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hat's Wrong with Him?

2020/9/18 — 12:12

Eartha Kitt,圖片來源:Eartha Kitt facebook

Eartha Kitt,圖片來源:Eartha Kitt facebook

最近YouTube彈來Bossa Nova節奏音樂最經典的〈Girl From Ipanema〉一個以前未聽過的版本,是由Orson Welles譽為“The Most Exciting Woman In The World”的已故黑人女歌手Eartha Kitt cover,當然要易名為〈Boy from Ipanema〉了。

很多歌原本寫給男歌手唱,後來女歌手拿來翻唱,及vice versa,特別是那些向異性表達心聲的情歌,歌詞內的性別字眼自然要更改,但很多時不單只從he改成she,boy改成girl就搞掂;歌詞明明是男性角度,由女性唱往往變得很別扭,所以一直反欣賞Joan Baez唱別人的歌索性不改性別,像〈The Night They Drove Old Dixie Down〉她就照唱I’m a working man,當然她唱的很多都是些抗爭歌,少講兒女私情,性別變得不怎重要,足有側側膊的空間。

廣告

〈Girl From Ipanema〉改成Boy後,歌詞基本上不用大執也可過骨,主要將Lovely改成handsome就差不多了,雖然唱到when she改成when he walks he’s like a samba,that swings so cool and sways so gently……確有點gigolo feel,但既然在亞里熱內盧的海灘,一個南美拉丁血統男仔行到像跳samba咁也算是「國粹」吧,不過到了when he walks to the sea,he looks straight ahead not at me……再到I smile but he doesn’t see,he doesn’t see me……由男歌手唱一個靚女行過對他視若無睹,是相當「合理」,到改由女唱,而她甚至已主動向男釋出微笑訊號,他卻依然好似睇唔到,掂行掂過,確是有點……淒慘。

女歌手唱〈Boy From Ipanema〉其實有很多版本,Eartha Kitt絶非唯一一個,但她唱此歌那種挑𢭃性確是獨一無二。作為一個藝人,她的表演風格一向以「淫」為賣點,可以說是她的商標,但她的淫不是一本正經的去販賣「淫」,而總多少帶開玩笑式,half jokingly,有時更故意過火位,搞到在座男觀眾都不好意思,應該算屬樂而不淫吧,她這種反客為主,從某一角度看亦可算是對男權和種族歧視的抵抗,甚至是另類的女性主義先鋒。

廣告

回頭說她唱這首歌,聲線如常極度誘惑,可以想像為得到曲中那位男孩的注意,她已出盡九牛二虎之力,而那個男孩竟依然當她冇到,看都冇看她一眼,Eartha Kitt在她的版本曲終時加多神來之筆一句:what’s wrrrrrrong with him?!

Yes,just what’s wrong with him?現時相信大部份人都估到what’s wrong:他肯定是gay:) 但在此曲風行時的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相信除了gay中人會作會心微笑,一般聽眾大概就照單收當那位男孩太一本正經,不懂風情吧, Eartha Kitt她的鐵粉一向有很大比數都是同性戀者,我覺得很大可能她早已心知肚明,所以在她的版本最後多爆一句點睛的what’s wrong with him。

忽然提到這首歌主要也是因為 ”what’s wrong with him” 所牽引,最近一直想寫〈開心速遞〉主要角色在我個人愛憎榜的排名,所有人物中我最討厭是單立文的角色(或他的演繹)。其實每個人的愛憎皆十分主觀,糖果毒藥因人而異,但如果寫,無論多主觀也要列出些理據,聽了Eartha Kitt唱〈Boy From Ipanema〉,我也反問自己what’s wrong with單?或許過幾天再寫what’s wrong。

(Eartha Kitt 在她1967年的電視特輯完美示範 「樂而不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