盡做」,卻沒有甚麼能把握。

廣告

歷史上有這麼多的犧牲者,他們有的無名無姓,有的名字被紀錄在書裡,卻沒有臉孔,好像輕巧得不曾存在,但單單只是那些染有血的詞彙已足夠令人心裡一沉。有甚麼方法,令無論是歷史裡的、還是當下運動裡的抗爭者,使他們的犧牲不致白費?

我覺得自己沒有足夠的智慧。

廣告

但我想,必須要累積到夠多的知識。還記得,曾經是輔警的朋友知我對讀歷史有興趣,會說:「你又想讀啲搵唔到食既科?」然後又在雨傘後和我說:「小心睇書睇壞腦呀。」

睇壞腦——如果政權是那麼恐懼人擁有知識,並覺得知識可以破壞他們想要植入於人腦的某種價值、意識、說法,我真是很期待有天可以完完全全的讀壞腦,然後腦子再重生,成為他們無法掌握和預測的人。

雖然我坦白說仍有很多恐懼,但希望未來一年,我可以自由地狂做野又狂讀書(不是上堂返學同要趕deadline交功課嗰種),直至找到突破心裡迷惘的座標,或者眾多困惑的答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