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人為本的投資

2020/10/29 — 12:13

附上一張在多倫多一位創辦人家裏為我準備的聖誕餐,第一次在火爐旁吃火雞。他們是我在這份工作裏第一個交心的朋友。投資可以是猜疑,也可以信任。友誼所產生的信任,或許比猜度評估更具力量,只要不是無尾飛陀⋯

附上一張在多倫多一位創辦人家裏為我準備的聖誕餐,第一次在火爐旁吃火雞。他們是我在這份工作裏第一個交心的朋友。投資可以是猜疑,也可以信任。友誼所產生的信任,或許比猜度評估更具力量,只要不是無尾飛陀⋯

- 人心可貴。投資早期初創公司,看人比看數據重要。

早陣子,有不少平台都嘗試電子化初創投資,把一家家在融資的公司放上網站,融資的方法不外乎眾籌或經網上投資。新加坡的 Fundnel、以色列的 OurCrowd 等、香港的 AngelHub 等,三家公司有不同做法、不同商業模式,但理念相似 — 讓更多人更容易地參與早期投資。

公司的資料等同上市公司的招股書,長度應該只有 1/100,簡短描述公司團隊、業務、融資需求等。平台化的投資項目,以客觀、格式一致的方式呈現資料,一眼看清投資項目的資料,互相比較。

廣告

我曾經也在想,這能否真的「democratise private equity」,把更多資金帶入早期投資。投資也像打牌一樣,要感受精粹,要先交學費,倒錢落咸水海。交完學費投過不同項目後,問所有早期投資者,應該都會說創辦人最重要。

- 曾有不少人問,如何看人?

廣告

這裏想用一個例子 — 大學的舍堂。每間宿舍內都有數百人,加上頻繁的活動,從不同活動合作和言談中可以很容易地比較到不同人的性格。對已就讀數年的學長,往往有種看人的第六感。魔法在於閱人數量、時間和觀察深度。

這種閱人,Zoom 因為不能觀察細微的面部表情及身體語言,基本上會大打折扣。

雖然日久見人心,然而時間在投資世界中總是十分緊迫,很考投資人的技巧。因為好的投資策略,像「供股」的概念,大多也會參與未來的融資。因此要在時間和看錯人的風險之間取平衡,決定融資金額。

而觀察的深度,則視乎技巧。以令對方舒服的方法問深入的問題,有人會問創業開始、過程的故事,有人會問人生故事。在言談中去感受對方是一個怎樣的人。有創辦人會特意去準備一些動人故事,而較老手的投資者都會旁敲側擊問出細節,難逃法眼。

- 看人,到底要看出那一類人?

雖然不少心靈雞湯總愛以「成功人士的十個共通點」等作招徠,但創業並不限某一類人。加上公司基本上所有角色也可以招攬回來,包括 CEO,因此創辦人不一等要精通十八種武藝。

沒有一個「必勝人格」,但卻有三大忌:太內斂、太 sales、太死板。太內斂的人,沒有承擔風險、向前衝的勇氣。太 sales 的人,說得天花亂墜,大多沒有等同的執行能力,亦不要少看說話太多的耗時能力。太死板的人,不懂考慮各方意見、不夠靈活變通。

- 數據是否完全無用?

數據重要在於表達公司的表現,數據都是已發生的歷史。而風險投資最大的風險,是「未知」因素。數據預測能用於已有大量數據的地方,例如股市。但對於新的行業、新的公司,數據本身沒有預測性。但用數據輔以人訂下的假設,便有了財務模型,但作用只限於免卻腦袋進行較複雜的數學,而是預測。因此公司以財務模型當預測,會有大量的偏見。

早期初創公司的數據亦不像上市公司受規範,每一家要看的數字及角度都不一樣,以數據作平台式的比較難度十分高。例如 B2B 的軟件公司要看每單買賣、看純利,但 B2C 的軟件公司則看 retention rate、毛利等。但如果專注在單一、擁有大量數據的行業,則有機會加以分析找出表演較好的公司。加拿大的 Clearbanc、香港的 Qupital 債務融資便是以專注 e-commerce 的優勢取勝。

而外國也有data-driven VC以大量網上數據去作第一防線找投資機會,比起以往依賴人際網絡,可以分析多數倍的公司。

理論容易,實踐到爐火純青則要經年月的訓練。這個行業像 soft skill 的少林寺,要做方丈,比 hard skill 還難。但這一個行業,最有趣的也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觀察。
以人為本,回歸投資的本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