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5月35日〉 — 香港人薪火相傳的意志

2020/6/8 — 10:15

莊梅岩編劇、陳曙曦導演的話劇〈5月35日〉去年首演一票難求,沒機會看,今年重演「庚子版」因疫情關係,一如所有演出,亦取消了,難得在三號晚有多個網絡平台直播或同步轉播全劇(未知是live還是預先錄影),自然準時在家坐定定先睹為快。

一早知道此劇是寫六四,它本身是一個大框架,可以容納無限的approach,循各種媒體探索表達,除了専書,論文,學術究研之外,更可以透過不同藝術形式創作,今次此劇是從一個在當晚屍體被發現在現場的中學生的母親角度切入;已過了三十年,去到她接近生命倒數的人生最後階段仍未能平復內心的傷痛和不忿,這些年為安定存活連去天安門現場拜祭一次也不敢,等到他們兩老走了之後,世上已沒有人知道曾經有這樣一個孩子存在過,正如現時國內大多數年青一代都不知道(亦不想知道)六四是什麼一回事。

區嘉雯演這個母親是全劇的亮點,我不知她有沒有因為今次是視像演出而相對將「演技」的intensity作出調教,我見不到絲毫舞台現場需要的誇張,代之是一種很自然、生活化的演出,當然這角色由一般資深甘草去演都會勝任,但在區嘉雯的演繹下,在這個婆婆身上不止見到慣常老人家的論盡及老到騰騰震,即使她一生充滿遺憾,她仍具一絲年輕人的活力和傻勁,更有女性的sweetness,確是神來之筆,記得她在〈叔叔〉的角色,年紀應該比這位婆婆輕,但那次她就完全收起 girlishness,可見她揣摩的心思,不同角色會用不同的方法演繹,絕對示範了交到貨和高層次演技的分野。

廣告

我看此劇時一直在想如果換上普通話去演,感覺相信反會怪怪的,北京人談話並不像劇中對白那樣,莊梅岩寫劇本時確沒有刻意模仿北京腔調,完全不掩飾是香港人平時聽慣一般的談吐,我接受莊梅岩這決定,因為作為外地人,特別是如沒在北京長期生活過,扮北京人反而很大機會因 lost in translation,扭曲或誤導對白原意,輕重失據,保持「港味」也正好代表了香港人對這段快將消失的歷史盡一己之力薪火相傳的意志。

不肯定或許劇本原本是給舞台演出,而我看此劇是逼不得已從另一媒體觀賞的關係,我有點惱恨我的「感覺」怎不如先前期待的強烈,又或許是我近年看了太多早已計算到出神入化、簡直像識得把你催眠的電視劇,食得味精多一旦飲雞湯反感到不夠味…總之因為它的創作團隊的誠意和道德勇氣,我是努力為自己的「感覺」不夠找劇以外原因。

廣告

不過結局編排的失望我找不到藉口了,我明白編導要營造一個重鎚打動人心的尾聲,我個人覺得相當clumsy 和堆砌:忽然去到一個想像/超現實的空間,有各種投射影像(如天安門……甚至出現好像由真人扮演的本地反送中抗爭者等等),六四和本地抗爭確有共通點(中國政府對它們恨之入骨是其一),又或有在歷史上的呼應,但在此劇聚焦寫親情這個context下,加入本地勇武motif就有點牽強。

結局大約是這樣:在六四周年敏感時期,公安上門要帶走區嘉雯的丈夫去「旅遊」,虛弱病重在輪椅上的女主角得以免外遊留在家派相關人士護理,丈夫趁公安未入屋前偷偷溜走,打算怎都要去一次天安門現場拜祭亡兒,一還兩老三十年心願……剩下區嘉雯一人在家中時劇情開始進入超現實狀態,她忽然間行得企得,更好像去到一個limbo時空,繼而唸出全劇最後的一段獨白。

我個人覺得如果省去limbo時空,在公安拍門越拍越響之際,區嘉雯可以繼續在輪椅上 (或忽然如有神助行得企得都可以)唸那段點題的獨白,跟住在公安差點強行入屋之前落幕,反而好像更clean更有力。

但又如何解決拍門聲浪會蓋過這段很重要的獨白呢?作為一個觀眾,想這些本來就多餘,而且我這個「構想」其實就是記憶中〈The Diary of Anne Frank〉電影版的結局,看來我又痴人說夢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