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 年再見】如果要你用照片形容這一年,相中畫面會是些甚麼?

2021/1/4 — 10:23

是一張張已然遠去的人們的臉容?還是一座陰霾籠罩不散的城市的輪廓?是一片戰事之後頹垣敗瓦的凌亂殘景,抑或放眼過去只有模糊不清沒有盡頭的遠方?

今年死神帶走傳奇人物特別多,攝影界的噩耗如雪花飄來:拍攝10萬張文化大革命照片的中國攝影師 #李振盛、在東京淺草寺拍攝人像超過45年的日本攝影師鬼海弘雄、紀錄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的馬格蘭攝影師 Bruno Barbey 、登上載有美國總統羅拔甘迺迪(RFK)靈柩葬禮火車拍攝沿途民眾的馬格蘭攝影師 Paul Fusco 等。

此外,還有被稱為「臺灣現代攝影第一人」的台灣攝影師柯錫杰 、英國紀實攝影師 Chris Killip、《Rolling Stone》雜誌首位首席攝影師 Baron Wolman、以大片幅即影即有拍攝聞名的美國攝影師Elsa Dorfman、分別拍攝過Beatles樂隊的攝影師 Fiona Adams 與 Astrid Kirchherr、美國野外生態攝影師Peter Beard及法國時尚攝影師 Frank Horvat等,還有更多紀錄不完的逝者。

廣告

【訃聞:攝影師鬼海弘雄 逝世 拍攝淺草寺人像照逾45年】
【訃聞:馬格蘭攝影師 PaulFusco 於7月15日逝世】
【訃聞:馬格蘭攝影師 BrunoBarbey 逝世】

——————————————————————

廣告

另一方面,傳統攝影業界本身也帶來了根本性的變化:荷賽 World Press Photo 因疫情取消2020年頒獎禮及攝影節活動。有94年歷史的日本《朝日相機》雜誌停刊、「木村伊兵衛寫真賞」傳出停辦的消息、在德國科隆舉辦的Photokina宣布無限期暫停展覽。著名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幾位攝影師分別捲入 MeToo、抄襲和種族歧視風波。香港反修例運動加速了新聞攝影師由單反相機轉型成無反的過程。

以往,香港從來不是世界關注的焦點,但過去一年,攝影師們鏡下的反修例運動照片,在各大國際攝影大賽奪得重要獎項,罕有地把香港的畫面帶到全世界。

如路透社團隊贏得普立茲 突發新聞攝影獎;法新社攝影師Nicolas Asfouri 贏得World Press Photo一般新聞「故事」組冠軍;《南華早報》攝影記者曾國宗奪得 POYi 肖像組季軍等。另外,反修例運動照片在Sony 世界攝影大獎,IPA 國際攝影獎、法國PX3攝影賽、德國Lumix青年視覺新聞攝影節、台灣新聞攝影大賽等亦贏得多個殊榮。

【反修例照片獲得 IPA攝影獎】
【法國PX3攝影賽 反修例照片獲1金5銀1銅】
【單反轉型無反的加速主義 :前線攝影師怎麼說?】
【AlecSoth為照片被指抄襲道歉 原創者:你和《紐時》不會先google一下?】 

——————————————————————

疫情和惡法讓社會運動暫告平息,傳統媒體遭受打壓,在報導真相的同時猶如讓刀口掛在頭上,不少運動期間活躍的網絡媒體亦因此失去了活力。12月這裡的文章變少了,有時候筆者也會有寫到burn out的感覺,就讓自己休息一會。

攝影和做人一樣,面對着迷霧般的前景,身邊留低同行的人彷彿愈來愈少,我們該要思考轉型和變化,如果發現前方是個摔得粉身碎骨的懸崖,此路不通,不妨先坐下來深深吸一口氣,直至調整好心態再找到力量,再思考前面的路。

今年很艱難,但有幸遇上各位,文字以外,希望以後能用更多不同方式和大家見面和談攝影。祝大家新歲平安,明年再見!

——————————————————————

如果你覺得文章有價值,可以買杯咖啡支持難分:www.buymeacoffee.com/nathantsui

追蹤難分:
Instagram:https://bit.ly/3eGhZFX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nathanotes
mewe:https://bit.ly/2VCbsVV
Website: www.nathantsui.net/word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