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 世界電影危機年

2020/12/30 — 19:12

回顧這一年的電影情況,可說是自有電影以來打擊最大的年份。新冠肺炎病毒蔓延世界各地,儘管死亡人數遠遠不及百年前西班牙流感和中世紀黑死病那麼多,但傳播迅速,人心惶惶,尤其是今日世界恐懼心態和防範意識大增,導致各地紛紛封城封關,停產停學停業停賽,很多人無法正常生活、工作和消遣。

今年各地戲院長期關門,或復開又關閉,電影界和演藝界深受其害。電影發明和流行以來,雖然屢受各式戰爭影響,戲院停業,但限於戰區,並非危及全球影業。以日本侵華戰爭時期為例,日本及佔領區都拍片和公映,包括上海、東北(滿洲)。香港淪陷期本港影人罷拍,不過日方粉飾昇平,香港戲院仍放電影,據說賭場、歌廳、粵劇大戲和話劇頗為熱閙。

戰爭甚至曾使荷里活得利,因為兩次世界大戰的戰場都不在美國本土(除了夏威夷珍珠港),歐洲戰亂還使不少著名影人投奔美國,加強荷里活作為世界電影王國的聲威,而且戰時及戰後,看電影是人們主要娛樂。韓戰、越戰亦發生在美國以外,美國保持世界最大電影市場,荷里活電影稱霸世界。

廣告

然而今年美國疫情慘重,死人全球最多,戲院關門或限制觀眾人數,荷里活電影票房嚴重收𦂨,這是前所未有的失收。人們紛紛留在家中,近年興盛的電視網絡串流平台則因禍得福,更受歡迎,荷里活真人版《花木蘭》首先決定不在美國院線公映,轉為收費串流點播,傳聞串流家庭觀眾多過預期,二億美元成本的《花木蘭》或許不會大蝕。隨後荷里活製作陸續宣佈放在串流平台,或串流與戲院同時推出,不再以戲院為主了。

家庭影院,或用電腦、手機看片,早已是流行趨勢,不過連荷里活大製片公司也向串流「投降」,確是今年發生的歷史性轉變,令人擔心戲院時代是否就此過去呢?有些著名導演不滿這種轉軚,《天能》的基斯杜化路蘭就怒斥此舉。《天能》是疫症年戲院復開首部國際公映的荷里活猛片,全球票房三億六千萬美元,不差,問題是成本太高和戲院分帳,似乎要賠本。串流則少了戲院開支,或許化算。

廣告

總之, 2020 年對美國荷里活影響特大,美國人觀影習慣可能改變,會不會失去世界電影王國寶座呢?且看今後發展怎樣吧。

這一年全球影業都受打擊,但有輕重之分,也有一些市場危中有機。首先爆發疫症的中國大陸在政府嚴控之下,反而最快恢復生產和消費。賀歲期大陸影院關閉,停止拍片,半年後戲院重開,竟然非常旺場,抗日戰爭片《八佰》狂收三十一億元人民幣(逾四億六千萬美元),壓倒荷里活片,成為今年全球票房最高的電影。十一國慶期亦有多部影片賣座,榜首是收入超過二十八億元人民幣的《我和我的家鄉》。

中國大陸之外,日本戲院重開也離奇豐收,十月開映的動畫《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現己收入三百二十多億日元(三億二千四百萬美元),超過《千與千尋》的紀錄,成為日本歷來票房最高電影。

可見在串流觀片盛行之際,只要疫情受控制,戲院大銀幕仍然受歡迎,不會完全被家庭影院取代。而東亞疫情沒有歐美嚴重,戲院復開後特別旺場。樂觀點看,2021年如果證實疫苗有效,疫症消退,各地久困危城和家中的人「大解放」,或會湧往戲院、球場、演唱會和外遊,帶來劫後復甦,希望將會這樣吧。

這一年香港疫情反反複複,有段時期戲院重開,至少有《天能》和《鬼滅之刃》賣座,吸引到不少「餓戲」的人買票入場。可惜疫情再爆,戲院又全部關門,越來越多港人在家看Netflix的劇集和影片了。

實際上,這兩年香港影業瀕於沉沒,十分慘情。 2019 年社會抗爭動亂已使戲院經常關門, 2020 年疫症進一步打擊影業和演藝界,加上實施嚴厲的國安法,前景更難判斷。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停辦,下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亦要延期,改在 2022 年兩屆合辦。

2020 年上映的港產片買少見少 ,而且前一年拍成的多過新拍。幸而也有個別值得注意之作,周冠威編導《幻愛》和楊凡動畫《繼園臺七號》各有獨特之處,《夜香・鴛鴦・深水埗》、《金都》、《叔叔》等不俗,還有因疫情尚未公映的《手捲煙》相當可觀。至於《麥路人》、《聖荷西謀殺案》、《死因無可疑》和黃子華賀歲片《乜代宗師》等,我認為都不理想。

港產片的香港市場越來越細,大卡士大製作始終要靠大陸,陳可辛的中國女排片《奪冠》根本就是大陸片。劉德華主演邱禮濤導演新作《拆彈專家2》最近在大陸叫座,香港則因戲院停頓未能上映。

疫症年的中國電影市場勝過美國,這一年我看到的大陸片(不少是 2019 年製作),類型也多了變化,警匪片《南方車站的聚會》、動畫《哪吒之魔童降生》、愛情奇幻片《我在時間盡頭等你》、抗日戰爭片《八佰》、抗美援朝戰爭片《金剛川》、國慶片《我和我的家鄉》,水準都不錯,主旋律片也加強了市場商業元素。

台灣片方面,打籃球的《下半場》很生動,《無聲》拍攝聾啞學校欺凌與性侵犯醜聞很痛切,《親愛的房客》則是別出心裁的同性戀片。

南韓片《鋼鐵雨 2 :核戰危機》勝在玩出中日美和南北韓的政治鬥法荒謬感,好過《屍殺半島》。日本片最受注意當然是非常神怪武俠化的《鬼滅之刃》,其實小本色情片《火山的二人》也是佳作。泰國片《無痛割捨難》亦相當別緻。

這一年在香港最受談論的西片,是英國導演基斯杜化路蘭的《天能》,故弄玄虛,而好在曲折奇情,動作亦有怪招。我更欣賞另一英國名導演森曼德斯的《1917逆戰救兵》,一鏡直落很出色。法國片最佳是《孤城淚》,此乃《孤星淚/悲慘世界》的新變奏,描述移民紅番區的警匪衝突,小事化大,一觸即發,現實感與劇力都很強。

值得一提是上映了至少兩部俄羅斯新片:女性情色片《飢俄人妻》,怪雞暴力片《睇你幾時死》,都與共產時代大異,不同世界了。叙利亞靚女自拍「真人騷」的內戰紀錄片《致莎瑪:叙利亞家書》,則自成一格,把實錄和自我表演結合起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