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滙豐股東要犧牲股息 銀行高層的花紅又如何?

2020/4/2 — 9:34

滙豐控股 (00005) 跟隨英倫銀行要求,取消 2019 年第四次派息,兼在 2020 年底前暫停派發股息和回購。不過,英倫銀行提出的另一點要求,卻未見回應,就是要在疫情未過之前,不向銀行高層派花紅。

英國央行旗下審慎監管局的聲明講得很清楚: 「本局期望各銀行不要向高層人員派發花紅,當中應包括各主要風險承擔者 (material risk takers 簡稱 MRTs)。」聲明又說,有信心各銀行董事局已經就未來數月非固定薪酬的支付和處理作安排。

根據歐盟之監管條例,所謂「主要風險承擔者」,包括執行董事、非執行董事及高級交易員等等,事關他們的決策對於一家銀行會承擔多少風險有絕對的影響力。這班人在 2008 年金融風暴中,闖下了彌天大禍,卻竟然可以把豐厚花紅袋袋平安,然後讓納稅人為他們的錯誤和貪婪埋單,令公眾嘩然,各監管機構非常尷尬,最後急急修例規定他們的花紅要分期及延後支付。

廣告

如今全球經濟冰河期將至,各歐洲央行為了準備銀两過冬,甘冒大不諱要求各銀行不派股息,要股東們做犧牲,又怎會容讓銀行高層袋走花紅,既為免同樣的錯誤犯兩次,也可以讓股東們「順下氣」。更深一層的原因是在負利率下,歐資銀行近年在孖展業務上非常勇猛,最近全球資產價格插水,孖展客無法補倉,不少地雷已經應聲爆炸,荷蘭銀行就為一位客戶的高槓桿交易輸了兩億美元,央行要求花紅先擱不無道理。

對此要求,獅子銀行直至今天凌晨二時尚無說法。該行早前曾示,去年的花紅會比 2018 年的 34.7 億英鎊 (約 330 億港元) 少 4%,以反映遠遜於預期的業績。計算下來,即有 33.3 英鎊 (約 317 億元),根據其年報,當中 1,159 名主要風險承擔人共收 6.27 億美元 (約 48.6 億港元) 花紅等非固定收入。這批人去年的總收入為 13.3 億美 (約 103 億港元),平均即人袋約 888 萬港元一年。

廣告

對於取消花紅的要求,個別銀行已經先後表態。渣打銀行發出內部通告表示,會對 2020 年度的非固定收入作出「合理調整」,以面對未來的經濟挑戰。渣打去年的花紅總額為 13 億英鎊 (約 124 億港元),比前年微升1億英鎊。至於 2019 年度的花紅如何處理則未有提及。

疫情嚴重的西班牙及意大利銀行在取消派息之餘,其高層亦相繼已表明會放棄或捐出花紅,其中意大利 UniCredit SpA 不單高層不收花紅,該行還會為依賴股息渡日的非牟利基金股東安排與股息等額的免息貸款,以作支援。

大笨象的股東不少依靠股息退休,如今驚聞噩耗。一眾滙豐高層除了對「取消派息對股東所造成的影響表示遺憾」之外,是否應該也作出一點犧牲,與一眾股東共渡時艱? 固然有人會說滙豐九成收入來自亞洲,與一眾歐洲行齊齊一起不派息,只為總部在英國,是迫得不已,取消花紅會人才流失。問題是若滙豐高層們未能以此九一之別,向英倫銀行據理力爭,令股東得免於難,卻要求自己可以獨善其身,股東實在意難平。

(利益申報:筆者持有滙豐股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