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ar Up Musication 搶耳GigOn 音樂新常態的紀錄 我城自選空間演出與現場音樂遇上時裝設計

2021/3/31 — 9:50

《搶耳GigOn》
(相片由文藝復興基金會提供)

《搶耳GigOn》
(相片由文藝復興基金會提供)

(資料由客戶提供)

過去一年,在全球大流行疫情下,各位音樂愛好者那別說是要奢侈地周遊列國飛到外地看音樂節吧。當世界性巡演生態全面停罷,外地音樂單位無法登陸香港演出,甚至乎就連本土音樂單位要舉行開放給現場觀眾參與的「實體」表演,亦成為相當有難度的事情。這個年頭音樂世界處於incomplete的狀態,大家都見證到live music scene如何一籌莫展。對於我們一眾熱衷參與現場音樂活動的樂迷來說,都按捺不住大呼:沒趣又好苦悶。

然而音樂活動並沒有就此停頓下來。就在現場演出生態得以全面重上軌道回到實體之前,線上舉行音樂表演形式是所謂的新常態,我們暫且視之為一個過渡期,也是這個年頭所留下來的紀錄。

廣告

即使是進行線上音樂演出,彼此的live session也可以各有不同的玩法,就算離不開我城,也可以實行發揮大家的小宇宙。

《Ear Up Musication》/《搶耳GigOn》是兩個相當別出心裁的線上live session音樂活動。

廣告

香港音樂「本土遊」

既然走不出香港,我們就從這座城市開拓出貫穿不同場景的音樂表演旅程。以「我耳朵想旅行」為宣傳口號的《Ear Up Musication》,在去年秋天連續六個星期、每星期兩晚播出,那就好比一個遊走香港的音樂「本土遊」。

37組風格彼此獨當一面的本地音樂單位,各施各法自主攝製其”Ear Up Gig Online Challenge“現場演出影片,構成《Ear Up Musication》的自選空間live session,足以展示出每組單位在音樂以外的創意想像。無論是音樂創作與音樂表演,早已跟視覺有著唇齒相依的關係,這個《Ear Up Musication》項目,就是在這個無法如常舉行實體現場演出的年頭,促使大家多花心思去拍攝出自家的live session影片,務求要做到好聽又好睇。

本地音樂大熔爐

於是,在他們進行live session的場所,當中有香港品牌時裝店、精釀啤酒廠、汽車改裝維修行、共享空間、餐廳、livehouse、空置店舖,甚至走遍廢車場/貨櫃碼頭/工廈;即使是在studio拍攝,有不少可看到各具特色的精心裝潢佈置,也有一鏡過拍攝的運用;有的拍得很chill,有的拍出現場出的張力。每個live session影片都可以來得相當之不一樣。

現身《Ear Up Musication》的單位,能夠跨越眾多音樂流派:搖滾/流行/騷靈/電音/民謠/爵士/古典/另類/fusion,將他們的live session匯聚在一起,那好有「香港真的有很多不同類型音樂」之驚豔感覺,《Ear Up Musication》也儼如音樂大熔爐之旅。

《搶耳GigOn》
(相片由文藝復興基金會提供)

《搶耳GigOn》
(相片由文藝復興基金會提供)

我是”Ear Up Gig Online Challenge“評審團的一份子,這批live session影片亦讓我先睹為快。我給予最高評價,是由李端嫻、MAEL、K Tsang、欲龍所組成的Saiseichu「再生中」,他們的曲目全是回應著疫情/新日常而來的新音樂作品(我會把他們的風格形容為avant-pop),其live session也是一個概念性演出,一曲〈鼻〉亦被用作《Ear Up Musication》影片的主題曲。

而馬瑋謙 & 三元四喜、Cow Head、Clave、TAOTAO & Flat 550、雞蛋蒸肉餅也是我給高評價的live session。

現場音樂遇上時裝設計與古蹟場所

《Ear Up Musication》是part 1,那麼《搶耳GigOn》就是part 2。從《Ear Up Musication》而引伸到《搶耳GigOn》,又是另一玩法。

由”Ear Up Gig Online Challenge“甄選出20個音樂單位,分別撮合他們跟參與香港設計中心時裝創業培育計劃(FIP)及設計創業培育計劃(DIP)的時裝設計師作聯乘合作,為每組音樂隊伍度身打造耳目一新的造型,並先後在虎豹樂圃、牛棚藝術村及油街實現這三個歷史悠久的古蹟場所舉行三場線上live gig。《搶耳GigOn》就是能夠跨越現場音樂、時裝設計與本地特色古蹟場所的項目。

《搶耳GigOn》
(相片由文藝復興基金會提供)

《搶耳GigOn》
(相片由文藝復興基金會提供)

《搶耳GigOn》的演出,原定計劃是即時online stream形式進行,然而因為第四波疫情,而要全改為錄拍形式;也因為某些場所在疫情下未能開放,所以要延至姍姍來遲才能舉行。最終任務要在今年2月初才完成。

他日要回望這個年頭香港的music scene,《Ear Up Musication》和《搶耳GigOn》是很棒很有意思的我城疫年音樂紀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