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共富」之命

今個星期最熱門的經濟話題,肯定係「共同富裕」。對這個題目還是不太清楚,我推薦可以參考立場新聞的深入報道,有非常高的參考價值。

北京近期先後對多個產業開刀,引發市場恐慌、拋售中概股,面對外資的疑惑,中財辦終於肯出面公開解釋,可惜出來的解說,仍是一貫的說法,什麼加強反壟斷是常態化工作,又稱共富不是「殺富濟貧」,完全不能夠化解外界的疑惑。

而中財辦的表態,其實是更肯定未來的反壟斷的政策方向不變,而且措施及力度肯定陸續有來,越嚟越猛。

由78年改革開放,鄧小平提倡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既要摸著石頭過河,用社會實踐就是唯一試驗場,在社會資源缺乏下,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就是當時唯一出路。

但是當中國經濟起飛,這種「先富起來」的心態,在內地不單沒有改變,反而成為富人為自己開脫的借口,這就成為了今次習近平提出「共同富裕」的背後理由。

正如立場新聞的專題報道指出,近月政府一連串引起全球關注的舉動,可能被視為與「共同富裕」目標有關。

首先正是整頓大型科網企業。

以騰訊捐出500億為例,佔集團去年稅項約200億元,足足有2.5倍,更佔了全年收入逾一成。

至於另一「百億捐款」企業拼多多PDD,公布一項「百億農業科技」計劃,更表明會把第二季所有純利,以及未來數季的潛在利潤,全數投入計劃,幫助中國農民和農業地區,直到投資額達到100億元人民幣為止。

由於拼多多仍處於虧損,不用繳交收入稅,不過按去年收入518億計,100億捐款已佔當中近兩成。

不止企業,其他內地富豪,亦紛紛以個人名義捐款:馬雲2020年捐款32.3億元人民幣,位列福布斯中國慈善榜榜首;美團創始人王興今年6月初捐出價值逾20億美元的公司股份;小米董事長雷軍今年7月中旬捐出價值超過20億美元的公司股票。

從電子遊戲到電子煙、房地產及嬰兒奶粉無一倖免,最新連資本市場亦被盯上,快手微博已宣布於即日起,將開展財經違規內容專項整治行動,將重點打擊惡意唱空金融市場、唱衰中國經濟等8類違規問題。

甚至打擊對象,已經去到一向「聽話」的娛樂圈,微博更全面下架明星排行榜單,相信實際背後,是要打擊涉及規模龐大的資本。

因「共富」之名,習近平現在才進行全面鎮壓,彭博引述觀察人士指出,主要與習近平的無限連任及美中緊張局勢有關。

習近平是2013年就任中共總書記,將於2022完成第二個任期,並尋求連任。他在2017年展開第2度任期時,就將中國的關鍵問題確定為「不平衡及不平等」的發展,稱要投入「巨大精力」來解決問題。

不過過去幾年習近平因為面對特朗普政府的挑戰,不得不將精力對外,現在拜登上場,習近平終於可以將戰場帶回國內。

特別是國內仍有六億人每個月的收入就只有1,000元人民幣,將這批潛在不穩定因素化為身邊力量,我們不是在文革十年中見識過嗎?

都說歷史是我們最好的寫照。

要打擊反對連任的勢力,不單在政治上要全面管控,經濟上科技民企日益坐大、既掌握龐大資本力量,科網企業更牢牢掌握著敏感大數據資料,豈能不受控制?

聽黨走聽黨話已經是最基本要求,滴滴出行傳出不單會交出大數據,甚至會向政府提供特殊權利股份,相信其他企業都只能跟隨。

至於切身問題,到底共富會否殺入香港?《香港01》之前發表社論,指中財委「鼓勵各地因地制宜探索」推動有效路徑所指的「各地」,理應包括香港,但港府高官至今還是一如以往輕視收入分配工作,例如財政司長陳茂波仍然抗拒透過稅改處理本地貧富懸殊問題。

之後《文匯報》前記者、現在珠海任教的人文與社會科學副教授阮紀宏亦在《明報》撰文,認為香港亦應落實「共同富裕」這「舉國目標」,但港府在這問題上「瀆職失責」。

要將共富概念引入香港,我相信在國安法後,這刻對外仍要證明香港是執行「一國兩制」,共富不會一下子在香港執行。何況要打擊「不聽話」企業,既有宇宙大法及黨媒「死亡點名」手段,實在用不著另一個「核武級」兵器。

當然,今時今日的香港,沒有甚麼不可能,但願只是我想多了。

原文刊於財經析局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