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海洋公園的財政狀況看全球公共理財哲學

2020/5/14 — 9:30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海洋公園(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過去大家都沒有關注海洋公園的財務狀況,表面上每日的入場人數眾多,園內遊人日日多如車水馬龍,水洩不通,非常風光。而且在今年一月,政府同意海洋公園提出發展新園區及翻新設施,不但延長兩筆現有政府貸款的還款期,及豁免 24.66 億元利息,更建議發放一筆過 106.4 億元的資助,以推出「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規劃七個主題區,在 2023 至 2027 分階段啟用,令人感到前景美好,正在大展鴻圖。(獨媒,2020)

然而,一場武漢肺炎,令海洋公園由 1 月底閉園至今三個多月,竟然爆出瀕臨破產邊緣的消息: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孔令成和副主席劉鳴煒日前見記者稱,剩下的現金流只足以營運至 6 月底,希望立法會財委會能夠通過撥款 54 億清還債務及維持一年開資,解燃眉之急。

事實上,海洋公園的財政狀況與現今全球不少國家的公共財政非常相似,其實早已出現入不敷支,長期依靠借貸延命,不但未有因為財政赤字而進行緊縮經濟,反而是大力推行擴張經濟模式,圖帶動經濟復甦,收入回升。在 2008 年國際金融風暴前,IMF 一般在貸款予財困的國家均會要求實施緊縮財政政策(austerity measures),但眾所周知在金融風暴時若政府再緊縮,無疑是雪上加霜,令經濟進一步衰退,人民不滿政府之聲勢必上升,隨時有推翻政府的可能。因此,在 2009 年出現歐債危機,不少國家開始逆其道而行,就是平日即使已經債台高築,財政赤字經年,但一旦泡沫爆破,或遇上天災人禍,政府不但不會收緊支出,反而大舉放水和減息,派錢及公有化資產。這在一般企業或家庭而言是難以想像的事情,平日已經碌爆咭,個個月都只能還息不還本,怎料突然公司裁員,失去收入,一般的行為反應必然是節衣縮食,減少支出,若有人向你建議,再大舉借貸來增加支出,你一定認為這種建議是痴人瘋語,害人不淺;而且,銀行都不會向經營不善,嚴重虧蝕的企業或個人放貸;然而,公營機構則絕不相同,各國中央銀行專門找公營機構放貸,沒有效率的投資不要緊,繼續虧損不重要,只要把錢花出去,增加了貨幣供應就是任務達成!在武漢肺炎後,這更已成為全球大多數公共財政的新哲學,甚至出現一套新的經濟學派,稱為現代貨幣理論 Modern Monetary Theory(MMT)。

廣告

欠債不還本,長借長有,愈借愈多,欠債愈多愈有利,大到不能倒下,永續皇朝。這似乎已經成為了公營機構的財政新金科玉律;但借錢總要還,怎麼可能持續地靠借貸生存?背後當然與政府公權力和銀根供應壟斷權有關,因此亦只有公營機構享有此一特權,可攤大手板,苛索不斷;香港的迪士尼如是,今海洋公園亦如是。

海洋公園的經營不善,收支失衡早已出現,2018 和 2019 年的經營虧蝕高達 2.365 億和 5.573 億港元(圖 1),即過去兩年早已出現嚴重赤字;然而,海洋公園不但沒有減少支出,反而與政府協議再大舉借貸過百億元,大展拳腳,那麼錢從何來?

廣告

圖 1:海洋公園 2018 及 2019 年收支。來源:海洋公園年報 2019 年

事實上,在 2018 和 2019 年的財政年度,海洋公園的政府附屬貸款及商業貸款(Government subordinated loans and Commercial loans)已高達 43.775 億元和 50.975 億元,每年淨應付政府附屬貸款利息(Interest payable on Government subordinated loans)已需 10.766 億和  12.798 億元(圖 2);而且,以上還未計私人債務,2018 及 2019 年海洋公園的商業貸款為 3.80 億和 2.00 億元。換言之,若海洋公園破產,政府可能須要面對 50 億元的撇帳,但即使繼續給予 54 億元的新債,亦只夠償還大約五個月的利息!需要再加碼免去利息!

圖 2:海洋公園 2018 及 2019 年的非流動負債。來源:海洋公園年報 2019 年

誠然,海洋公園坐擁大量資產,即使虧蝕也可變賣資產,尤其在過去幾年香港的地產市道暢旺,房產價格不斷攀升,在重新估值後,每年的物業資產僎值都在上升,但這是紙上富貴,而且有折舊問題和房產價格下跌的風險,需留待專家估算。根據海洋公園的年報,在 2018 及 2019 年的物業、機器及設備(Property, plant and equipment)分別為 57.743 億和 69.468 億元,總資產總值高於負債總值,未至於資不抵債。

圖 3:海洋公園 2018 及 2019 年的資產。來源:海洋公園年報 2019 年

全球的公共財政正在走向以債務為主軸的經濟發展模式,官員可從中不斷獲利,卻不須為經營不善負責,無事時靠借貸,有事時更要靠借貸,利息開支成為公共財政的一項重擔,因此各國政府爭相減息,甚至負息,以助長更多借貸,更多不須負責任的借貸和虧損,當公營機構再沒有財政上的紀律,結果是昭然若揭,香港海洋公園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參考:
獨立媒體(2020)〈海洋公園申 54 億還債ㅤ邱騰華:香港人唔想見到倒閉〉,5 月 11 日。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