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金融資本主義危在旦夕ㅤ大難臨頭能不反思乎?

2020/4/6 — 16:17

美國紐約華爾街(資料圖片,來源:Chris Li @ Unsplash)

美國紐約華爾街(資料圖片,來源:Chris Li @ Unsplash)

名咀父子被貼街招追債,又涉及上市公司的訴訟,箇中原因我沒有興趣深究,誰是誰非,當事人自己最清楚。際此艱難時刻,人人自危,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無謂幸災樂禍,做個無聊的花生友,將自己變態的心理短暫「快樂」建築在人家的「痛苦」上。

如果人類今次注定難逃此劫,說真的其實也是共業,是大自然對人類集體長期持續破壞及蹂躪地球生態的大報復,他朝君體也相同,今次世紀疫情肆虐,無遠弗屆、無孔不入,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所遭殃,承擔一定惡果,誰能笑到最後,天曉得!

香港的網絡文化愈來愈令人厭惡,充斥著怨毒、仇恨、煽情、尖酸刻薄、犬儒、無聊、低級趣味、反智……連所謂知識分子和文化人也沒有多大分別,這股歪風的始作俑者如今自食其果,身受其害,不過是天道循環因果報應而已,真的沒有誰比誰高尚。

廣告

我雖然沒有什麼宗教信仰,相信死去原知萬事空,人大歸後,塵歸塵、土歸土,只是一堆化作飛灰的物質,肉體變成了另一個存在的形態,但靈魂(若仍能存在的話)往何處去,究竟有沒有天堂與地獄,我是個不可知論者,一切有待死後才會知道。也唯有這樣想,面對死亡,恐懼以外,才還可以有所期盼,可能會有另一個全新人世經驗以外的旅程(可能是孤獨的,也可能是集體的),不致徹底絕望。但基督教所謂大審判日(Judgement Day)的預言卻是有道理的,目下更具逼切的現實意義,人類還不痛定思痛,集體反思,包括人生觀、社會文化價值取向、政治經濟制度改革……即使逃過今次大難倖存,恐怕也是苟活,假以時日,人類忘記傷痛教訓,無知愚昧自私貪婪故態復萌,一定會迎來下一個更大的災難,最終只會覆亡。

金融資本主義本質上就是一個龐氏騙局,大小沒有分別,大企業尤其是跨國企業因為大到不能倒,界外耗損牽連甚廣,基本上為資產階級/統治階級服務的政府(國家機器)更往往要以維護公眾利益為由,出手救助,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公眾尤其是無知的新世代已經開始遺忘因次按危機𧗠生的金融海嘯。那個時候,沒有一個金融資本家不是騙子,包括現時違背承諾宣佈了派息又除了淨仍可取消全年派息的滙豐,一樣有份參與其事,向公眾推銷與各大藍籌公司掛鈎表面十分「穩陣」的雷曼迷你債券,令不少小投資者傾家蕩產,甚至自殺身亡。

廣告

美國是金融資本主義最發達的國家,手執世界資本主義的牛耳,今天大行其道的所謂財技(說得好聽是財技,中性是金融冶金術,不好聽就是騙術),十九都是美國人發明的,如今屢爆造假醜聞的大陸企業(最新鮮熱辣的例子是瑞幸咖啡),以及香港大大小小呃呃騙騙的上市公司,不過是東施效顰的小巫而已。資深的投資者,一定聽過 2001 年的安隆(Enron)醜聞,美國一間八十年代成立的天然氣公司,利用會計規範上的漏洞,製造和誇大虛假收入,短短五年間,收入激增七點五倍,超逾千億美元,令安隆擠身成為 Fortune 500 強,排名第六位。核數師安達信疏忽職守,同流合污,賺取中介費用的高盛和美林視若無睹,置身事外,結果東窗事發,當時資產 685 億資產的安隆宣佈破產,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破產事件,股價由 90.75 美元跌至不足 1 美元,不少投資者包括加洲養老基金,損失慘重,血本無歸。不過,相對翌年爆出更大醜聞當時美國第二大長途電話公司的世界通訊(WorldCom Group)的詐騙和破產,安隆又變成小巫,與雷曼兄弟負債 6,130 億美元的爆煲,更是不可相提並論的小兒科了。可以斷言,隨著世紀疫情的惡化和大衰退到臨,美國及世界其他同類事件,肯定陸續有來。

香港同類的金融騙案也不勝枚舉,當時還未出世的八、九十後,當然不知道轟動一時的陳松青佳寧案,率涉之廣之大,駭人聽聞。江湖傳聞涉及滙豐大班沈弼和財政司夏鼎基,外人當然無從稽考,也永遠不會知道真相。所謂「金牌經紀」只是馬前卒,但全港財經報刊上至老闆、下至編輯記者,幾乎人人食過人家茶禮,收市前三點半每每收到通知入貨佳寧,尾市莊家掃上,人人獲利,可說齊齊參與內幕買賣,更不消說佳寧經常慷慨借出遊艇給財經記者餘暇玩樂,並例必每人送上有貴重禮物的旅行袋,廉價包團超值款待財經報館全體上下春節旅行度假,也是行內皆知的事實。

至於資產逾百億曾經可以與英美投行一較高下由李嘉誠愛將杜輝廉和梁伯韜成立的百富勤一夜之間炒債破產,投資者全部投資化為烏有;八十年代中期海外信託銀行因假賬問題招致擠提幾乎倒閉,結果被收購重組,而據知張國榮因存款六千萬在英國海外信託倒閉後全無賠償被迫重出江湖;上市公司用不斷供股攤簿小股東的權益將上市公司資産化為己有、利用虛假消息不斷向下炒然後將股份十合一或二十合一持續派貨呃取現金;凡此種種,資深投資者皆耳熟能詳,引以為戒。

我也有參與股票買賣,贏過大錢也輸過大錢,深知十賭九騙,金融炒賣本質上就是呃呃騙騙的遊戲,願者上釣。但在金融資本主導的資本主義世界,卻是焗賭的時代,因為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不參與其中,亦會無端受害。九七後的亞洲金融危機,不炒股不炒樓的人因股樓大跌社會財富大萎縮銀行一度拒絕用物業抵押融資,不少用房產按揭貸款週轉做生意的中小企一樣被拖垮倒閉。今次滙豐史無前例的違諾不派息,以至家居令、禁足令或禁聚令教百業蕭條,不少行業倒閉破產,失業飈升,應該令更多人親身深切體會,資本主義大崩潰的災難,無人可以倖免。

利益申報,我也曾參與這些擺明是騙局的股票買賣獲利(當然也有損失),例子多不勝數。其中一個案例是,多年前某上市公司老闆不知是關照抑或靠害(動機永遠很難證實),有天致電叫我買其名下一隻 8 字頭的股票,當時造價約為 0.25 元,他說不會私下低價批股給我,叫我自己在市場上掃貨,他會以 0.2 元作價,補回差價。我當然知道是什麼事,即以 0.25 元掃入 100 萬股,同時立即沽出,只蝕交易手續費用,但賺了約 5 萬。我並非不勞而獲,因為我有份參與買賣,真金白銀,並非虛假交易,同時需要承擔風險,但我也要多謝莊家言而有信,事後很快付款。不過,據知他公司不少員工亦有同樣 offer,以為賺硬,且妄想繼續炒上,可以賺得更多,結果股價愈炒愈低,終於跌破 0.2 元,收了錢也要損手爛腳。順便一提,股票成交量大增原因多端,不一而足,局外人只能靠估,永遠不會知道。可以是莊家造市,左手交右手,製造虛假交易,讓用 OPM(人家的錢)的基金經理有依據和藉口買入有關股票(枱底有冇利益交易心照不宣),各得其所。這已是屬於正道的做法,而且成本不輕,一隻三、四綫股每天要維持過千萬股的交易,一年的費用至少四、五千萬元;可以是為了用股票抵押融資作價的交易,通常會維持至少五天,在量化寬鬆的時代,擁有大量平錢的金融資本家最喜歡做這種生意,賺的是手續費和高息,幾乎無風險,因為他們會將抵押的股票在更大的場外市場(Over the Counter)對冲,自己不會坐盤;也可以是洗錢和政治收買,中共或外國勢力要派錢給其走卒,又有什麼方法比買入他們毫無價值的股票更方便和不留痕跡呢?

我不會單獨指斥任何人,因為天下烏鴉一樣黑,在金融市場這個大染缸,參與者都是一身銅臭,沒有分別。第一隻創業板股票已經集資過百億,最初買入者至今人人蝕本,永不翻身,大家夾錢替人家養情婦,還要不時為其小小「回饋」而歌功頌徳呢!相對貪婪的大老虎,用隻爛殻呃一億幾千萬的小蒼蠅,刻薄點說,實與金融乞丐無異,罵他們扮「正義」,不是矯情得很嗎?至於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了不起負責抬橋吹捧唯恐不及的小嘍囉,當然更加不值一哂了。

金融資本主義一點也不可取,弊多於利,所謂集資讓企業發展的表面宣稱功能(Manifest Function)早已比唯利是圖不擇手段的實際功能(Latent Function)取而代之,不斷炒賣人為地生産交換價值(Exchange Value),製造愈來愈大、愈遲爆破愈大鑊的金融泡沫,不惜摧毀生産使用價值(Use Value)的實體經濟,最終只會為全人類帶來無可挽救的大災難,萬劫不復,率先犧牲的必定是無財無勢的普羅大眾。

如今天意弄人,大難臨頭,以金融資本為世界資本主義核心的經濟體系,包括由其衍生的怪胎國家官僚資本主義(世界資本主義是一體,沒有所謂 De-coupling)還有沒有前途,是不是人類社會的理想生活模式,不是更值得大家深思和反省的問題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