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Krups:我的咖啡玩具

2018/11/8 — 22:08

人和物都會有感情,記得曾有一本雜誌問我最喜歡家中的三件物件,Krups 咖啡機是我選中的三甲之一,和它相處了多少日子?起碼都有十幾年了。

在眾多全自動咖啡機中,我揀中這部 Krups 除了價錢大眾化,體積夠小巧,也喜歡它的設計簡約(對我來說,一簡通常都遮三醜)無花巧,更具備多項我要求的功能,都是帶它回家的原因。

結果又不負所望,每天早上一接鈕就自動磨豆(可調教粉末粗幼),然後沖出新鮮咖啡或 expresso,確是一站式服務,而且它的智能可在沖了若干杯之後就自動提醒要做大清洗、descaling,只要放入藥丸或藥水後自動完成整個程序,成年人都需要玩具,有人玩法拉利,我只是小小一部咖啡機,一玩就十幾年。

廣告

每天辛勤服務,也算耐用了,有時出了毛病,我曾好幾次,像帶我家的狗去寵物醫院,抱著這部機坐地鐵到葵興站,然後過天橋去大連排道它代理處修理,修好後又用上好一段日子。

美中不足是它的蒸氣功能不怎好,打奶製泡沫咖啡效果不理想,原本它附帶一個不銹鋼的壺裝鮮奶,連接機內的蒸氣出口後,就會自動輸送出沫奶,可能有些竅門我掌握不到,出奶總是有問題,又試過不通過盛奶器直接將蒸氣出口插入鮮奶內,但依然製不出幼細的泡沫。

廣告

曾考慮換像菲利浦、DeLonghi 等咖啡機專家那些內置有鮮奶容器的型號,一輕觸就自動出 Cappucino 或Latte,但除了經濟考慮(它們的售價是 Krups 的三四倍),體積也過大,視覺上習慣不來。也注定我和我這部Krups 有緣,此時發現了 Nespresso 出了部獨立打奶機,它不用蒸氣,而是利用高速攪拌來製造泡沫,結果就買了這部打奶器做 Cappuccino,如是者一家三口又共存了多年。

不過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萬物都有緣盡一天,近月可能是電路板出了問題,電子屏幕經常亂閃,又會自動熄機,總之無法按到出咖啡功能,多次 boot 機都無效,經過十多年天天共處,最終也要退役了,看著依舊擺放在廚櫃枱面,但已經不能再操作的老朋友,總是有點黯然。

有一天我行經油麻地永安百貨地庫,有個操些微鄉音的大媽很努力的 sell 我一部 DeLonghi 半自動咖啡機(沒有磨豆功能,要每次放入咖啡粉那款),而我確要更換一部咖啡機,前後多次在豐澤及百老匯都沒買成,今次行入永安可能都是潛意識驅使,看到這個大媽如此努力推銷,不厭其煩詳細解釋其實我比她更熟悉的功能,但她真有做功課,具 product knowledge,不是一味叫你買喇買喇,便真的幫她買了,原有的 Krups 捨不得亦終於要下架讓位給新人,逃不出弄去垃圾站的命運。

我的咖啡玩具其實只講了一半,還有 Nespresso 部分,下次再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