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b 愛你一萬年⁠⠀

2020/9/10 — 14:13

《重慶森林》劇照

《重慶森林》劇照

在看《春光乍泄》之前,我最鍾意《重慶森林》。它是罐容易入口的可口可樂,淺嘗可以,想仔細嗒真啲亦得。這電影用了僅僅兩個月拍攝,卻為王家衛帶來最普及的口碑。⁠⠀

故事分別在維港兩岸的日與夜發生:1994 年一個晚上,帶假髮墨鏡的神秘女子在尖沙咀彌敦道上的重慶大廈走私毒品事敗,喝酒時遇上剛失戀,執著食物保鮮期限的孩子氣警察何志武。之後有一日,在中環快餐小店打工,愛大大聲聽 sunshine pop 的短髮女生阿菲,愛上了在附近行 beat 時常幫襯快餐店,被分手的落寞警察 663。《重慶森林》以一連串數字、物件和村上春樹式的獨白,跟大家說了兩段在水泥森林香港發生的愛情故事。⁠⠀

除了演員,會出現在王家衛電影裡之任何元素,如城市、場景、角色衣著和物件等,都是角色一種。讓我想起畫家 Matisse 對其物件的重視和執著(在《美好事物》提過)。他說,物件就是舞台上的演員,每幅畫是一場新戲,他們輪流演不同角色。在《春光乍洩》,走馬燈代表二人愛情虛無飄渺,不會達到的理想,煙盒代表出軌與控制;在《花樣年華》,電飯煲象徵女性解放,一款二送的手袋暗示出軌,而蘇麗珍的旗袍花樣則隨其心情而變化。所以人們説王家衛是戀物癖,但其實現代人有誰不是?⁠⠀

廣告

在《重慶森林》, 物件告知觀衆角色的性格動機:神秘女子終日帶著假髮、雨傘和墨鏡,口講是為雨天做好準備,實質想掩飾自我身份;癡心漢何志武喜歡踢汽水罐,失戀後每日買快過期的罐頭菠蘿,逼自己有個放棄期限,因用情太深; 663 每次都給女友買廚師沙律,亦只喝齋啡,好聽是他長情專一不怕悶,難聽是他個性木訥好鬼悶。前度的分手信他拖延不讀,不想面對傷痛;阿菲工作時聽歌跳舞所以不用思考,邊倒醬汁邊搖扭屎忽,從不按章出牌。理所當然地拿著金魚一包二包偷入人家,搬著一籮二籮荔枝洋葱扮偶遇,毫不羞恥内疚,是游離人群之外,極度保護自己的人。⁠⠀

物件以外,數字亦是《重慶森林》特色之一。5月1日早上6點幾出生的何志武說,他在快 25 歲的 2 分鐘前去了跑步,紀念他在世上經歷了 1/4 個世紀這歷史性時刻。他喜歡用人與人在街道上相距幾公分,或事情的時間距離來定義關係,exact7ly 在 57 個小時之後,他愛上了一個女人。而 663 則在好成功地在 2 萬 5 千呎高空上勾引了個空姐,亦在片尾與阿菲在兩個不同的加州,相差了 15 個鐘頭。我想起陳冠中《香港三部曲》裏的《淺水灣》,主角躺在沙灘曬太陽時知道了很多「沒有『實際』用途」的東西,例如淺水灣有六個浮台、三個瞭望台、一百四十個垃圾桶、二十八名救生員。資本主義的數字是人人愛幕的金錢,無爲主義的數字則是一連串無用資訊。⁠⠀

廣告

一堆可無限複製,保鮮有限期的物品,與一堆無意義的數字,說的是在現代都市,誰都可被輕易替代。情人背叛了金髮女郎,與另一個同樣笠了假髮的女人搞上;223 的前度叫阿 May,快餐店打工妹又叫阿 May。阿 May 離職,阿菲頂上,從不會沒了誰就不行;明明心口寫住編號 663,快餐店老闆卻叫錯做 633,然而老闆和 663 都覺得沒關係。名咋嘛,叫錯又點?今日行完這條 beat,明天請假轉 beat 他人隨時補上。物件隨時更換即棄都無人發現,愛侶愛到一個地步便另尋安慰。⁠⠀

在現代都市,人人被逼異化,變成自我中心,活在自己的感情世界。223 失戀,隨便打給不熟的人排解寂寞,因買不到罐頭狂插便利店哥仔;663 失戀,對住家裏的番梘公仔毛巾對話,因心事無其他傾訴對象。最吊詭的是,家裏物品被阿菲玩到反轉都毫不察覺,前度最喜歡聽什麼歌曲也胡混過去。阿菲暗戀 663,但又害怕被拒絕,所以選擇偷偷闖進人家,這樣就不用直接面對,簡直是我愛你但與你無關的表表者,寂寞到喊。⁠⠀

然而 26 年後的香港男女,似乎比 94 年更令人沮喪。社交媒體令眾人物化伴侶,男女朋友像極物件,如名車手袋、千元花朵和 posh hip fine dine 般,目的是 signal status and wealth 曬個靚命。不少人換畫快過你換床單,ig 相片依舊是時尚貴格的 SOHO 餐廳、一碟碟幾乎只 for 遠觀不 for 食用的 designer dish,「bb 愛你一萬年」淪爲裝飾這段驚天地愛撚的 caption,唯一不同是身邊人的樣子姓名。像買了個新 Hermès 包包,舊的 Chanel 麻煩同我丟埋一邊,不要再見天日。⁠⠀

但聽過最悲哀的,莫過有人將自己形容成一個幾好嘅 package,相貌身材學歷工作人工 check list 逐項剔,當自己是件商品般評價,兼趕住賣出。摘偶不再重視內涵相處,而是要賺到錢獨立唔痴身啱嘴形英文好住所靚 etcetc,真是我見猶憐。⁠⠀

與別人建立親密關係本是原始慾望,但現代社會政局科技瞬息萬變,人與人關係似有還無,虛多於實。真愛變成難以實現的奢望,那現代男女該何去何從?感性的王家衛,在《重慶森林》給了我們理性的答案,下回再分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