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ow I Met Your Mother》:浪漫極致的愛情追求,反常合道的寫實人生

2021/3/2 — 12:56

美劇《How I Met Your Mother》宣傳照

美劇《How I Met Your Mother》宣傳照

《How I Met Your Mother》,於2005年首播,處境喜劇的類型,sitcom向來是美國電視傳統的主流。經典者,如1994年播映,長達十季的《Friends》,極受歡迎,影響了美國日後同類型喜劇的發展。《HIMYM》,恰好在它結束後一年出現,可謂是美國處境喜劇接力的成功代表。

《HIMYM》具備了當時成功處境喜劇的基本要素:背景式的相似笑聲,無形中令觀者受到制約,更易發笑。擅於穿插回憶片段,前後對比,又或生出懸念,引人入勝,令鋪排的笑點更加密集,更具張力。主角群固定相遇於酒吧,分享人生趣事,互相取笑,亦彼此成長。一星期,短短二十多分鐘,好像毫不足道,但長達多年的季數,鮮明的人物性格,相對寫實的故事,令我們都已把劇中人物視作現實的好友。

不過,天下芸芸喜劇眾多,美國劇集競爭之大,每年續訂,常有腰斬告終。處境喜劇要能「壽終正寢」,除了上述的基本要素,也要有真正與眾不同,捕捉觀眾心靈的特別之處。而《HIMYM》能有九季,其中三個關鍵,分別是「浪漫愛情的極致追求」、「夢寐以求的知己好友」,以及「反常合道的寫實人生」。

廣告

廣告

一:浪漫愛情,極致追求

《HIMYM》第一集首幕,時間已經遠在多年之後,2030,男主角Ted對自己的一子一女,訴說自己怎樣遇上老婆的馬拉松式長跑。《HIMYM》聰明在於,以倒敘設下謎題,令觀者不斷如偵探追劇,投身Ted的尋愛之旅;同時,亦告訴了我們結局,Soulmate確實存在,Ted到最後必定找到老婆,美滿收場。

鏡頭一轉,故事始於Ted得知大學同學兼室友Marshall,和Lily訂婚,馬上想到自己仍是吊兒郎當,立下尋覓未來老婆的志向。正當他在吧枱前,熱情地告訴好友Barney時,看到後方美女Robin,兩人微笑對視,Ted對她一見鍾情。Barney主張不婚,瘋狂食女,快樂人生,自然不把Ted這種浪漫當作一回事。經典台詞,Have you met Ted,點了一下旁邊Robin的肩膀,簡單但有效,兩人因此Dating。

偏偏,Robin雖也受Ted吸引,卻因對方追求婚姻,白頭偕老,過於嚴肅,加之初由加拿地搬至紐約,寧願多個朋友,也不想有一段正式戀情,拒絕了他。自此,《HIMYM》的核心主角群集合,三男二女,以Ted浪漫愛情追求為主軸,展開了這部喜劇的故事。

有誰不想要Soulmate,有一個相知相重,細水長流分享彼此的伴侶?在萬千人群之中,古往今來之內,說一句,哦,你也在這裡嗎?但情路總是崎嶇,幸福的人總是少數,我們面對現實的挫敗,或許都已經不想再試了。但Ted不一樣,他始終堅持(而且我們都知道他找到了),即使遇到打擊,像被未婚妻Stella抛棄,都還是不斷地尋找下一個對象。

《HIMYM》寫愛情,最動人之處,其實不在於Ted最後找到老婆。最動人者,乃Ted那段瘋狂失敗,如何面對痛苦,如何說服自己,依然尋覓的過程。像Ted多年後重遇Stella,Stella已經過著幸福人生,他問對方,到底我有什麼問題,為什麼到現在還是無法找到伴侶?Stella安慰他:你的Soulmate正在向著你奔跑而來,你只要等著,就好了。

又像S8E20,Ted單獨在酒吧,幻想自己和朋友相聚談天,皆因他們都各有各忙。那集到了最後,Ted意識到自己的悲涼,一下時空跳躍,說其實自己的未來老婆,當時住在不遠處。於是他急忙跑到她的門前,眼紅地對她說:雖然你現在不認識我,但我這刻,只想提前見你一面。這,或許才是最為打動人心的情節,我們都很可能曾經,在良辰佳節時,同輩成雙成對,有過這種失意落寞。

Ted的浪漫愛情,全在於經歷這些崎嶇挫折之後,還在追求,把堅持執著化成一種美的極致,彷彿與我們在情路同行。

二:夢寐以求,知己好友

其實,若說《HIMYM》主軸是Ted的愛情故事,相信很多人都會跳出來反對:「我睇《HIMYM》,最鍾意係Barney囉。」沒錯,《HIMYM》看似是愛情喜劇,但只是最表層、明顯的一面,內裡包著,五人之間層層交疊的真摯情誼。

人類是群體的動物,就算沒有愛情,也至少想擁有三五知己,建構、分享日常所發生的大小事情。《HIMYM》呈現了這種知己好友,收工放假,都可以和朋友在酒吧共聚談天,無聊時一起瘋狂,像學生時期情誼的無限延續。五人核心之間的互動,沒有過於側重,每個角色都有對手戲,即使是看似最為陌生不會有趣事發生的組合,Marshall和Robin,劇組也刻意安排幾集 — — 像S4E13他們在風雪中開車到機場、S4E11加拿大式酒吧的慶祝 — — 讓他們的互動擔任主軸。

Barney教導Ted各種怪招溝女,時常更新自己的Blog,更有兄弟守則《The Bro Code》、把妹聖書《The Play Book》。如果是在當時一起追劇的朋友,會驚訝劇組的細心、玩嘢,架設了劇集所提過的網站,隨時可以瀏覽;兩本貫穿劇集的神書,也有出版,現在仍可網購。Barney未必是好人,但一定是一個有趣的朋友,他會帶著你半夜坐飛機,Lick the liberty bell,總會留下Legendary的故事。

第二季前半,重心在Lily從舊金山回來,和Marshall經歷Crazy eyes一事,重修舊好。之後,反而是Lily得知Ted在他們剛分手時,怎樣在背後罵她,相當生氣。Ted最初和她道歉,說著,卻忍不住說:Lily,你拋下的不止Marshall,我也是你的朋友。Barney看似毫不關心Lily和Marshall的分手,背後原來偷買機票,遠至舊金山,勸說她回去Marshall身邊。這些互動,不同角色的溫情,編織成一張理想友誼的網,把我們都粘住了。

當然不止溫情,《HIMYM》同時精準捕捉了,千方百計想把死黨的柒事揭出來,好取笑一番的情況。Barney以為Robin以往在加拿大拍AV,幾經辛苦拿到影片,才發現是更柒的唱歌影片,每次新的唱歌片都成為劇集經典笑話,更是認真拍下MV,大受劇迷歡迎。Barney也因誤判此事,輸了和Marshall相賭的Slap bet,隨時隨地五記耳光,亦是埋下了日後精彩情節的伏筆。明明聽起來這麼無聊,卻因五人的真誠,化作全劇數一數二高分的集數。

處境喜劇最重要的,乃是這樣一種真實的理想。我們每人都大抵經歷過,偏偏成年之後,忙於各種雜事,返工都已經用盡精力,哪來閒情逸致日日去酒吧?完不的夢,唯有看看喜劇,想像自己也是其中之一,也因為投入,也真的擁有了五個知己好友。

三:反常合道,寫實人生

《HIMYM》愈到後來,愈「不理想」,本來理應讓人開心的喜劇,有些集數,反是虐了觀眾的心。熟悉美劇者,亦當知《HIMYM》的總體評價算不上最好,除了結局過於倉猝,因受歡迎而愈拖愈長,為做而做,難免沉悶。這是許多美劇的致命傷,同時期《The Big Bang Theory》亦然。不過,相對《TBBT》,《HIMYM》人物角色的成長、深度,做得更好。

到了中後期季數,《HIMYM》由浪漫搞笑,漸漸轉移重心,多了一些現實困境的敘事,很能體現角色的改變。

就像,Ted的戀情不斷失敗,心灰意冷,幾欲放棄;S7E12,Robin得知自己無法懷孕,獨自坐在長椅的悲傷,後來也因此和醫生男友分手;第九季,Marshall 和 Lilly 婚後並非一切如意,兩人理想工作各有衝突,成為婚姻的難關;Barney對親父的追尋,由失望到接受的過程;五人面臨必然的各散東西,再多經歷,也隨人生走向另一階段而分別,無法再時時相聚於酒吧。

《HIMYM》創造了一些主流價值的理想,但有趣的是,亦嘗試呈現那些理想喜劇背後的殘酷,現實本來存在許多不如意。人大了再回看,這些違反主流喜劇的傳統,苦澀是難能可貴的香料,貼近了我們的人生。這亦是《HIMYM》的魅力,許多道理,空談只是「心靈雞湯」,在五位角色的寫實情節,卻具備說服力。

我最喜歡的一段,是S9E3,Ted準備離開久居多年,心愛的New York,寫下一系列美好的清單,要和城市告別。Lilly知道了,對他說:

Hey Ted, you wrote down all these things to say goodbye to… but so many of them are good things. Why not just say goodbye to the bad things? Say goodbye to all the times you felt lost. To all the times it was a ‘no’ instead of a ‘yes’. To all the scrapes and the bruises. To all the heartache. Say goodbye to everything you really want to do for the last time. But don’t go have one last scotch with Barney… have a first scotch, toasting Barney’s new life because that’s a good thing and the good things will be always here waiting for you.

也許已經沒那麼「好笑」了。只是人生怎會一直在笑?成長是痛苦,好一點的可以等價交換,壞些,什麼都沒有。想來,《HIMYM》嘗試接觸的深度和廣度,確實比起其他喜劇做得更多,愈到後來的季數,愈不再單純只是玩鬧而已。

這樣再看《HIMYM》早於第二季已經計畫好,那為人詬病的結局,倒是比較可以理解、接受了。如果只是完美,Ted的老婆不用病死,Robin 與 Barney 不必離婚,很能滿足觀眾對理想愛情、人生的想像。但《HIMYM》的現實,道破Robin 與 Barney 嘗試之後仍然可能失敗的缺憾,Ted遇上Soulmate也不代表永恆的事實。

然而,喜劇又不可只有現實的殘酷。Robin 和 Ted的線,其實早就埋好了,敘事處理得差,過於突兀,在Deleted scenes中竟有較為妥當的補充。

Robin的悲苦,多年後午餐相聚,無意中透露原來一直對Ted念念不忘,也難以和其他人一起。她作為重要角色,確實要給予一個完整的結局。如果能多一兩集時間交代、鋪排,劇情會完整許多。Barney的空虛,也終於在自己的女兒之中得到安定,多少,訴說了和Robin不可恆久的原因吧。

其實,各人的結局依然是喜劇,多些現實,多些不完美,卻也因此少了些虛假,與眾不同。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