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ollywood》:過於天真的荷里活烏托邦

2020/5/24 — 10:38

《Hollywood》劇照

《Hollywood》劇照

在Netflix電視劇〈Hollywood〉中的奧斯卡頒獎禮,在荷里活浮沉多年的華裔女星Anna May Wong(黃柳霜)獲得最佳女配角,我登時開心到有如她真的獲獎差點哭出來,當然這不過是第二創作,歷史re-imagined,於1961年逝世的她在白人至上的荷里活一直鬱鬱不得志,無論有幾多天賦才華,生前沒有得到她deserve的重視。

難得幾十年後,此劇的創作人Ryan Murphy和Ian Brennan沒有忘記她,在他們虛構的奧斯卡頒獎作平反,送上遲來的致敬。他們以往的作品一向都捍衛小眾,但以同性戀族群為主,今次這套七集的〈Hollywood〉則更「多元化」,涵蓋了社會不同的「邊緣人」。

此劇的背景是荷里活的黃金時代,幾個主角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來到這「夢工場」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男一是個退役軍人,他連當臨時演員的機會都沒有,靠快要生雙胞胎的妻子做侍應幫補家計,為爭取多些收入,他找到一份工在加油站入油,但原來這油站以入油為名,暗裏提供性服務,男一堅守底線只接女客,他其中一個大戶是一間電影公司波士的老婆(由Patti La Pune飾演),另一個油站同事則是同性戀者,一直等機會他創作的劇本有製片垂青拍成電影,而在他油站遇上一個客人是剛入行,還屬新人的洛克遜,兩人後來更墮入愛河,此外還有一個有演戲才華的新星,但無奈是黑皮膚,無論如何努力也只派演到女傭之類的角色,她一心想做導演的男友本身也是個有菲律賓血統的混血兒。

廣告

總之這幾個角色在當時的荷里活絶對是受到歧視外圍人,不管怎樣去拚搏,何等出眾,都幾乎無可能闖出一片天,但在此劇的烏托邦,荷里活竟陰差陽錯變得開明,電影公司老板病重由老婆執政,她惜才給這些年輕人機會一展身手,結果在劇中的奧斯卡頒獎禮,不止Anna May Wong,戲裏幾個主角差不多全部得奬,皆大歡喜,洛克遜甚至在他小鮮肉時期已公開與他黑人男友手拖手行紅地毯,在真實世界洛克遜一生人滴水不漏隱瞞自己的性取向,直至列1985年染愛滋病逝世。試想如果荷里活真的可以像此劇般包容,會造就多幾多天才,減少幾多悲劇。

Wishful Thinking無疑很可愛、勵志,但〈Hollywood〉的想當然實在太simple-minded,亦未免膚淺,過於天真,完全沒考慮歷史背景的context,沒有歷史軌跡為基礎,好似真的任由佢噏得就嗡,佢講乜你又信?到頭來不過得啖笑吧。而且比起以前Ryan Murphy的作品像〈Feud〉或〈Pose〉,今次委實粗枝大葉,太草率,很多情節都未好好發展,他的劇一向不外是melodrama,但多部舊作都勝在夠powerful,有一種將你沉沉一擊的感覺,在最好時刻更帶出一股悲情,今次真的太輕量了。

廣告

劇中不少角色都有真實原型,除了洛克遜,還有他的經理人Henry Willson、慧雲李、Tallulah Bankhead (一個比Bette Davis和Joan Crawford有過之而無不及的gay icon),此外還出現了Noel Coward、George Cukor、Cole Porter等在荷里活有呼風喚雨地位的closeted gay,在此劇對他們的刻畫是極為負面,可能 Ryan Murphy 痛恨這群既得利益者只顧保護自己的光環而漠視甚至exploit遭到歧視和排擠的同類人,但以現時的norm去看及judge幾十年前的社會,未作易地而處的心態調整我是覺得有欠公允,加上他們早已不在人世,死無對證,你講什麼對方都無從申辯,像劇中一幕指名道姓拍Cole Porter鬼祟在加油站提供的小房間內等鴨到,這可能是真實個案,但沒有好好勾畫前因後果或背後的苦衷,純粹當爛gag一宗,基本尊重都欠奉,對〈Hollywood〉失望,確實more reasons than on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