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8/12/10 - 18:52

國企民企在港建黨組織 中移蘇寧誠通紛設中共支部

黨的影響力無遠弗屆。數以百計在香港上市的國企,通過修改公司章程,正式確立黨委(即共產黨委員會)及給予權力,將黨委角色常規化。其實企業黨委的活動和影響力不限於內地和公司高層,《金融中心》發現,中資公司在香港積極進行黨建工作,而且越來越公開和張揚,例如中移動(941)香港公司今年曾接受黨建工作考評,間接披露已在香港建立黨組織。民企蘇寧2009年收購香港鐳射後,翌年更加建立「蘇寧電器香港鐳射公司黨支部」。在香港上市的誠通發展(217),其母公司誠通香港的黨委書記,今年2月的工作會議上透露,「根據香港的地區特點抓好黨建工作。」

在香港經營流動電訊業務的中移動,已在香港進行黨建工作。但相關紀錄並非由中移動官網披露,而是來自中紀委一份公佈。

中紀委對中移香港黨建考評

廣告

中紀委在今年9月的公佈,題目為「中國移動加強境外機構的廉潔風險」,當中提到在今年4月,集團開展了境外機構的黨建工作考評,包括香港公司、「香港機構同屬的國際公司黨支部」,披露了香港公司有黨組織。

根據通報,中移動旗下的國際公司、香港公司和「香港機構同屬的國際公司黨支部」在深圳接受集團派出黨建工作考評小組現場評核,並通過「黨建雲平台」同步開展滿意度測評。所謂「黨建雲平台」是官方營運,是各級基層組織黨員管理、監督、學習交流的網上平台,聲稱有80萬黨員使用。

該通報亦提到,中移動國際公司和香港公司,曾邀請香港中聯辦經濟部相關領導,就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講解,將有關精神作為在港工作員工廉潔自律的指導。

蘇寧旗下香港鐳射建黨支部

不只國企,亦有民企在香港設立類似黨組織架構。內地商人張近東創辦的蘇寧電器,在2009年以2.15億元,收購「舖王」鄧成波旗下的香港鐳射電器。根據蘇寧在網站的黨務工作信息,原來蘇寧在收購翌年、即2010年,公司黨委已專程去香港組建了「蘇寧電器香港鐳射公司黨支部」,成為公司當時65個黨支部之一。

文件提到,對組建下層基層組織,黨委要求各級黨員視作「創先優爭」的首要任務。由此可見,中資企業香港設黨委並非近年才發生。

誠通香港書記:做好黨建

人民網今年3月一篇講述蘇寧黨建工作的文章,亦引述蘇寧控股黨委書記王哲指出,集團在香港及海外設黨組織。不過,未有具體提到香港黨組織的規模。儘管蘇寧是民企,但其黨建工作多次獲官媒表揚「在民企中有領先地位」,公司創辦人張近東本人亦說過,自己以及蘇寧均是黨領導下營商環境受益者。

在香港上市的誠通發展涉及香港黨建工作。誠通發展大股東為央企誠通控股,誠通控股透過香港註冊的誠通香港持股。

誠通香港本身在北京設辦公室,今年2月舉行年度工作會議內容,披露誠通香港設有黨委、紀委架構。

而誠通香港黨委書記袁紹理,正是香港上市的誠通發展時任主席。而且,袁紹理在今年2月的工作會議上,要求公司未來發展必須做好三大工作,其中一項便是「根據香港的地區特點抓好黨建工作」,形容「一刻都不能放鬆」,換言之黨組織工作已覆蓋香港,又指各級領導要學好、學透習近平思想。

《金融中心》向蘇寧、中移動香港,以及誠通查詢有關黨委或黨組織在香港活動,截稿前未獲回覆。

《金融中心》訪問三名現職中資金融機構的香港員工,三人均表示他們未聽聞有黨委或黨支部在公司內公開活動。然而,三人不約而同提到,遇到本地政治事件,公司亦有組織動員,如支持愛國愛港候選人等。

中資員工學習習總講話

三名受訪者同樣是港人,分別在三家中資金融機構任職,他們指每當選舉臨近,皆有主管發電郵要求支持「愛國愛港」候選人、甚至召入房當面要求投票給某位候選人;部份員工更被要求在選舉期間出席建制派集會、打電話呼籲拉票、反佔中期間需動員簽名等等,由各部門主管交數。

除了在香港政治活動的動員之外,有受訪者提到,公司高層曾就習近平講話舉行學習大會,部份學習大會甚至要求全體員工參與。

但到底公司的黨委、黨支部在政治動員、學習大會等活動,又是否有角色?三人均指無從判斷。

其中一受訪員工曾被要求出席撐建制派候選人的場合,但他指出負責組織者是中高層,會另以愛國社團「牌頭」行事,不清楚對方是否黨員。

另有受者者指出,香港人近年難以在中資公司內擔任高層,大部份高層更是內地直接派來,或身兼黨職。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出,中資機構過去一段時間不會刻意向港人披露黨組,但估計未來在香港的黨組織會加快曝光。他解釋,內地黨員來港成立黨組,以團結、聯誼為名,實行「離境不離黨」的做法,在香港過黨組織生活,表面上似乎對香港無影響,其實不然。

劉銳紹:破壞一國兩制

劉銳紹認為,在國內,不論國企、事業單位的黨組有決策權力,但香港法律只接受企業法人代表、董事會成員,「國內,黨的權力大於董事會做法,會否來了香港公司呢?這家公司最終決策權是黨委,還是董事會?股民有權知道黨委的角色。」他認為,這如同破壞一國兩制的經濟運作。

他認為,按國內做法,黨委下設有紀委,如果紀委有如內地的作用,「咁香港廉政公署做咩?」2003年,中銀香港時任行政總裁劉金寶被舉報、突然離開香港、北上述職時被「雙規」,最終廉政公署無法調查事件。他擔心,如黨委紀委日後大量在香港存在,會掩蓋廉政公署的角色,一步一步影響香港廉政制度、經濟監管。

劉銳紹認為,外國仍視香港為獨立經濟區、獨立關稅區,對香港有特別優待。然而,在中美貿易戰緊張的背景之下,中資企業在港黨委曝光,只會予人口實,「連香港享受相對寬鬆的貿易環境也隨時間犧牲。」 

劉銳紹:創造回歸既定事實

國家法官學院上月披露,香港城市大學攻讀法學碩士、博士的內地法官,均設立「臨時黨支部」,頻頻展開黨務活動。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從內地法官臨時黨支部,以及中資企業香港黨建工作的例子可見,內地刻意曝光香港的黨組織,料未來在其他領域會陸續出現。

黨組織或刻意曝光

劉銳紹說,在2003年之後,某位處理港澳工作內地官員,曾在閉門會議中說,「回歸已經這麼久,為甚麼香港人腦袋仍然未回歸?好,我們就要創造既定事實,讓香港人適應回歸。」

他指出,中國主席習近平後來提出對港澳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權,兩者說法反映中央對港路線一脈相承。劉銳紹指,所謂「創造回歸既定事實」,正是尋找港人反彈相對少的事情「溫水煮蛙」,「現在已經是溫泉水煮蛙的階段」。

劉銳紹指出,國企、民企等各中資有黨組,並非新鮮事,「但現在這些中資機構黨組曝光,正正創造事實,讓港人『適應』回歸。」換言之,將國內做法搬到香港,「佢覺得黨不公開就不安全,將國內管治思維模式搬來香港。」

劉銳紹認為,內地誤以為外國不會輕易介入香港事務,認為可對香港「亂來、倒行逆施」,因此製造這些既定實事。他估計,這類型黨組織在香港運作的曝光,將會越來越多。

料無逼切在港招黨員

至於國企、民企在香港的黨組織,又會否進一步向港人招募黨員,劉銳紹分析指未必有此逼切性。他指過去共產黨雖然在香港招收黨員,但規模一直不大,原因之一是只需要少數黨員在關鍵位置發揮作用,其二有些人不需入黨已經「比共產黨更共產黨」,靠攏黨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