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Joseph Gordon Levitt 的《不眠香港》和旅發局宣傳片的距離

2020/11/8 — 11:09

批評男神注定要落九層地獄,批評撐抗爭的作品,要再落多九層。一共十八層剛剛好,對此我已有心理準備,但我還是要問﹕Joseph Gordon Levitt 的《不眠香港》,減去抗爭場面的話,其實同旅發局宣傳片有甚麼分別?

不信的話你自己比對一下。

廣告

影片對香港的想像還是停留於「車水馬龍的東方城市」。畫面盡是人多的鬧區、燈火通明的維港和天壇大佛。連帆船和耍太極劍的鏡頭都用了,還能更老套嗎?大佬,帆船是遊客才會坐的呀。這肯肯定是對香港的 mis-representation。

香港人其實好介意 mis-representation。以為香港人日出就會集體耍太極的鬼佬,香港人是一定要笑到你面黃的,就算你是男神都無情講。

廣告

結果短片沒有被取笑,反而獲一面倒讚好,當然是因為那些抗爭場面。其實不只《不眠香港》,過去一年,基本上只要有名人撐香港人,講「香港加油」也好,舉個牌「光時五缺」也好,弱弱地批判一下中共也好,都會一律獲得香港人的熱烈感謝。我舉個例吧,阿叔愛睇攝影展。反送中前,如果有人要舉行「香港攝影展」,重點當然是看作品好不好;反送中後,只要攝影師是黃的,就好。

不,請別搞錯。我無意批評讚好的香港人。終究讚不讚好完全是個人自由,沒需要批評的。事實上阿叔自己也點讚了。我想說的只是,這現象反映一個狀況,即香港人的處境是何其悲哀,身份危機又是何其嚴峻。

很多人說香港人身份在反送中後強化了許多,我是要狠狠反駁的。身份強的人是甚麼態度的呢?比如說法國人,他們才懶理你對法國態度如何,撐不撐法國,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是甚麼,無論你喜歡或討厭,他們都會聳肩說,Je me fiche(理得你)。拍條片支持法國就想得到法國人推崇?沒那麼容易。最基本是要用法文吧。

香港人呢,現在的情況是,只要聽到有外國人願意用廣東話講句「加油」,已經開心半天。拍片講香港的話,旅發局 style 就旅發局 style 吧,沒關係,只要你是撐香港,夠了。

為甚麼?

因為香港真的好需要好需要外國人支持。否則,五年後十年後還有沒有「香港人」,還真不知道呀。這就是為甚麼我說香港人的身份其實很弱。香港人面對的是切身的身份危機。正因為弱,香港人才會那麼想追求他人的認同與支持。

卻有很多人錯誤解讀,以為香港人的身份在反送中後很「強」。這些人看事情是單純的,他們看到抗爭者大叫「香港人加油」,就推導出「香港人身份很強」的結論。卻沒有想深一層,為甚麼香港人要叫「香港人加油」,那是因為大家都好擔心,香港人會無油,香港人有日會不復存在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