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inari》— 新家園的故事,與背後的 Plan B

2021/4/17 — 21:49

電影《農情家園》(Minari)劇照

電影《農情家園》(Minari)劇照

在說《Minari》(港譯《農情家園》)前,想先談談這部片的製片商 Plan B。很多人可能從來沒聽到這家公司,但提到持有人,就會「哦~」。

一代男神 Brad Pitt。

這家公司是 Brad Pitt 與第一任前妻 Jennifer Aniston 於 2001 年成立的公司,2005 年離婚後,另一個合夥人也出走,最終變成 Brad Pitt 的獨資公司。

廣告

別以為男神空有外表,實際上他與另一男神好友 George Clooney 都是有腦之人(兩人恰巧都得過奧斯卡最佳男配角)。過去十幾年 Brad Pitt 雖然減產,但投注在製作電影的心力比例提高。

他與 George Clooney 最厲害之處是公關手段。兩人都擁有絕佳人緣,交際手腕親切迷人又不媚俗,站出來做任何事幾乎都一響百應。所以,與其定調他們為好演員,倒不如說他們更像是稱職的商人。

廣告

Plan B 就是最好的佐證。這家公司製作的電影,幾乎就像是動畫界的 Pixar。他們製作的電影類型多元,但無論是商業或非主流電影,都有一定的素質保證。最厲害的是,在過去二十年,他們製作的電影有九部入圍奧斯卡最佳電影,其中三部《The Departed》、《12 years a slave》及《Moonlight》順利笑到最後。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這三部電影在賽前都不算擁有一面倒的勝算,最終卻能打敗對手掄元,Brad Pitt 的面子算是最後的一道東風。

這並沒有錯。奧斯卡投票機制原本就與一般影展不一樣,評選制度並非是特定評審看完電影后集體討論,而是讓數千名有投票權的會員自行投票。其中就會出現部分會員還沒看電影就投票的行為,而影響他們最終關鍵的投票因素,很可能就是來自對特定參與人士的「觀感」。

若說奧斯卡是一場集體關係角力的盛宴,其實一點也不為過。

所以,看完《Minari》後,我能理解它獲得奧斯卡六項提名的原因。Plan B 製作那麼多電影後的最大功德,就是肯投資在許多非主流題材的電影。尤其在種族相關電影上,都無懼市場票房而毅然拍案投資。除了《12 years a slave》及《Moonlight》外,還有《Selma》、《If Beale Street Could Talk》及《The Last Black Man in San Francisco》等。

《Minari》劇本處理得比電影來得好。人物個性與關係設計鮮明,每個人的視角互相支撐,交織出這部共渡時艱的人情味故事。

其中,環境與人物個性對應部分很有趣。例如男主角希望憑藉新居土地,能撐起他的夢想,偏偏新房卻又是個離地的房子,這與妻子埋怨他的不切實際個性有不謀而合暗示。

當搬入不久,一場暴風雨侵襲,房子危機重重,引發夫妻吵架。孩子趕緊把勸和訊息寫在紙上,然後折成紙飛機投出。看似吵架的內容為重點,實際上這場戲的安排,微妙透露出孩子對兩人因搬遷問題的爭執習以為常,並懂得用從容的方式介入調解。

當兩人當晚撂狠話後,老婆甚至言之鑿鑿說了不再給男人機會,但隔天醒來兩人又若無其事,繼續開啟一天的生活,體現著典型亞洲人對婚姻的傳統守和觀念。

這也間接暗示兩個小孩的獨立個性養成過程,並間接為之後小男孩對自我身份與環境認同多了思考空間 — 究竟他算是韓國還是美國小孩?

在這部電影,我最愛的就是小男孩與外婆的關係書寫。透過不會做飯與做餅乾的外婆互動,這名滿嘴英語的小男孩不斷調整各種投射與行為,並逐漸在成長過程中,在這片土地找到如水芹菜(Minari)的生生不息「韓裔美國人」新定位。

有一幕特別動人。小男孩在作弄外婆後,有著先天心臟疾病的他跑到樹林裡去,原本身體不能承受激烈運動,但他竟然就漸漸跑了起來。這一段有點像《阿甘正傳》裡的跑步動機,象徵著原野粗放下的新生命步伐,並成了後來心臟疾病康復的先兆。

不過,當劇本轉換成電影時,整體處理還是有些瑕疵。例如女兒的支線拍得不算成功,在個性塑造上少了更多有意義的發聲,存在感偏低,導致她出現的鏡頭都有少許冷場。

同時,雖然配樂入圍各大獎項,但我偏不喜歡處理方式。並非是配樂旋律不好聽,編曲太濫情或選擇的樂器不恰當,而是出場時機太過頻繁。

好幾場戲,透過熒幕上幾個人有生命力的表演,渲染力已滲透。但導演太想加強情緒力道,或對環境音的處理方式不太有自信,一直想透過配樂來飽滿畫面。對我來說,若能降低三成配樂出場機率,真實感會更深入。

另外,我對結局處理也不太滿意。最後一場大火後,突然就迎來了新契機。交不到貨的困境,夫妻最在意的經濟爭執與婚姻共識,還有外婆的後續等,高潮前的鋪陳似乎都沒有承接得牢,就算最後想透過水芹菜來象徵堅韌的生活希望,惟轉折仍稍顯粗糙且不太合理,開放式結局的處理方式仍不夠高明。

所以,《Minari》對我來說拍得好,但只能算是中規中矩的好。喜歡它平實處理種族關係的視角,就算是說了「你的臉怎麼那麼平?」的白人小孩,充其量只是對種族毫無概念,而非有心嘲笑。本片並不刻意炒作種族議題,對宗教歸屬的事也回歸到個人信仰,反倒專注在探討家庭關係與夢想。撇開地域關係,這幾乎是每個喬遷家庭會面對新生活問題。

不過,技術執行上仍存在不少瑕疵,讓電影完整度拉低一些分數。無論如何,這都不重要,我只期望尹汝貞能拿下女配角,這與想打破亞裔在奧斯卡的獲獎記錄無關,純粹是我本身就很愛這名女演員。

看看韓劇《Dear My Friend》與電影《下女》,還有韓國綜藝《尹食堂》,你就會明白我的感受。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