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RADIOACTIVE

2020/6/28 — 15:39

2015年的作品《宋冬野四重奏》中的《痛夫人》,其實就是居禮夫人。那時《伊卡洛斯聳聳肩》整個展覽的主題是「困難的關係」,居禮夫人的故事就述說了一種人與物之間以死相搏的激烈追求,所以在《董小姐》的變奏中,她訴說著痛是當之無愧。那時繪畫居禮夫人不是根據她本人的照片,反而是用了一張Michelle Williams的照片作藍本。現在電影版的女主角是Rosamund Pike,比起1943年《Madame Curie》的Greer Garson已是硬朗不少,但比起真正的居禮夫人,也還是柔了點。畫畫前讀過三本居禮夫人的傳記,有她小女兒Eve Curie寫的《Madame Curie》、Françoise Giroud的《Marie Curie: A Life》,還有Lauren Redniss的《Radioactive:Marie & Pierre Curie: A Tale of Love and Fallout》,即今年電影版所依據的原著,可能聚焦居禮伉儷的情感互動比較容易入口。

電影的原創音樂好地地,鐳的綠光本來就有未來感,音樂向電子靠攏很合理,結果一用了兩首Philip Glass又彈返轉頭。穿越到放射性治療、廣島原爆、內華達試驗場、切爾諾貝爾作延伸也無不可,但安排她臨終前「造訪」傷患和廢墟又覺得有點詭異,唔知算唔算入左佢數,她在1934年過世,後續的事情實在無從責備也無從救贖。最攞命是講到咁大,夫妻深吻又回歸藍天彩虹,是詭異中的詭異,有種俾人玩的感覺。

當然,這個版本基本上無論點拍都會比1943年的版本要好得多,那個版本從今天的目光看是難頂的。一開始已經強調居禮夫人「年輕貌美」,電影開始後不夠一分鐘,她就虛弱暈倒了(想來新版也是從她昏倒開始的⋯ 但舊版暈倒的原因是她無食飯),然後就受到一連串的男性援助,是個連找實驗室都會迷路,說話氣若游絲的女人,而且渴求平凡日子,聲稱要放棄科學,最後落得被未來老公屌醒先有最後的成就。所謂發現新元素,在十九世紀就發生了兩百次以上,但大多是擺烏龍。而居禮伉儷在一年間就發現了兩種新元素。不厭其煩,她也是第一個獲諾貝爾獎的女性、第一個獲頒兩次諾貝爾獎的人、法國第一個女教授⋯⋯ 更加令人費解,一個頭銜咁堅揪,太陽天蠍上昇摩羯的女人點解都要俾人搞成咁。

廣告

Oliver Sacks在年少時迷戀化學,在他的回憶錄《鎢絲舅舅》(Uncle Tungsten)中,也談到了化學的轟烈:「在化學領域裡探險,由於危險不少,教人覺得格外驚險刺激。在玩弄危險的化學物質時,我就像初生之犢,不知道甚麼是危險,躍躍欲試,興高采烈。然而從書上讀到以前的化學家遭逢各種意外,我終於知道甚麼叫做怵目驚心。很少博物學家被野獸吃掉的,或是被有毒的植物或昆蟲刺到而死;沒有幾個物理學家因為凝視天空而失明或是從屋頂跌下來摔斷了腿,然而因為實驗意外,失去眼睛、手腳或生命的化學烈士可說不計其數。最高研究磷的化學家很少沒被炸得面目全非。本生(Bunsen, 1811 - 1899),想要把石墨變成鑽石,於是利用高溫高壓催化,此法差點把自己和助手炸得粉身碎骨。我特別崇拜的英雄達偉(Humphry Davy, 1778 - 1829)多次死裡逃生:因為吸入一氧化二氮幾乎窒息,曾氧化氮中毒,也曾因吸入氟氫酸,肺部遭到嚴重灼傷。達偉也是第一個利用三氯化氮實驗『高能爆炸』的人。這種物質不知奪去多少根手指、多少隻眼睛。他還發現使氮和氯結合的新方式。這實驗是在他朋友家做的,不料引發猛烈爆炸。偉達的眼睛受到傷害,喪失了部份視力,過了四個月才完全恢復。(書中沒有交代他朋友的房子結果怎麼了。)」

僅此向古今中外所有鍊金術士致敬。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