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31半周年—重讀蔡炎培〈七星燈〉

2020/3/1 — 18:21

2 月 29 日,「8.31」太子站襲擊事件半年,市民於港鐵太子站外獻花致意。

2 月 29 日,「8.31」太子站襲擊事件半年,市民於港鐵太子站外獻花致意。

靴底太深映不到半枚星星
你板平的臉也無有瀝青
當火在燒最後半行斷句
你還是給我一個不懂詩的樣子
昨宵我又見她走過花壇
去讀那些遺忘和追念
無思想的膝蓋
在她身上硬嵌一首藏頭詩
死亡在車站裡進行
很多戰車在你面上劃過
一個中國的姓氏
擺花人以虛無鑿壁
黎明是否一個已封的墓口
很多人這樣問,很多人都沒有了消息

血光在裸身上進行
她在你半涼的額上躺著
捎帶海鹽和霧的消息
離肢還在想念重新出發的月台
月在夜的圍獵裡穿出
咳一朵孤獨的雲
能否抵住一株株官毒
一路謊言般白亮的射燈和子彈
無差別地熱鬧
只有你底下那闇黑無人的列車
一夜狂奔……

在血和光的奔逝中
如果這是別,她說:
那就是別了。北京
秋天後該不會很忙
血和胡椒都是現成的

廣告

桃紅會否開給明日的城堡
拔一根智慧燈柱
能否照見腦後半支反骨
在你依然不懂詩的樣子下
今宵的月光還欠砍頭
那麼在我身旁請你不用兩邊張望了
當車過太子站
輾滅七星燈
當正正倒掛在欄干上的
是那永無可疑的
北斗

2020.3.1
這詩擬仿蔡炎培先生的名作〈七星燈〉,多句或照錄,或改自其中句子。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