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14 沙田新城市 示威廣傳的照片

2020/7/22 — 11:23

「我走上一層拍攝wide shot,嘗試記錄商場中庭打鬥過後的狀況,突然有數名途人驚慌跑過中庭,一位拿著名牌紙袋的紅衣少女,在疏落人群與記者間慌不擇路、跳過血跡,我意外地記錄了這一瞬間。」攝影記者 阿 Ming 回憶說。

阿Ming的照片成為了沙田反修例示威 中許多人最印象深刻的一幕,甚至被網民改成插畫和不同形式的文宣,在各區連儂牆上張貼,在網絡上廣泛流傳。

去年7月14日,市民在沙田發起反修例遊行,要求落實「五大訴求 」。當日遊行路線由大圍到沙田火車站,起初相當和平。直至下午5時左右,Ming聽到消息指源禾路體育館一帶發生衝突,警方施放胡樣噴霧及制服數人,現場氣氛隨即轉趨緊張,「遊行隊伍瞬間分紅海般讓出空間,讓有需要的人前往衝突前線,然後又形成人鏈運送物資。」

廣告

Ming選擇到商場拍攝「和理非」的小故事,他看到一位太太天橋上痛哭高叫:「年青人小心!」聽到一對母子對話:「媽咪,佢哋做緊咩?」、「前面警察打人,佢哋傳緊頭盔來保護自己」;另外有兩位師奶說:「唉,唔應該又搞成咁!」、「雖然我唔贊成又衝,不過今時今日,都冇話應唔應該喇。」

——————————————————————
示威者咬斷警員手指的照片

廣告

傍晚,警方在多個方向嚴密布防,包圍新城市廣場,入夜後開始推進,「有些示威者逃入新城市,部份乘東鐵線離去。商場正常營業,有不少居民在逛街和享用晚餐。」晚上9時左右,警方大致完成了地面的驅散行動,突然有一隊防暴警察,從巴士總站的扶手電梯衝上商場走進沙田中心平台。不久後另一隊防暴警,又從港鐵站及近大會堂入口進入商場範圍,以盾牌陣急速推進及制服示威者,引起商場內的人恐慌,有人在高處向警方掉雜物。

警方於中庭制服數人,但因為人數不及示威者而遭受包圍,防暴警察從四方八面趕至增援。後來警方向港鐵站方向撤退,衝突過後,商場地面雜物滿地及留下血跡。阿Ming在這段時間拍下了另一組在網絡瘋傳的照片,警員制服市民時被咬斷手指的一幕。

警方一開始向外展示其他媒體拍攝到警員斷指的畫面,指責示威者是暴徒,因拒捕襲擊警察,親政府媒體和政客隨即大肆廣傳,「直至警員插眼的相片發佈後,大眾才知悉那斷指相片並非事實之全部。」阿Ming認為單靠一張照片或一段影片,未必能交代一件事情的前因後果,甚至被套上偏離事實的文字說明,足以扭曲真相。

「事後證實咬斷手指是挖眼後,輿論才偏向理解咬斷手指的事情發生經過及真偽,新聞攝影有助揭示真相及拆解當權者的語言「偽」術。」阿Ming說,示威者用自己的照片來製作文宣,是要抗衡政府和主流媒體的話語權,向大眾展示另一種論述。

——————————————————————
警方於私人空間執法的開端

此前香港的示威活動多數在港島區舉行,傘運曾蔓延至旺角向尖沙咀,但絕少去到其他地區,#沙田區遊行 是反修例運動 中第一次在新界地區 發起的示威,也是警方首次進入商場範圍向私人地區執法的開端。

「沙田新市鎮發展規劃不重視街道,依靠一連串網絡般的商場,沙田站的設計亦是少數無可避免要穿過商場、平台、大量連接橋才可以到住宅區。」Ming在讀書時曾修讀城市規劃和批判地理學科目,他理解到地理限制令警方行動時會可能要穿過商埸。

「此次商場內的衝突引發日後對城市空間的理解及警方執法權的爭議及討論。」他認為,「沙田居民引用發展商新鴻基及警方的說法,指新城市1期3樓中庭及商場內屬公共空間,多次在商場中庭進行示威集會、甚至是區議員的街站,此舉可理解為重奪被侵佔的半私人空間。」

「事件成就了於商場內發生警民衝突的開端。」他表示:「警方日後也不再理會關於執法空間的權利與限制,引發日後警方肆意進入私人空間執法的爭議。」

阿Ming舉例說,例如去年10月尾屯門建生邨 附近因可疑氣味而引發的警民衝突,警方衝入大廈大堂拘捕市民,要求他們下跪,又闖入食群「東台屋 」拘捕店主及店內食客,店主要求因警方展示搜查令而被警員以涉嫌阻差辦公罪名被捕。

——————————————————————
曾灰心放低相機

阿Ming自2013年起開始拍攝社運,經歷了新界東北發展衝突和長達數月的佔領運動。傘運過後,一切回復正常,「日常的社運攝影其實不如大眾想像般精彩,都是一些揼石仔的工作。」

加上幾年間經歷過民主派與本土派鬥爭、退聯爭議、DQ立法會議員 事件,「社運活動漸漸痿縮,參與人數及頻率愈來愈少。」他曾和許多香港人一樣感到灰心,甚至有一兩年放棄了拍攝社運,完全沒有拿起相機拍攝的意欲,多番質疑自己:「還有需要繼續拍下去嗎?」

直至去年6月再次拿起相機,紀錄風雲變色的香港。「回顧這一年,難免被政治環境及被攝者感染影響情緒,由當初拍攝和平示威遊行,警暴愈來愈嚴重,警方對記者愈來愈不客氣,屢次故意對待記者而非協助採訪,對此有感傷心。」

他又稱:「警方甚至控制記者的採訪空間,把封鎖線推到九丈遠,而警方在封鎖範圍內進行獨家直播、拍攝官方主旋律所需的相片,卻扼殺公眾的知情權及記者的採訪權利。甚至在官方場合拒絕不認同的傳媒採訪,掌控及過濾新聞。而近日實施的國安法,更令傳媒擔心會報導否觸及紅線,令人憂慮是否可以繼續無束縛報導新聞,影響新聞自由。」

——————————————————————
新聞照片的力量

「在反修例運動前,不少媒體及讀者都質疑新聞相片的力量會否被影片替代。」他說媒體這幾年愈來愈偏重影片,新聞相片變成配圖而非新聞的主軸,不少新媒體更要求攝記兼任拍片向直抽,令攝記難以專心拍照。但他認為,新聞攝影仍是傳播事件、判斷真偽、發掘被忽略細節的重要工具。

「照片有揭示和還原真相的能力,」啊Ming相信,「每張新聞相片都是獨一無二而且無法重拍的,在世界洪流中、一張精彩的相片能簡易地傳達訊息給世界各地的讀者,讓他們輕易就能理解、甚至體會被拍攝當刻的事,傳遞感情及真相,甚至在歷史的沖刷後,還能站得住腳流芳百世,成為闡述歷史的工具。」

攝影: Tam Ming Keung/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撰文:#難分

#沙田區反送中大遊行 #沙田反修例遊行 #沙田遊行 #新聞攝影 #紀實攝影 #香港

Ming沙田遊行及衝突的完整相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