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影 PhotogStory

顯影 PhotogStory

顯影( https://photogstory.com/ ) 是個關注影像及攝影師故事的平台,採訪香港及國際攝影師之餘,也會從日常生活入手,重溫經典照片背後故事。

2019/11/28 - 10:30

Catherine Henriette 松花江上的童話故事

茫茫雪地的畫面非常簡潔,一位小孩正在放風箏。

茫茫雪地的畫面非常簡潔,一位小孩正在放風箏。

法國攝影師 Catherine Henriette 的名字,很多人未必很熟悉,若你肯移步Getty Images網站搜尋這名字,便會發覺許多熟悉的六四事件照片,原來都出自她的鏡頭。現年59歲的她,與中國結緣逾三十年,數年前成為自由攝影師後,則聚焦在中國東北部,在一片皚皚白雪與海灘中,捕捉人們的生活日常。

世事是很奇妙的,四十年前中國改革開放,令一位法國小妮子對這個東方意識形態大國萌生興趣,因而選擇了學習中文,畢業後理所當然想到北京見識,沒料到一停留就是七年。Catherine從未接觸過攝影,到北京後曾在餐廳及法國航空任職,機緣巧合下認識法新社香港攝影師鄭成祖(Tommy Cheng),「那時他的黑房就位於我的住處旁邊,他教曉我黑房技巧。不久後他借給我一部相機,就這樣踏上攝影之路。」如今回想,她說一切都是偶然。

首張示威照 榮登《時代》雜誌

廣告

1987年初,中國各地爆發大規模學生抗議運動,之前從未拍攝的她,拿着相機前往大學校園,沒想到第一張拍攝的示威照片,結果竟刊登在《時代》雜誌。其時法新社尚未有駐北京記者,由於她懂得中文,亦有一定的攝影觸覺,順理成章在1989年成為駐京攝影師,隨即遇上當年的政治風波,由四月份胡耀邦逝世後至六月的天安門事件,她一直身處現場拍攝,包括鄧小平會見蘇聯總書記戈爾巴喬夫的情景,可謂見證整場運動。及後每年六四前後,全世界仍會說起她的照片,只是未必人人記得她的名字。

1989年,追求民主的學生與解放軍在人民大會堂前相對而坐。

1989年,追求民主的學生與解放軍在人民大會堂前相對而坐。

六四後北京戒嚴,政治題材十分敏感,不能隨便拍攝,她轉而前往新疆、西藏等地拍攝當地人的生活。在法新社工作三年之後,她在1992年回到法國,先後任職法國版《National Geographic》及《Le Figaro》等雜誌報章,每逢有關於中國的題材,她仍會前往拍攝。六、七年前成為自由攝影師,當她想創作個人作品時,又想起了中國。「原本想到哈爾濱拍攝冰雕,結果發現結冰的松花江更有趣,啟發我拍攝這系列作品。」

結冰的松花江就像一個空白的大舞台,上演着一個個北方人的故事。在冬日的茫茫白雪中,退休老人圍着冰洞釣魚、小孩子得意地放風箏;有人溜冰、有人玩陀螺、馬匹則載着遊客觀光;有時則見到樹木孤傲地靜立在雪地,恍如盆栽般優美。儘管拍攝時既冷又累,然而在她看來,這一切卻如斯有趣,為此她前後三度重返這零下30度的「樂園」,細膩地觀察及記錄這片雪地的細節。

結冰的松花江就如一個大舞台,大家做着不同的事。

結冰的松花江就如一個大舞台,大家做着不同的事。

白茫茫畫面 夏冬天的故事

這系列照片稱為「冬天的故事」(Conte d'hiver),當她來到大連、北戴河、煙台及青島等地的海灘時,還萌生了「夏天的故事」(Conte d'été),那是另一種樂園。矗立在海中的觀音、圍着救生圈的紋身大隻佬、在海邊小便的男女童,一切同樣光怪陸離。「許多北方人從未看過海,即使成年人也不懂得游泳。在海中,他們似乎回到童年,是一種很愉快、很輕鬆的氣氛。」

這兩系列作品同樣瀰漫着一片白色,即使是山東、遼寧的夏天,天空也是灰濛濛的,看起來很夢幻。她故意在這種天氣下拍攝,低對比度、白茫茫的畫面,令兩系列作品更一致,也讓人想起中國傳統山水畫的留白。她坦言對此一無所知,「我會說我的照片像個夢境,是我想像力的投射,它有點超現實,恍如童話故事。」

在大連,一位男人在海中與佇立的觀音對望,畫面很有趣。

在大連,一位男人在海中與佇立的觀音對望,畫面很有趣。

Catherine Henriette(左):「我的照片是介於現實與想像之間的故事。」

Catherine Henriette(左):「我的照片是介於現實與想像之間的故事。」

Conte d’hiver, conte d’été  

日期:即日至2020年1月12日

時間:11am-7pm(一至六)、2pm-7pm(星期日)

地址:中環荷李活道74號地舖La Galerie Paris 1839

 

原文見於果籽

作者Facebook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