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7/11 - 17:08

【專訪】金融作家渾水:財金換血,香港陰乾 依家就係「留島不留人」

【文:特約記者盧斯達 攝:Oiyan Chan】

財經評論家渾水,今年 29 歲,個人專頁有十萬以上點讚,也有報紙專欄和 Youtube 節目。這個年代有「文青」、有「武青」(衝衝子),但「財青」則少有。然而一個在金融城市,金融是香港的一大基石,牽涉每個人的日常生活、對外關係、財富增減,甚至個人政治權利。多年來香港人由政治冷感,變成必須理會政治,政治知識似乎普及了,政棍呃人,沒以前那麼容易;但金融知識似乎仍要努力普及。

因為金融世界的真真假假,與政治世界相比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廣告

《國安法》通過 股市反而欣欣向榮?

《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股市繼續暢旺。政府中人表示,證明「香港末日論」並非事實。作為投資者,渾水怎麼看?為何完全不影響經濟?

渾水解釋:「這個問題有兩個解釋,第一,是因為武漢肺炎全球肆虐,各國都印銀紙,市場多了很多『流動性』,很多就湧來了香港炒股票。金管局紀錄,每日進出的資金就有幾十億至過百億。第二,美國打壓中資股,很多中國股票不能再在美國上市,美國現時要這些公司跟美國審查程度,要公佈有沒有黨員、黨委、業務同中共有沒有關係,基本上九成九中國公司上不到美國市,地球上比較好的金融中心,除了紐約,就是香港。」

「現時的情況,跟我們想像的『支爆』概念,有很大落差。未來還會更多中資來上市。《國安法》有影響嗎?炒家其實都幾開心。抽新股,抽到都好開心。現時『留島不留人』的意味就更強。因為有得炒的股,炒的資金,都是中國股和資金,它們上市,也不是找香港人幫手,香港人跟這件事沒關係。完全無水分益到我們,搵保薦人,都是搵外面人,或者外國投行裡面工作的中國官富二代。」

所以香港股市那麼暢旺,是否代表中國經濟,在全球因疫情而仆街的情況,相對站得住?

他搖頭:「因為中國經濟數字都不能信,這是常識。我看不懂中國經濟前景,但可以從一些高層 gesture 看到其他訊息。最近中國總理李克強說,要復興地攤經濟,其實等於將地下經濟、色情行業重新開放,將它變成 GDP,就可見情況不太好。中國經濟,恰恰是經濟數據看不到,全年 GDP 增長是 6% 好、5% 又好,也不及『地攤經濟』這個 gesture 有參考價值。香港其實是參與了中國資金走資的階段,令中國資金不斷走。以前香港名聲較好,中資可以在第三世界或其他地方,扮香港公司,行事方便點。一帶一路又好,去其他地方買資產又好。」

一場即將來臨的股市規則風暴

中國實行外匯管制,對資金往來都很嚴。中國資金要走出來,除了經香港之外,有甚麼方法?

「最原始的方法,是實體搬銀紙,用人手搬出去,螞蟻搬家,這種情況現時都有。另外藝術品市場也是一個走資方法,因為一件藝術品價格任你講,變相都是『內保外貸』;另外現時加密貨幣都是方法。在金融界,就是上市公司。」

《國安法》醞釀的時候,一些銀行都出聲支持、表示「理解」,外媒甚至有專題探討「為何商界支持國安法」,這條法律對香港金融界的實際影響是甚麼?

「《國安法》跟上市規則,可能存在衝突,有些上司公司不想公佈財務報告或想繞過審數規則,就會說自己的業務範圍涉及國家安全,這時香港的監管機構會如何反應?例如以前的『中國高精密』和『標準水務』兩次事件,當時法庭說,國家安全不是一個 valid 的理據,總之《證券及期貨條例》還是要遵守。《國安法》之後,如果再有這種人,他說公司業務是特工、戰略性業務,不知道香港法庭會怎樣判?會計師樓也會受害,因為會計師處於客戶和證監之間,會計師以後怎樣接 job?這些以前,幾年就有一單,以後不知會怎樣。造假數的民企話自己公司盤數涉及國家安全,你會點?」

財經人和財經記者,最怕今後踢爆民企造假數,會觸犯《國安法》。甚麼是國企?甚麼是民企?渾水說:「國資委控制的,就是國企,不是省政府和國資委擁有,理論上就是民企。所以阿里巴巴都是民企,但中國怎樣控制民企呢?就是在公司章程加入一些黨的條文,西方世界的章程,就是由股東,委任一個董事,董事再委任 CEO、CFO、COO……中國的公司章程,就是公司要加入黨委,加入黨的條文,在董事局上面加一個黨委,公司最高的權力機構就由董事局變成黨委。」

財經評論家渾水

財經評論家渾水

「梗係有覺得生不逢時」

寫財經以來,有沒有踩過誰的逆鱗?

「都有收到騷擾電話,一次半次啦。還算安全。(立法之後)我傾向相信自己前面有幾萬人要清算,先會到我。」作為財經人,危險在哪裡?他說:「我講了人地條橋出來,例如如何走資,如何用上市實體來走資、洗黑錢,用甚麼條例來走,我有時在自己的文章會很具體地講出來。」

渾水成為寫字的「財青」之前,也有履歷。他自言是金融 slash,有各種工作,但沒有特定工作。「跟我相似的金融人,很少抽身出來自由身工作,大家通常都是做家族公司、私募基金、風險資本、創業投資((venture captial),通常是搏做大 deal 拿佣金。我爸爸是公務員,家境都是中等,入到中大讀經濟,畢業那年是 2014 年,23 歲,去了一間法資基金公司工作,當時雨傘革命,就一邊瞓街、一邊寫字、一邊炒股。後來在一間上市公司做企業財務,是董事局成員,最近幫人做基金,別人投資我,我也投資別人。聽落好勁,但當時公司都不是大藍籌,只是 1/2000。不過做董事局時都是半自由身,因為不需要每日上班。我這種模式,最好的例子就是劉夢熊。當然佢就撈得好過我好多。」

作為一個 30 不到的年輕人,看到香港一天一天極速改變,有沒有觸感,或者覺得 — 生不逢時?

他認同:「當然啦,日日都咁覺得。可能我中二病發作,總是覺得如果自己早出世 20 年,我飛 X 咗上天啦。不過亦覺得這是一個鬥慘遊戲:我 29 歲,但見到 22、23 歲的,會覺得他們更慘,連兩餐都唔知搵唔搵到。講叻,他們一定叻過我,但時勢對他們的阻力更大。就像之前說,現時的中國資金來,香港人是拿不到甚麼甜頭。如果沒人脈沒家勢,做金融也很難成為才俊。」

不過香港也有一些另類改變。

「政治,香港就一直都無發展過,但現時的確有覺醒,本土意識多了,以前我們寫東西時,被『左膠』壓迫的嘛。現在大家都好接受,現在好像不撐本土,就不是 stand for Hong Kong,民主黨現在都要跟,以前譴責的嘛,大家比以前,更不相信政治『老油條』。以前大家沒那麼活躍,現在中環 OL 都出來幫人挖磚。」

攻擊中國金融的「技術可行性」

很多人注視美國局勢如何影響中國和香港,有消息指美國正在研究攻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關於這個日日運行的制度,人人都似乎有不同看法。美國做得到嗎?會如何做?或者說,中國金融的要害弱點在哪裡?

「首先人民幣不是國際自由兌換的,例如中國房地產很重債,他們是靠發行美元債卷來經營。騰訊最近都在搞一隻約 200 億的債券。例如水泥建材、房地產,他們要借很多錢才能起動,賣完之後才還錢,要搵人信你發的債,就要發美元債。中國在香港最容易取得美元,這是香港對中國的用處。聯匯是香港制度,但美國有很多方法取消。搞聯匯,方法很簡單。第一,各國中央銀行,在美國紐約儲備銀行都有個戶口,讓他們合法換美金,或存入一些金條。只要美國取消香港金管局在紐約儲備銀行的戶口,就可能導致美金短缺,上面那些靠發美債的行業就會仆街。這個結構來自 1917 年,美國拉攏其他國家的中央銀行加入圍威喂。1944 年,美國改行『布雷頓森林體系』,取消金本位,以美元為主,成為霸權。美國就很容易衝擊其他國家的金融系統。技術上可以做到,但當然要看美國的政治決斷。如果做,我們就會變成伊朗。伊朗就是被踢出了那個系統。」

「第二個攻擊中國金融的方法,是 SWIFT (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這是一個信息系統,例如你匯錢去歐洲,兩邊就要通過這個系統對數。SWIFT 是一間比利時公司,但美國可以給他們政治壓力。就像伊朗在 SWIFT 開不到戶口。」

「用這兩招,中國可能會崩潰。如果只是制裁中港官員,這套制度依然運行,一切都會沒事,例如只是限制高科技,就沒大用處。林鄭說得對,很多東西可以在第三方地方獲取。美國在香港資產,可能有幾百億,搬了出去,我們的市場完全可以消化。只是香港被世界覺得是一個不受美國信任的地方,我覺得相比起經濟危機,現在更像是一個宏觀的信心危機。」

據說商人無祖國,資金在《國安法》通過之後,照樣在香港炒得性起,渾水覺得美國政商界怎麼看現時的形勢?

「我接觸的很多都是商界的『綠林英雄』,商人無祖國,的確是,其實美國都是,但未必是我們一般的看法。在特朗普之前,美國商會裡面的人,其實是很親中國的,他們搞很多交流,都是跟中國單位對口,大家關係很友好。然而美國商會現在都跟著政治氣候去轉,對中國變得不友善,商人態度的確時常變來變去,但主軸是跟隨美國國內的政治氣候。」

「假馬比真馬易賭」

何鴻燊說過,小賭可以,但賭客總是賭不贏賭場的。股市是可以贏錢的嗎?還是說小戶根本沒可能玩得贏金融大鱷?

他答:「其實贏錢是可能的,自己是靠聽風聲、看新聞,自己分析。有些風聲是假的,要自己查證。比如總有職業馬迷可以贏到錢,好多人輸,首先是因為自己不做功課,而且心理狀態差,好像打啤牌,要有 poker 的心理質素。我都有買中國股票,馬圈有一句『假馬比真馬易賭』,怎麼說呢?『假馬』容易捉路,如果真馬,有很多因素,場地、天氣、馬的臨場身體狀態,反而如果造馬,你還容易猜一點 … 我第一次買贏的中國股票,是一間公司九成利潤都來自三個大客,我一看就覺得有點問題。很多時候,是做一個空殼公司,被中國人買下,用來轉錢走資,你跟著買,搭順風車,隻股可能抄高十幾倍,行內人叫做『啤殼』。」

對香港的宏觀狀況,如何看?

「『留島不留人』的感覺很強,個島可以靠中國水去支撐,好像澳門咁,如果不是武漢肺炎打擊了他單一的賭業,澳門市面還是會欣欣向榮吧?香港同理,只要金融沒有事就好。現時和以後,賺最多錢的位置,都跟香港人無關。香港會變成一個另類百家爭鳴的地方,好像股市上有潮洲幫、福建幫(做假數)、溫洲幫、上海幫(主要做石油)、重慶幫就搞『殼』… 資金都有地方主義和省籍情結,各路資金進來,爭來爭去,然後分黨分派。例如馬雲都是跟杭州佬親,因為他的公司基地在杭州。現時港資好多都私有化了,像新世界、會德豐、利豐。然後大家都想盡量賣資產畀大陸佬,或者乾脆私有化。有實業就繼續做,但金融和政治方面都轉趨低調。現時好像 97 年,英資退場,港資上場;現在『二次回歸』:港資退場,國資上場。你可以看到港資正減少政治投資,例如盡量少參與影響特首選舉、投地唔好再咁活躍 …」

諸大亨既然混得好好的,為何會自動退場?

「政商關係本來如此。以前英資再勁都好,97 要回歸,要做返個樣『港人治港』,港資就佔領到很多生產資源,大政策如此,就算你唔退都會被陰乾。現時只是重複當年的劇本,只是演員不一樣了。我有時覺得, 97 年至 2020 年,有 23 年,我們就當是偷來的時間,當是賺到,這樣想都是自我安慰、精神勝利,但會好過一點。」

學習阿基米德與金聖嘆

《國安法》立法前後,渾水寫道,敬仰數學家阿基米德,因為傳說他在敵人兵臨城下之際,依然在寫一條數學算式,甚至同士兵「講數」,希望遲點才被殺,因為算式還未寫完;他也自言喜歡明末文學批評家金聖嘆,大概後世對金聖嘆的評價都必有「率性而為」、「既幽默又狂放」。金聖嘆經歷過明朝滅亡,清人入主中原的大時代,最後因為滿清朝廷要鎮壓江南地方,被以言入罪,誅連問斬。

不過死之前,相傳金聖嘆也不忘「玩膠」。行刑者斬下金的頭,發現頭的兩耳掉出兩卷紙條,打開一看,一張寫著「好」,另一張寫著「痛」。

《國安法》之後,渾水說:「唯有用另一個方式說話,打著紅旗說自己的東西,像特區高官為甚麼要拿 BNO?中證監 R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為何定義香港是境外地區?就是一種 satire(諷刺),沒有第二種方法去講。雖然未來會動蕩和不樂觀,但更害怕自己想講的東西未說完,當然亦不想自己像金聖嘆一樣被問斬,哈哈。(苦笑)」

財經評論家渾水

財經評論家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