瀧澤勳

瀧澤勳

情於樂,文以載樂,自得其樂,為生活配樂,越愛樂越快樂。斯人搭載愛樂者火箭太空漫步十幾廿年,成了自己人生的唱片騎師。

2020/2/23 - 11:25

《EURYDICE》的觀塘浮想

好像很久沒去過觀塘。[1]

「為何你總愛約在觀塘見面?」

「那你喜歡這裏嗎?」

廣告

「不太,有點喧囂。」

「觀塘不吵鬧的。」

「觀塘哪裏靜?」

男生沒有答話,着女生跟上步伐,然後走上一百八十級石階,那裏就是月華街。

單程路呈月狀,扣上一個停滯的時空,與十數年前一個孩提所見的沒有兩樣。數十幢低密度住樓,六十年代先後落成,舉頭看,台灣相思的枝椏,裱起男生祖父母的故居,所以他就這樣怔着,看着八樓發獃,惟窗戶內的人家面孔,早已不如舊時不朽。物是人非幻作街道的寧靜,及後車子劃破寧靜,沿着斜路,向舊城的回憶戳了一刀。

剎那,月華街盡,變成高聳入雲的摩天之樓;裕民坊的鱗次櫛比,已遭滾滾沙塵逐塊吞沒;男子身旁,也倏忽失去了跟上他步伐的女子。眼前一切都與回憶格格不入,還幸有音樂為伴,我還不算寂寥萬分。頃刻,腦際乍現〈肇端〉的曲調,當中電音綿長不斷,敲擊節奏卻復趨穩定規律,呈現虛空游離的織體 (texture),緩然而進,宛如我一樣,在混沌回憶中漫溯。

協和街直是個蟲洞,把我從月華街時空,牽扯回市中心的熙來攘往。街道還是那麼的堵,像比昔日更堵,而那些引擎、響號、話語、腳步,依舊雜然前陳,按着類同節奏,百家爭鳴,高低答和,答和着如今在我耳畔響起的〈竊語〉:雜訊急促,律動顯躍,音型重覆,層層疊加,情感卻劇幻多變,驟止難測,這場竊竊私語,酷似鬧市霓影,竄動不息,也儼如是浮城風光的繪詞法體現 (word-painting)。

那天重臨觀塘的聯翩浮想,或許源於一部專輯:本地作曲家葉浩堃的《Eurydice: Le Ballet de la Nuit》。[2]

寄情路易十四的《夜芭蕾 (Le Ballet de la Nuit)》,從法國到香港,由 1653 到 2019 年,希臘神話中尤麗黛絲 (Eurydice) 和奧菲斯 (Orpheus) 於天上創造的愛情悲劇,會如何墜落凡塵,變成在這城上演的戲碼?

當作品回到香港時,葉浩堃選擇擱下原先於法國的視像舞蹈 (Screendances),重新為部分音樂章節製作錄像。在那道濾鏡和多重曝光背後,乍現鏡像的馬路,顛倒的工廈,逆行的路人,一切複疊景象,成為意象,構築起一個時光倒流的觀塘。

「拍攝音樂錄像時,為何於觀塘取景?」我這樣問道。

「自五歲起,我便居住在觀塘。眼見昔日建築慢慢消失,我希望這些音樂錄像,存留更多即將消失的建築。」記得葉浩堃這樣回答過。

那趟面談,讓我更清楚作曲家創作概念;而作為聽眾,究竟以神話故事為基礎的音樂,可以如何代入作曲家的成長地,則一直是個未解的和弦,蟄伏心中,餘音裊裊,每次我步經觀塘,都難免浮想一番。

回思之際,不覺耳中已播着〈奧菲斯與樹靈芙〉,這張專輯中首次出現女聲獨白的段落。在作曲家巧思下,獨白變得零碎,若隱若現,後來更漸被音樂掩蓋,營造曇花一現的效果。弦樂片段短促高亢,後轉柔弱,被鐘聲和低沉的迴響混和。〈狂歌〉結合先前兩節的意象,呈現更多節奏組合,不同素材先後主導着這首狂歌。

如果將希臘神話愛情故事解讀成觀塘發展的密碼,或許〈尤麗黛絲〉這個角色,不一定是個人。神話中的女子下凡,大可指代舊城的輪廓,承載集體記憶裏的情懷。歸屬恬靜而安穩,可沒有人會想到,看似永垂不朽的城市面貌,正以一個何其猝迅的速度變形,甚至死去。在記憶趕及昇華成富情感的回憶前,這個女子或已若卡夫卡 (Franz Kafka) 筆下,一夜變形。[3]

故事來到這個樂段,也像是社會更迭的縮影似的:大提琴沉實地奏起基調,及後由管風琴呈現風格仿照聖歌 (Plainchant) 一般的旋律線,卻如異國歌謠,扭轉氛圍,入侵弦樂主導的樂段。小提琴在高低音之間來回流竄連奏,而原先由大提琴演奏的主題,也改由小提琴奏出,我將之演繹成一種城市變遷的先兆,配器上的變化或許印證了這一點。〈美惠三女神之聚〉四重奏,複調性極強,弦樂器旋律兀自發展,最後才走在歸一的和弦上。這些富表現性的樂句,又在投射甚麼情懷?

也許城市的遞嬗,從來如潮汐一般,每趟來回,淘洗街頭的鱗次櫛比,殘留街尾的片語隻語,所以你我也只着眼一些陌生的,遺忘一些熟悉的。況且大家對這個社區的認識迥異,自然冒生不同面貌的情懷。但我知,世上有一碼子事,叫集體回憶,是社區人眾的情感共同體,當集體回憶在鋼筋森林中揮發殆盡,大家猛然醒覺之際,情懷就會如一。

作曲家的匠心,亦見於最後四節於感情色彩方面的對舉。一場絢爛紛呈的〈逐舞〉過後,〈尤麗黛絲之死〉,成為轉捩。女主角垂危至死,弦樂先是奏起長音,後轉斷續,甚至巧用撥弦,象徵她死時的氣息,氣若游絲。但密集低音,卻在後方低唱,與弦樂涇渭分明,氣氛詭異。女主角的獨白被刻意拉長慢放,狀甚奇怪,令我聯想起衛斯理《大廈》當中的橋段,小郭身處時空異域時與衛通話的聲音,也是這麼詭異的。[4]

難道,尤麗黛絲身在另一個時空嗎?她所象徵的昔日文明,在觀塘今天的發展中,又是頭異獸嗎?

卻說愛極尤麗黛絲的奧菲斯,沒有馬上流下男兒淚。突如其來,在〈樹靈與阿波羅〉裏,先前高亢的律動復現,電音節奏越加複雜,作曲家採用之音域相當廣闊,高低跌宕,織體豐盈而生機勃勃,完全是作曲家設計的一場反高潮。

〈奧菲斯之淚〉緊隨其後,起用大量振音,烘托感傷,樂句依據同一組合發展和變奏,句間歇息頗長,結構聯繫纖柔,忽然高低旋律蜿蜒交替,樂曲卻始終沒有前進的方向感。小提琴以尖銳的音高收結,揭示奧菲斯始終要沉溺於傷痛中,久久不能忘懷,就似人漸長才越覺,有些失去的,就是失去了,悵然若失之感,十年也揮之不去。

朝那幽咽絕處的暗暄

尋到妳

執妳慈柔的手

從來緣起緣滅

我音色裡桀驁不信

直到入死而出生

直到綻茂又復枯

直到相遇便相離

返顧一矋

一剎照徹的猛光

從此千尋百索亦無法攫回

妳如新識的眼眸

我的心 此後不能謳歌

且妄願:妳我重來

——詩人何映宜回應〈奧菲斯之淚〉

 

整張專輯全長一小時,弦樂和電子音樂分別主導的章節,幾乎全以梅花間竹形式排序,尤其是尤麗黛絲死去後的故事鋪墊,風格鮮明對比顯而易見。何以作曲家刻意以戲劇性的律動(〈樹〉),營造反高潮,分隔兩段悲愴淒清的樂思?

這部專輯敘事結構完整,原聲弦樂與電子音樂主導的比例均稱平衡,在我看來,弦樂主要用來刻劃男女主角奧菲斯與尤麗黛絲的心理狀態和角色活動;而電子音樂則偏重整體場面的烘托,塑造神話氛圍。詩人何映宜為尤麗黛絲賦下輓詩三首,與樂曲併合並讀,則可一窺作曲家的箇中意念:「反高潮」所屬的第七章,其節奏與先前電子樂段一脈相承,自然聚焦神話場面描述,它彷彿訴說,一切「緣起緣滅」、「入死出生」,都恰像樹靈周而復始掌管萬物枯榮,即使尤麗黛絲死去,但命運不會停轉,不會等待奧菲斯唱盡輓歌,才復轉動,所以奧菲斯奢望昔日愛情重臨,也只是「妄願」而矣。

藉着一個在觀塘漫遊的午後,記下了這一切關於這裏的浮想,不知不覺走到駱駝漆附近,暗忖,會不會有天,這些觀塘地標式工廈記憶,也坍塌了,湮滅了?如尤麗黛絲真的是舊城的化身,當她香消玉殞,奧菲斯巴望甜美回憶重新上演,又是一場妄願嗎?

我怕只有自己,留在回憶裏漫溯:

「觀塘哪裏靜?」

「不知道了,我很久沒去觀塘。」

註:

[1]:本文所載之故事線索,啟蒙至葉浩堃作品《Eurydice》(2017) 中十一個章節的樂思發展,而觀塘街巷人情與作曲家創作原意之間的扣連,僅屬筆者文字實驗。

[2]:1653 年路易十四 (Louis XIV) 的《夜芭蕾 (Le Ballet de la Nuit)》,全長十三小時, 2017 年法國 Centre de Vidéo Danse de Bourgogne 策劃的一個改編現代舞劇項目,連結世界各地十三位作曲家及視像編舞者,重塑這個 1653 年的神話式舞劇。當中第四選段《尤麗黛絲 (Eurydice)》,由香港作曲家葉浩堃譜上樂韻,視像舞蹈由巴西舞蹈家 Indira Brígido 和 Ariel Volkova 自導自演。作曲家 2019 年將作品付梓發行,同時收錄香港詩人何映宜為音樂而作的輓詩,向聽眾呈現更全面的創作視野。

[3]:《變形記 (Metamorphosis)》,卡夫卡 (Franz Kafka, 1883 - 1924) , 1915 年。

[4]:《大廈》,倪匡 (1935 - ) ,1980 年。一座大廈的電梯,是一台令時間變慢的機器,將乘客帶到另一個維度。衛斯理好友小郭被人送入那個時空,驚慌下意外聯絡上衛斯理。電話裏的他,聲音變得異常沉厚;而小郭於電話裏聽到的衛斯理,聲線則尖銳了數倍。

《Eurydice: Le Ballet de la Nuit》

Prologue〈肇端〉

Episode Ia: Dialogue… 〈竊語〉

Episode Ib: … of Orpheus and the Hamadryads 〈奧菲斯與樹靈芙〉

Episode II: Passacaglia of Orpheus〈奧菲斯的狂歌〉

Episode III: Eurydice 〈尤麗黛絲〉

Episode IV: Chorus of The Graces: Aglaia, Thalia, and Euphrosyne 〈美惠三女神之聚〉

Episode V: Dance of Dryads, Eurydice and One of the Graces 〈逐舞〉

Episode VI: The Death of Eurydice 〈尤麗黛絲之死〉

Episode VII: Dryads and Apollo〈樹靈與阿波羅〉

Episode VIII: The Tears of Orpheus 〈奧菲斯之淚〉

Epilogue 〈終章〉

On Spotify:

https://open.spotify.com/album/2DmYmHFh0l5iy76LGrTX5y 

The Composer’s Online Store:

https://austinyip.com/online-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