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康宏暫停出售泰禾產品避險 保監究竟做了甚麼?

2020/5/1 — 17:51

大股東一身街數,周初主席更因債務問題被北京法院列入失信人黑名單,泰禾人壽(下稱泰壽)大力澄清自己不受影響,行家卻已避之則吉,康宏理財周三去信全體銷售人員,停止出售泰壽產品。香港保監局卻至今不發一言,法例中所有關於持牌人的財力和品格要求似乎是廢紙一張。

泰壽由內地發展商泰禾投資(下稱泰投)持有,其財務狀況之差,在內地已不是新聞,出名嘆慢板的穆迪亦於三月底將旗下上海上市公司泰禾集團(下稱泰集的評級降至  Caa1 之垃圾級別。到今次泰投董事長黃其森因為一筆 1.2 億元人民幣(同下)的欠債被列失信人士,行內終於不能坐視。

筆者獲得的康宏信件表示: 「泰壽由保監局監管,我們沒有收到任何信悉指泰禾人壽財政不穩。不過,基於審慎起見,產品委員會決定停止提供泰壽的產品,直至有獨立第三者能澄清泰壽的狀況為止。」康宏發言人對信件一事的回應是:「我們經常要檢查產品是否符合客戶之要求,不會對個別產品作評論。」

廣告

康宏不再處理四月廿九日以後簽署的產品協議,對泰壽的打擊不能小看,因為只有幾百名推銷員的泰壽主要依靠外力銷售,包括第三方保險經紀和跟它有獨家合作協議的大新銀行,當中擁有 3,000 名財財顧問的康宏是一大主力,其他經紀早晚會跟隨。 沒有新單帶來的保費,雖然不至於影響其財務,但對其可投資總額、投資回報和成本攤分等有直接影響。

泰壽是泰投的最值錢資產,當然會力保,集團近日頻頻出招,企圖安撫市場。首先,泰集周四宣布已經與債主達成協議,會分期付款,黃其森得以從黑名單中除名。問題是今次已非雙方首次和解,早前已經透過仲裁協議償還 8 億元中的 1.2 億元,到期未付,才有黑名單之罰。不得不提的是泰集對外擔保高達 755 億元人民幣。 

廣告

同日,內地傳媒出現「泰和集團蓄勢改善現金流,或引入戰略投資者」「出盡利空 泰禾集團將迎來戰略投資者」等等報導,引述消息人士指黃其森正忙於與多名戰略投資者商討入股泰集云云,說甚麼早前泰集宣布計劃收購泰壽,就是要吸引白武士。可能黃其森以為投資者記性差,忘了泰集早於去年初已經用過這一招了,連抬出來的大名也是信達資產和華僑城兩家,入股之說最後無疾而終。

所謂現金流改善也不是事實。根據周四公布的 2019 年度和 2020 年首季財務數據,泰集去年底有 111 億元人民幣現金,到3月因為防疫而無法賣樓,已經跌至 55 億元人民幣。但截至去年底,該公司卻有超 500 億元人民幣債務要在十二個月內償還,還遇上百年一遇的大疫症和衰退,其財困可想而知。旗下上市公司尤如此,母公司泰投如何更不難想像。

用內地人話,上面種種都是「忽悠」,稍為做點功課的人,都應該看出是虛招。但是筆者在追問保監局相關人士如何處理泰壽問題時,竟然有人會傳來黃其森不再是失信人士的報導,似乎是要提醒筆者事情已有轉機,實在令人錯愕。

香港的保險業條例對於保險公司持牌人和決策人有嚴格的「適當人選(fit and propert)」要求,根據保監會就此要求之指引,在評估其財政及償付能力一項時,會考慮包括當事人或相關企業是否"曾經沒有按照香港或其他地方的法院的命令償還任何判定債務"。黃其森已經剔出黑名單,不能改變他及其名下泰集未按內地法院判令還債之事實土。

如此監管水平,無怪乎像泰投這種債台高築、拖欠債務的內地企業,可以無視香港的法例,繼續擁有一家香港壽險公司,銷售以長期保障為宗旨的壽險,吸納數以十億元計的資金。

黃其森及泰投的資牌資格故然重要,更緊急的問題是,泰禾財務問題曝光以來,保監究竟做了甚麼去保障市民已經投入到泰壽的血汗錢? 

泰壽管理層早前召開電話記者會,誓言旦旦未有投資泰投的債券和產品,但是觀乎富通保險的經歷,市場和投資者的憂慮並不是沒有基礎的。新創建集團收購富通的文件中就曾經披露,富通向原來的大股東兼內地私募基金九鼎集團提供貸款,並購買了九鼎關連企業的債券。涉及金額並未公布,但新創建的交易條款是,九鼎若不先還錢,就會將 215 億元的收購資金直接付給富通,抵扣欠款才付予九鼎交割,可見數額不菲。

內地財金機構善於透過層層公司,隱藏債主的真實身份,究竟保監做了甚麼去保證泰壽的資金不會被投到水緊的大股東身上?保監是否有行使權力去了解泰壽的賬目? 對於上述提問,保監會發言人表示,不會評論個別公司。

(英文版已於五月一日於 REDD Intelligence 刊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