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開幕】六四相片與天安門中指照 — 被消失的爭議藏品

「展出六四作品無問題。」M+ 視覺文化博物館館長華安雅今年 3 月曾這樣說

言論一出,立即引起建制派連番狙擊,批評部分藏品「不雅」和「涉嫌違國安法」。一座即將落成的博物館頓時成為輿論風眼。事隔大半年,M+ 正式啟用。面向公眾的首批展覽和藏品,館方怎樣取捨?焦點關注相信落在年初引發爭議的「M+ 希克藏品」,到底「六四作品」是否「有得留低」?其他曾被點名的藏品,開幕展上又可否示人?

值得留意的是,希克藏品並非首次公開亮相。2016 年,M+ 曾於太古坊 Artistree 舉行的《M+ 希克藏品: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展覽,展出來自 50 名藝術家的超過 80 件藏品。以今日開幕展覽展品,對比 2016 年的藏品選擇,大概可以初步了解博物館回應輿論作出的調整幅度。

劉香成「六四」攝影不復見

M+ 正式開幕,希克藏品獲專設展廳陳設。在「M+ 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展覽中,王興偉在 2001 年以劉香成攝影作品《1989 年北京》為藍本,將相中受傷學生換成企鵝繪成油彩布本作品《新北京》,算是全場與六四最直接相關的展品。

王興偉《新北京》(攝:劉子康)

2016 年的展覽中,王興偉的油畫連同劉香成攝影作品《1989 年北京》及《北京,情侶躲藏在立交橋下》等記錄六四事件的相片同場展出;但今次 M+ 開幕展覽只擺出兩幅劉香成六四事件前的作品——《1981 年,北京毛澤東的肖像被取下來》和《1977 年上海,展示毛主席和華主席的肖像》。

2016 年,M+ 希克藏品: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展覽陳列六四攝影。

艾未未「有得留低」但不見「中指」

說到爭議藏品,「重中之重」定必是艾未未向北京天安門舉中指的《透視研究:天安門》。開幕展覽中,《透視研究》系列藏品未有展現人前,但艾未未其他作品「有得留低」。在「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展覽中,記者發現最少兩件艾未未作品,分別是陶瓷裝置《洗白》和錄像《長安街》。

艾未未《長安街》

唐英年今早在記者會上,主動提到《洗白》。他形容展品用上 5000 年前的陶器,刷上工業時代的白漆。白漆雖然新加,但有部分已剝落。作品兼融古代及現代元素,「5000 年前的陶藝雖然被白漆覆蓋,意味著工業元素對中國有一定影響,但中國文化藝術仍然不會衰落。中國核心價值、文化藝術,永垂不朽」。

場內,《洗白》的展品說明則形容:「艾未未將這些古代陶罐的表面刷成白色,覆蓋了原來的裝飾紋樣。他此舉極具概念藝術的意味,揭示出當下社會和文化中廣泛的張力關係:技術進步與文物保存,當代藝術觀念籲傳統美學樣式,乃至歷史真相與個人解讀。多年以後的今日,有些白漆逐漸脫落,陶罐等紋樣再次露出,表明粉飾洗白不僅無法完全掩蓋過去,而且還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艾未未《洗白》(攝:劉子康)

「不雅」作品可展出

除了政治議題之外,裸露作品也是另一個被批評的焦點。其中張洹《為無名山增高一米》,記錄一群藝術家的裸體行為展演,被指「意識不良」;藝術家榮榮的《北京東村》,亦被指「以激進的裸體展演來表達性愛含意」。

兩作雖然曾被點名批評,但開幕展覽仍有展出。另有其他作品涉及男女裸體形像,館方似乎未因身體裸露而有所避諱。「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展場各處出入口,均貼有「此房間內含有敏感內容,或不適宜青少年和兒童觀賞」字句。

張洹《為無名山增高一米》與「兒童不宜」標貼

M+ 現已開幕,開放時間為星期二至日上午10時至下午6時(少數公眾假期休館),逢星期五延長開放時間至晚上10時。從開幕日起計十二個月內,所有訪客均可免費參觀 M+ 展廳展覽。由於開幕初期預料參觀人數眾多,訪客請先預約:https://mplus.org/reservation-tc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