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Error 自肥企画》截圖

《Error自肥企画》:流行之餘,還有前衛的製作方法

ViuTV的《Error自肥企画》近來大紅。每次流行文化大紅時,總有一批中(老?)年文化(男?)人出來唱反調,彷彿反調才能顯出自己夠高(潛意識/意識中反對人民/民粹主義?),企圖把高端和低俗文化的線重畫出來。

高端與低俗的大分野早就已經滅沒,而前衛與流行亦非對立,這在《Error自肥企画》明顯地表明出來:它流行自不須說,而其前衛的製作方法也必須肯定。

《Error自肥企画》的前衛之處在於製作團隊對於他們所運用的形式(電影節目形式)之自覺,其自覺之處不只有在第15集「電視?為甚麼?」表明出來,而是貫穿整個節目。固然,坊間大讚第 15 集,因其以戲仿的形式活用了《EVA》電視動畫的結局,完成一次低成本對何為電視/娛樂之辯證質問。然而,製作團隊對電視節目的自覺並不止於此,每一集都找到對應的痕跡,每一集都是在動用不同的電視節目的傳統/資源,來完成他們的製作。

預告片戲仿《EVA》主題曲,第 1 集就見《Breaking Bad》,及後的遊戲節目借用大量現成流行的元素,第5集「重量級自肥」來個「Mike導自肥」租重機扮暴走族。第9集「香港Error遊」則是密集地自覺,有ETV的Hello,有馬丁路德金的演說,有Backstreet Boy的〈I Want it that Way〉,Error四子的自肥企画全是各式互文:保錡是「森川葵之寫輪眼」、193 是MV marking of、肥仔是 AV 搜查官系列再加《Blade》,而 Dee 哥的「鹹濕荒島俏博士」則是《人在野》remix TVB旅遊節目,甚至番外篇的「Error流忍者」也是脫自《勇者義彥和魔王之城》的。

資料圖片,來源:何啟華 DeeGor Ho Facebook

這種互文的自覺,成就了他們後設(meta)的位置。所謂後設位置,就是透過節目的形式,去顯現節目的製作過程和製作的意識。在《Error自肥企画》中,最明顯地後設之處莫過於第11集的「BTS」。「BTS」一集不只是幕後花絮這麼簡單,它不像是以往我們在成龍或周星馳電影看到的 NG 鏡頭。NG 鏡頭揭露了拍攝過程,披露了棄用片段,但那些NG鏡頭畢竟在製作的影片之外,不過是外加的,輔加的,為增強效果。

然而,「BTS」則是製作團隊現身向觀眾解說製作、決策和思考的過程。這並不像某文化人說的製作團隊出鏡過度,他們藉後設位置,向觀眾說明節目為現在此模此樣所包含的一切經過。事實上,第一代實況節目興起之時,已有把幕後變成節目內容的潮流,像《American Idol》就是把海選選拔變成節目主要內容。我們現在已見怪不怪,但其時的突破之處則是,把原先在唱歌比賽中撥入幕後的決策過程,變成節目的主要內容呈現人前。

自此,觀眾對於幕後的胃口就愈來愈大,而製作團隊在實況節目中的現身自然愈來愈多,為的是要滿足觀眾的胃口。「BTS」一集固然是為着節省製作經費(一條友齋噏加重用鏡頭,貫徹budget之鬼庵野秀明唔知佢係因經費不足定創作取捨而不斷重用片段之精神),但同時是以赤裸的幕後之幕後之幕後,來回應觀眾在唔知係第幾波實況節目養出來的幕後胃口。

圖片來源:Viu 《Error 自肥企画》截圖

這份後設的視野,不只是節目披露節目如何成為節目,更是以節目的形式來解構節目,最為明確的例子是第13集的「鹹濕荒島俏博士」。如前述,「鹹濕荒島俏博士」是《人在野》remix TVB旅遊節目,戲仿《人在野》的部份太明顯了,不用解釋,反而是remix TVB旅遊節目在我看來更是重點,更令人發笑。所謂remix TVB旅遊節目,則是remix TVB旅遊節目的格式:男為上把,女為下把,上把向下把解釋如何如何。這不只在TVB的旅遊節目出現,也在其他綜藝如飲食節目中出現(點解既,轁轁)。「鹹濕荒島俏博士」深明這個格式,觀眾能在他們出海到「荒島」中的片段看到,但一切到島上就反轉了,喜感則在這裡出現:每逢Dee哥要解說之時,Liz就反他一鎗,在在凸顯Dee哥的「廢」,一反 TVB 運用 mansplaining 的格式。《Error自肥企画》的製作團隊就是以此後設位置,解構了本來野外求生和TVB式旅遊節目,而笑點呢?則在其解構之處。

最後一集結尾仿作《EVA》自是把節目提升至宇宙級別,友人直說要把它列為大學教材,但我卻不這麼認為。大學教材,尤其是學士部份,多是以格式和方法論入手,待學生操作好方法後,大概已是畢業之時。《Error自肥企画》則是一個節目集大成,把所有電視節目種類都玩過一遍,未看過這節目的同事問我這是甚麼節目時,我難以給它一個簡單的類型來描述、總結,它不是實況,也不單是劇情,而是甚麼都有,並且愈做愈後設,到最後就則變成影像論文和哲學思辯了。

圖片來源:Viu 《Error 自肥企画》截圖

因此,若硬要以大學教程為比喻,《Error自肥企画》不會是大學學士教材,因為學生很難能在節目中「學」到甚麼,節目太破格了,把方法論都打碎;反而,它更像是一篇博士論文,花幾年時間,吸收該範疇所有知識,然後打破前人設定的框架,以一家之言為自己尋找說話位置。「無制限OT編集団」在這節目中做到了,打破了我們對電視節目是甚麼/該是甚麼的既定看法,以集大成的內容拋出十五集的經典,未上映完畢,已經注定是會進入香港電視史。

餘下來的問題是:「無制限OT編集団」在這次實驗(這真是我近幾年來看過最前衛的實驗影像作品)中,把可以運用的都動用上了,把可以借用的都戲仿了一遍,那接下來的會是甚麼呢?他們會如何走下一步呢?我們當然不希望這是最後,更希望這不過是他們功力之一成,還有九成待我們發掘。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