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lsa 為什麼沒男友?

2019/12/19 — 9:33

Elsa 沒男友背後是有預謀的。

先看迪士尼過往的公主 — 迪士尼公主(Disney Princess)系列固定出場的「公主」有十二位:白雪、灰姑娘、奧蘿拉、愛麗兒、貝兒、茉莉、寶嘉康蒂、花木蘭、蒂安娜、樂佩、梅莉達與莫娜 — 等等,你可能會問:花木蘭哪是公主?對了,隨時代演進,這個公主系列並不以王室身份為評審標準,隨第一個異國公主茉莉的出現,不同文化、種族、性情、才能,甚至異能的女性逐一登場。然而,Elsa跟妹妹Anna雖然擁有皇族身份,卻絕無僅有地不被放進「迪士尼公主」系列,原來迪士尼公司在 2014 年曾有此意,但電影驚人的票房令企業改變想法,另設商標「冰雪奇緣」。

從以上可見,公主背後有著各種盤算,她們每人也肩負著不同的意識形態。如果睡美人在 2019 上映,大概票房慘淡,白雪、灰姑娘離地又造作的姿態在現今網路上也經常備受恥笑。自貝兒開始,迪士尼的女性角色越發性格鮮明,不再一味賣弄華麗的打扮和婀娜的舞蹈。貝兒有自得其樂的嗜好 — 閱讀;小魚仙好奇心旺盛,熱愛冒險;花木蘭孝順、勇武;然而與此同時,野獸最後還是必須變回有錢的靚仔,小魚仙沒有如《安徒生童話》原著失戀,在黎明化成泡沫,木蘭也被硬塞一個沒歷史記載的男友李翔。相對之下,對家夢工廠(DreamWorks Studios)大膽得多,當史力加救出原來相貌漂亮的費歐娜公主後二人深情一吻 — 依然樣衰,最後兩個樣衰的人快樂地生活下去,還生下了同樣樣衰的孩子。

廣告

電影只有百多年歷史,如果我們從文學史看女性角色的演變或許更能看出當中的端倪。人所共知的珍.奧斯汀的作品不用多加介紹,雖然很多人對《傲慢與偏見》如痴如醉,但這種男女間的誤會、爭執在當今論述可謂稀鬆平常,隨處可見。要理解為什麼珍.奧斯汀與別不同,或許可先參考在 12、13 世紀在歐洲極為盛行騎士文學。騎士文學一如其名,以騎士 — 男人為主,女人為佈景板。這些騎士以愛情為生活重心,取得貴族婦女芳心、在歷險中取勝,就是騎士人生最高的榮譽。而這些中世紀愛情故事中的女性惟一可做的,就是等待男人的追求、拯救。珍.奧斯汀破除了這種根深蒂固的思想,她融合了女性作家主導的書信小說和男性作家主導的社會小說 — 從現在看來,就像迪士尼公主既會唱歌抒發內心深處的感受,而反映社會現實、謬誤的情節則同步進行 — 讓讀者代入女性的社會角色,進入她們的心靈世界,感受她們在服從和反抗之間的爭扎和煎熬。於是,伊莉莎白出現了,她為了姐姐的幸福,勇敢地去跟男人理論,從而也破除了她與對方之間的誤會和成見,得到自己的幸福。對,就是跟對方理論而已,這已經是一個劃時代的重大改變。

廣告

Elsa

Elsa

說回 Elsa,她跟妹妹 Anna 在公主行列中可謂「超晒班」,觀乎 Elsa 在冰海上的表現,跟《超人特工隊》的酷冰俠沒分別。在第一集,我們以為她只有把物件結冰的能力;在第二集她已進化到銅皮鐵骨,不但能以冰當作通訊、通曉過去的媒介,而且騎起馬來,竟然比决堤的洪水還要快 … Anna 也不遑多讓,她的歷史責任是 — 嫁給一個平民,一個粗野,不算靚仔,但深深愛著她的馴鹿人。

對於「Elsa 為什麼沒男友」,電影官方其實曾有解釋。編導 Jennifer Lee 曾在《Entertainment Tonight》訪問中指,製作人把心力花在角色嚴峻的個人考驗上,「她(Elsa)正肩負龐大壓力還有王國的責任,並且為她力量的召喚而爭扎 … 這(男朋友)確實跟故事的發展不相符。」言下之意,就是對這位新女性來說,擁有男人不比尋找自我重要。

說到底,如果 Elsa 將來有個像樣的男友,我當然會非常高興,另外,如果現實中有精壯的男人,也請介紹給我,多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