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9/5/6 - 15:14

押股後停牌 無力還債 上月辭主席 漢能拖累德普大股東破產

由「肥媽」Maria Cordero 擔任代言人的德普科技(3823),三年前被沽空機構狙擊後淪為仙股,之後更被證監會勒令停牌。德普科技大股東李永生上月 2 日辭去公司主席一職,《金融中心》發現,李永生辭職同日被高等法院頒令破產。李永生破產原因,竟與停牌至今接近四年、同被證監會勒令停牌的漢能薄膜發電(566)有關。

事緣德普科技主席李永生抵押漢能等股份,向瑞信借錢,但漢能一直復牌無期,股份難以轉手,價值成疑,最後李以每股 0.5 元(較漢能停牌前報 3.91 元折讓 86%)向友人出售漢能股份,僅套現 1,225 萬元,無法償還約 8,000 萬元債務,最終上月被法庭頒令破產。

李永生上月 2 日辭去德普主席一職,德普六日後發補充通告,披露李辭職原因是「希望投放更多時間在家庭中」。翻查高等法院判詞,李永生辭去主席同一日,被高等法院頒令破產。

廣告

瑞信指漢能股份零價值

李永生破產的前因後果,要由德普三年前被沽空機構狙擊說起。2016 年 7 月德普被狙擊,股價單日大跌九成,李永生持股的德普股份被斬倉,被迫沽出德普 6.14 億股份,該批股份以 1.31 億元沽出,較暴跌前的 13.94 億元賬面價值蒸發逾九成。

按照高院判詞,在斬倉事件之後,李永生亦面臨瑞信追債。2016 年 9 月,李永生拖欠瑞信約8,000萬元,李曾與瑞信達成還款協議,惟一直未能如期還款。瑞信多番追債不果後,2017 年 10 月向李發出償債書,屬申請破產前的必要程序。償債書列出李永生向瑞信抵押股份,包括漢能 2,450 萬股,以漢能 2015 年 5 月停牌前每股 3.91 元計算,這批股份原本價值 9,580 萬元,足以還債有餘。但在漢能停牌後股份價值成疑,亦難以轉手,瑞信償債書更直指有關股份價值為零。

在漢能股份外,李永生亦向瑞信抵押了兩隻細價股的股份,分別為潪澔發展控股(8423)40 萬股,以及當時未轉主板的利寶閣(1869)160 萬股,瑞信指上述股份價值約 1,105 萬元。

李永生友人以低價接貨

為求還債,李永生向瑞信介紹友人 Simon Tam,由友人買入已抵押的漢能股份,該友人出價每股 0.5 元,李套現 1,225 萬元。即使出售漢能股份套現還債,連同其他已抵押股份,李永生亦無法還清債務,瑞信因此向法院申請李永生破產。

高院上月初展開聆訊,李永生一方當時就破產令提出反對。李永生代表律師質疑,當日瑞信償債書視漢能股份價值為零,嚴重低估股份價值,按行業基本常識,漢能停牌後股份仍可於場外市場交易。但判詞認為,李永生一方未能提出在漢能停牌後至償債書發出期間的場外交易價作參考,又沒有相關專家證據,未接納該說法。

李永生律師舉例,去年 6 月有漢能董事以每股 3.5 元購入 42.2 萬股份,顯示漢能股份價值遠高於每股 0.5 元,此外漢能去年 10 月提出以不少於每股 5 元私有化股份。不過,法官指漢能正受證監會調查停牌,有關交易涉及漢能董事,用作參考並不穩妥。法官同時提到,截至 3 月底的漢能私有化通告,已澄清私有化建議只涉非現金交易,質疑漢能股東最終很大機會不能取回現金。

李一方提出,儘管李永生向瑞信介紹友人購買其漢能持股,但李認為每股 0.5 元出價太低,只是在瑞信強迫下接受出價,反指控瑞信未有履行承按人責任,找買家以合理價格賣股。

法官提到,綜合錄音等證據,顯示李永生主動向瑞信介紹朋友,李當日亦同意出售細節,包括作價等,現時卻指當日不同意賣股,並不合情理。法官最後認為,李永生無法在限期前還清債務,遂頒下破產令。

肥媽收股份做代言人

德普科技(3823)主營製造及售賣 LED 產品業務,經營品牌 LEDUS,2014 年找來「肥媽」Maria Cordero 出任代言人,李永生本人更在廣告中粉墨登場。德普 2015 年更斥資 6,000 萬元收購法乙球隊索察,稱藉索察在法國及歐洲的知名度,推廣 LEDUS 品牌。

價值由 3,000 萬跌至 255 萬

本地財經雜誌《港股策略王》稱,李永生曾是炒股高手,德普另一名執董招自康是他的炒股拍檔,2007 年齊齊炒西伯利亞礦業(1142)起家。德普 2016 年 7 月被沽空機構唱淡,引發部份股份集體斬倉,股價單日暴跌近九成,集團主席李永生、執行董事劉新生及招自康的孖展持倉 7 月底至 8 月初被斬倉,三人抵押股份、共有相當於 15.1% 股份售出。

德普股價越跌越殘,更變成仙股。2017 年 11 月,證監會引用證券及期貨規則第 8(1) 條,指令德普科技停牌,質疑公司在 2017 年度業績通告及報告有重大失實、不完整或有誤導資料。 

肥媽 2014 年的代言費達 3,000 萬元,德普透過發行新股支付,當時按發行價 6 元計,即涉及 500 萬股。德普 2016 年曾「一拆四」,以停牌前每股 0.085 元計算,如果肥媽未出售股份,意味原來 3,000 萬元的代言費現僅值 255 萬元,加上德普復牌無期,能否套現亦成疑。


✽ㅤ✽ㅤ✽
 

漢能「無現金私有化」股東難套現

漢能薄膜(566)2015 年股市「大時代」時,市值曾飆升至 3,780 億元,甚至超過當時長實(現為長和,001)。

不過,漢能大部份盈利與母公司有關,令市場質疑其盈利模式,漢能 2015 年 5 月 20 日股價暴跌 47% 至 3.91 元後緊急停牌,7 月更被證監會勒令停牌。今次破產聆訊披露,在漢能停牌期間,李永生友人只願以每股 0.5 元買股,雖然漢能大股東提出私有化,但這批股份日後能否套現仍是未知之數。

漢能去年 10 月發通告披露,大股東李河君決定對所有持股股東發出私有化要約,收購價格每股不低於 5 元,較停牌前每股 3.91 元溢價 28%,但漢能今年 2 月再公佈私有化方案及回歸 A 股計劃,卻指私有化只會透過換股方式實行。

不保證獲批 A 股上市

漢能大股東透過間接特殊項目公司(SPV)作為過渡公司,以每一股 SPV 股份換一股漢能股份比例,向全部獨立股份提出收購,但不提供任何其他現金選擇。

公告提及,漢能大股東之後或會以現金向獨立股東回購 SPV 股份,但相關資金會用於認購公司旗下 A 股上市公司股份,其後李河君等人會探討要求 A 股公司回購 SPV 的 A 股公司股份,或首次公開發售前李河君等人將與投資者商討會否收購 SPV 手上 A 股公司股份,獨立股東方可能套現。

漢能強調,不會保障 A 股上市是否、何時及如何實現;倘 A 股上市在一段時間後尚未完成,不會向獨立股東以現金或任何其他形式作任何補償,即使漢能成功 A 股上市,現有股東能否套現,仍有高度不確定性。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