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et Gala 的「Camp」對不對味?

2019/5/9 — 12:18

圖片來源:Met Gala facebook

圖片來源:Met Gala facebook

一年一度的Met Gala 是全球娛樂時裝版的矚目盛事,它的raison d’etre是為替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籌款,並是館內的Costume Institute年度時裝大展開幕派對,實質賣點是時尚名氣界頂級的 Who’s Who人物傾巢而出,各自花心思穿上配合該年Gala主題服飾,其中出位照片立刻成為全球媒體(當然又未去到A1)的頭條。

今年的主題是Camp,稱為Camp:Notes on Fashion,是玩Susan Sontag 1964年在文壇一鳴驚人的文章《Notes on Camp》,該文應該是首次將camp這種一直較隱蔽的口味用文字 (而且是在 Partisan Review刋登的學術性文字) 表達出來,是一篇論述camp的landmark經典文章。

Susan Sontag 明白沒可能替camp 如此抽象的口味下的definitive的定義,於是全文是以「筆記」形式,用例子逐點逐點去闡釋她心目中對camp的理解。這篇長文絕對疏理,「物體」化了我腦海裡對camp那種抽象、模糊、難以說清的感覺。其實一般人跟本不知,亦懶得理何謂camp,知道的大概也各人有自己的體會,所以Susan Sontag文字下的camp 無疑是eye opener,但亦非all inclusive 涵概一切,不過作為參考、導賞絕對有其無可比擬的價值。

廣告

如果你問我何謂camp,我首先聯想到的是黃韻詩在某個騷(已忘記是電視還是舞台)裏一個趣劇環節,她扮演「舞女」對想揩她油的舞客說:先生,唔該你尊重D。

這些年每次想起這個畫面仍又笑又high又enjoy。

廣告

世界上不會有無緣無故的camp,camp是扣著歷史,有reference,多少對過去文化某些元素開玩笑,作出變奏,如果沒有經過黑白粵語片的洗禮,記得以前白燕、南紅、丁瑩等女星演過類似的場面,對黃韻詩這個skit可能就沒有什麼感覺了,即使都enjoy亦不會像我那麼盡情。

從今年Met Gala 發放的照片看,眾名人的打扮我不怎嗅到camp味,挺多是將camp其中一項元素浮誇發揮到最盡,或者camp根本就和high fashion對著幹,是對 high fashion 一種愛恨交織的嘲笑,所以 high fashion名貴物料,一流裁縫精緻造工並非camp精神 (以前周啟邦夫婦兩人在家閉門夾手夾腳一針一線釘珠繡花自做晚禮服又另計)。

周啟邦夫婦的例子正好說明camp 其實是帶點粗糙、clumsy、frivolous、irrelevant 以及多少有過時的感覺,如果有人當晚敢穿上八十年代的大膊頭vintage「時」裝(Claude Montana!)肯定會更有camp效果。看電視劇《Pose》裡面呈現紐約貧窮的哈林區舉行土製時裝騷,那些易服人裝胸作勢煞有介事拿住個公事包去扮大企業女強人,高級行政人員,或手執網球拍當自己是prep school學生就十分的camp,他們扮演的角色在現實世界是與他們絕緣,camp往往有一種doom to fail 的悲劇感,Susan Sontag 文中也有觸及這一點,另外更doom to fail 是易服人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女人的遺憾。

Joan Collins

Joan Collins

今年云云花枝招展的照片中,我覺得camp味最濃是鍾歌蓮絲(Joan Collins),她的出現我有點驚訝,她不是已out到唔out 了嗎?相信大會是畀面她絕對是舞會主題的 icon。她那套戰衣比起其他名人的華服看似cheap 好多,設計古老 a la Bob Mackie,造工十分行貨未夠elaborate,確是有點寒酸,但camp 很多時候都是在這些「錯」的details 中發揮出來,加上她既然是camp icon 無論放什麼在她身上都自然會camp 多幾分。

要活出Camp的神髓確是需要一個total package,浮誇羽毛華服等等只是道具,還要表情、氣場和 personality的配合才能成就 camp。像Anna Wintour,她其實正就是camp的antithesis,她完全缺乏camp一份重要的playfulness,所以無論她如何努力挑選camp 服,效果都是徒勞,或許當晚如果她戴上她的招牌黑眼鏡,出來的效果會更貼近主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