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Cinderella》(2021)宣傳照

Cinderella(2021)— 荷里活政治入門課

【文:KAKEUNG】

(含劇透)

剛在 Amazon Prime Video 上映的《Cinderella》(2021)以現今荷里活的主流左派政治觀重新演繹迪士尼經典,其在美國本土的影評好壞參半([42%] Rotton Tomatoes),但成就了「荷里活政治」的入門雞精班。與其他包括《Aladdin》(2019)、《Beauty and the Beast》(2017)和《Mulan》(2020)等迪士尼經典一樣,灰姑娘的確有更新的需要:王子被灰姑娘的美貌深深吸引,提著玻璃鞋將她從後母的魔爪中拯救,然後結婚 live happily ever after。這種將男主角打造為救世主的英雄救美式 narrative,早已被美國主流媒體唾棄,更未論灰姑娘和王子之間 power difference 的討論。導演兼編劇 Kay Cannon 在新版本中以近乎搶 fo 的手法融合現今西方 storytelling 的基本要素和意識形態,呈現了藝術價值欠奉但具參考價值的成品。筆者以下嘗試從選角、角色設定和故事主線整理出這套電影的 playbook,並評論之。

Diverse representation 是選角的基調,主要角色(不計戲分)約三分一為 POC(Persons of color),有兩點值得留意:

  • 女主角由古巴裔歌手 Camila Cabello 飾演,未算破格。由 POC 演 Cinderella 並非甚麼新鮮事,半墨西哥裔歌手 Selena Gomez 在《Another Cinderella Story》(2008)就演過,而早在 1997 年由 Whitney Houston 監製的《Cinderella》電視劇就由非裔歌手 Brandy 演出女主角,其 racially diverse 的班底(菲律賓裔男主角 Paolo Montalban、非裔歌手 Whitney Houston 及 Whoopi Goldberg 等)在當年甚至現在都是 ground-breaking 的,而該劇在頒獎禮和口碑都獲得成功。
  • 2021 年版本真正的 casting 突破來自 Fairy Godmother 或更名為 Fabulous Godmother 的角色,由非裔演員 Billy Porter 飾演。這是在眾多 remakes 中首次由男性演出此角色,更設定為 genderless(無性別者)。選 Billy Porter 是過癮且意義重大的決定,他的 breakthrough role 電視劇《Pose》中的Pray Tell,正是地下變裝舞會(Drag ball)的搞手,所以由他/她為 Cinderella 裝身去舞會玩味甚濃。同時,在主流媒體的家庭電影中打造 visibly queer 的角色,並由標誌性的 LGBTQIA+ 演員(首位贏得 Emmy 最佳戲劇類劇集男主角的非裔公開同性戀演員)飾演,對 LGBTQIA+ 群體的鼓舞特別深刻。

電影中有三個女性角色的設定與原版有較大出入,特顯了女權主義不同但零碎的面貌:

  • Princess Gwen(王子妹妹)是新角色,設定為有才能的管治者。Gwen 形象叛逆、聰明、創新、idealist,喜歡穿著(Hillary Clinton 最愛的)pantsuit,搶著提新建議,貫徹女強人的設定。可是,這角色只展現職業女性的刻板印象,沒有表現出深度(如其對 Cinderella 的處境的反應),令人覺得角色只是為代替王子繼承皇位的情節服務,更像一個 afterthought。
  • 對 Idina Menzel 飾演的後母角色的改動也不算精彩。原為戲中的大反派,卻因為多了 backstory(因為結婚生子放棄夢想)而顯著軟化,到最後與 Cinderella 大和解,弱化了故事的戲劇張力。縱然其彰顯了女性因為傳統家庭崗位的(主要來自男性的)壓迫的現實及女性互相 uplift 的理想,角色從陰險後母到慈母的巨變欠缺基本邏輯,令可信性大減。
  • 比原版戲分大增的 Queen Beatrice 的刻劃尚算立體:既溫婉又剛強,從婚姻中受壓到主動重建較平等的關係,點到即止,但實際作用不大。

故事主線改寫了 Cinderella 的理想和際遇,突顯女性的自由奔放和無限可能,Cinderella 由住在地下室的 dreamer,經過刻苦磨練和勇敢嘗試,蛻變成遊歷世界的時裝設計師,更得到為自己放棄王位的愛人相伴。矛盾的中心從 Cinderella 對自己命運的搏鬥轉移至事業和對王子的愛的選擇,減弱角色的對立,而最後兩者兼得亦切合女權主義對現代女性的想像。

雖然整體而言《Cinderella》(2021)從鑒賞的角度未算最成功,但卻有效地以近乎點列形式指出不少現實的束縛,以及人性的光輝。作為一套家庭電影,也許這正是新的一代人(不論背景、膚色、性別、性向等)都應該上的雞精班、應該認識的世界觀。21 世紀對於年輕人是苛刻的,即使活在黑暗之中,最重要是不要對未來絕望,相信個人的可能性。

 

作者自我簡介:在美國耶魯大學攻讀碩士的香港人。作者 Instagram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