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 Certain Sadness - 沒有機會追夢的平凡大眾

2020/5/1 — 20:00

And Then We Danced 劇照

And Then We Danced 劇照

播放中的晨間日劇〈應援〉劇情已從主角童年發展到青少年階段,女主角來到少女時期越發醉心聲樂,一心希望在歌唱方面發展,她為了追夢,毅然拒絶了大部份女孩都夢寐以求:一個很有條件的男士提出與她交往的請求,「交往」不用多講是結婚的前提,而女性一旦結婚在那個年代就一定是主內,委身照顧家庭,無可能有自己的事業了。其後她和母親閒聊時提到此事,才得知母親年輕時也曾有過加入歌舞團的夢想,她和女兒說世間上能實現自己夢想的只有那一小撮,剩下的就只好向人生妥協,努力活下去。但她仍是鼓勵女兒邁向那一小撮努力,答應幫她推掉那位追求者,演母親是藥師丸博子。

令我想起來自格鲁吉亞(Georgia)的電影〈And Then We Danced〉裏面動容一幕。

前篇寫LGBTQ影視的文章有提到這部電影,男主角是一個民族舞蹈學校的學員,有很大機會考入國家舞團,在此時他同性戀的私隱給身邊人察覺到,周遭竊竊私語之餘,更受到團友甚至校方排斥及凌辱。

廣告

接近劇終那場戲,他剛參加完兄長的婚宴回家,先前在婚宴中和他有同性戀關係,可以發展成戀情的團友告訴他要結婚了,在當地性取向一旦異常可能就要承受很大壓力吧。主角失意回家,伏在床上飲泣,見到一隻手輕撫他的背,還以為是他男友,鏡頭拉開才知道是他那個哥哥,面部受了傷,他說他為了捍衛弟弟的榮譽與人打架,而這一拳他希望不是白挨,然後他有所感觸講到自己,淡然說他清楚今後的人生不外是最終變成一個吃多了的格鲁吉亞胖漢,替岳父打工勞碌一生,他鼓勵弟弟出外闖,說完這番話後兩兄弟緊緊擁在一起,是在片中第一次感覺到兄弟之間的感情。

先前這個長得算靚仔旳兄長一向無心習舞(他們父親以前也是舞蹈員,在格鲁吉亞,子承父業可能是常規),經常在外面惹事,回到家就問弟弟借錢救急,弟弟好不容易介紹他做侍應又闖禍,後來還搞大了一個女孩子肚,在那個文化不可能接受未婚媽媽,所以即使女方家長諸多不願也要納入這個女婿,好彩女方家境不俗,哥哥在岳父庇蔭下,下半生應該不愁衣食的,但可以想像會是多平凡庸碌的一生,而世界上絶大部份人的人生不就是這樣?

廣告

一直沒多留意這哥哥,只覺得他唔用腦、混混噩噩,無人生目標,不珍惜亦辜負了弟弟辛苦幫他找工作,直至這一場戲才發覺無論幾平凡的人總有他的思維,對自己處身的環境不會沒感受,或許他未必很瞭解他弟弟的內心世界,亦有自知之明,很明白自己沒有勇氣更不會有條件及機會出外闖,但最終他仍做了他僅能做到的,為他弟弟 —— 那一小撮追求夢想的人,送上鼓勵和祝福。

然後來到最後一場戲,亦是全片最具震撼力的一場,男主角在那個明知不會被取錄的考核audition,窮宇宙洪荒之力跳出他生平最激烈,盡情發放內心憤怒一場舞,然後拂袖離開舞蹈學校,亦等於離開他之前的所有,影片到此結束,沒有交待他的去向。

即使小小一部份,他能實現他的夢想嗎?希望他不會辜負他兄長在二人最vulnerable的時刻給他的鼓勵和挨過的一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