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情對家庭收入的兩極化

2021/4/23 — 15:40

立場新聞圖片(Joey 攝)

立場新聞圖片(Joey 攝)

自疫情爆發以來,大量工人失業,或收入減少,至今已超過一年,失業率仍未見有好轉跡象,不少家庭的收入大受打擊,基本生活開支卻不斷增加,通脹猛然重來,即使幸免於疫症,卻可死於貧困之中!

圖1顯示疫情爆發前後的失業率,自2020年起失業率持續攀升,最新公布2021年2月的數字為7.2%,估計失業人數高達261,600人,比起2018年低位的大約只有十萬人失業,足足增加了接近十六萬名失業大軍,直逼2003年6月SARS後的記錄高位8.5%。相信這與不少公司機構在疫情期間結業和裁員有關。

that wanaka tree

圖1 香港勞動人口及失業率。資料:統計處 (2021)https://www.censtatd.gov.hk/tc/web_table.html?id=6#

誠然,失業率的統計是非常難以分析的,因為它本身並非在量度同一群體的就業狀況,譬如最新公布的失業率是基於總勞動人口只有387.17萬人估算,但2018年中時的勞動人口峰值卻有399.18萬人,即勞動人口在這兩年間減少了12萬人。事實上,政府在2015年的人口政策諮詢中已推算勞動人口即將下降的趨勢,但似乎最近兩年的跌勢比政府的原預測要急得多。所謂的勞動人口減少可以包括很多因素,譬如退休、身故、移民、離港、轉任無償全職家庭照顧者,和暫時放棄尋找工作者(即統計前30天內並沒有找工作)等等,但為什麼在2019年下半年起會突然出現勞動人口急跌是值得研究的課題。

廣告

然而,沒有失業的家庭卻不一定感受到疫情對家庭收入的影響,根據統計處的實質工資指數和薪金指數資料,似乎反映在職人士的收入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大部份行業的工資在2020年下半年起更出現大幅反彈和急升,某些行業的薪金更有可觀和持續的薪金增幅,失業與在業如同生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圖2為實質薪金指數及其年度變化,其中乙類員工的薪金不但沒有因疫情而下跌,去年更有平均2%的實質薪酬增長(即已扣除通脹後的增幅),而甲類員工的平均薪金增幅雖然較少,只有0.3%,但仍然是持續有人工加。[註:薪金指數(甲)量度平均薪金率的總體變動情況,薪金指數(乙)是用來量度連續兩年均任職同一職位及同一公司的中層經理級與專業僱員的平均薪金率的變動情況。]

廣告

that wanaka tree

圖2 香港按選定行業主類劃分的中層經理與專業僱員的實質薪金指數(甲/乙)(1995年6月 = 100)及其年度變化。資料:統計處(2021) https://www.censtatd.gov.hk/tc/web_table.html?id=27

這項統計可視為中層員工和專業僱員的實質薪金指數數據,並不包括高層管理人員在內,當中所選定的五大統計行業,分別為(1) 製造、電力及燃氣供應、(2) 樓宇建築、建造及有關行業、(3) 進出口貿易、批發及零售、(4) 運輸、倉庫、通訊及旅行代理、和 (5) 金融及保險。[註:由於是行業的平均數,個別員工的實際薪金變化可能與上述統計大相逕庭,只能用作統計參考而已。]

基層家庭的工資情況更為突出,根據統計處的數據,去年的實質工資有急速反彈現象,圖3是根據香港統計處按選定行業主類劃分督導級及以下僱員 (經理級與專業僱員除外) 的實質工資指數 (1992年9月 = 100) 及其年度變化,除了在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第一季有極輕微的工資下跌外,2020年第三季出現的工資反彈是非常突出的,達到7.3%,雖然第四季已回落至1.7%,但這反而令第三季的數字更耐人尋味。誠然,這可能與2019年第三季的基數較低有關,但若此2019年第四季的基數更低,但2020年第四季的工資升幅卻沒有上升得那麼多。

that wanaka tree

圖3 香港的實質工資指數。資料:統計處 (2021) https://www.censtatd.gov.hk/tc/web_table.html?id=20

這項統計可視為反映基層員工的工資狀況數據,當中所選定的九大統計行業,分別為(1) 製造、(2) 進出口貿易、批發及零售、(3) 運輸、(4) 住宿及膳食服務活動、(5) 金融及保險活動、(6) 地產租賃及保養管理、(7) 專業及商業服務、(8) 個人服務,和(9) 其他。2020年第三季工資升幅最高的兩大行業分別為地產租賃及保養管理的9.0%及金融及保險活動的8.6%,這是否與救市行動有關有待進一步研究。

比對在業與失業家庭的狀況,疫情令兩者的家庭收入出現更嚴重的兩極化現象,本來經濟衰退伴隨通縮可讓物價下降,對失業人士而言可減慢消耗積蓄的速度,有助渡過難關,但各國政府惟恐通縮導致經濟持續惡化,爭相減息和量寬等措施,全力推升通脹,香港已經在今年第一季起步出通縮,重回通脹軌道,而且其回升的速度 (由-0.7%升至+1.9%) 更是多個經濟體中最高的地方,比美國和歐盟還要高 (姚,2021)。這對持有資產的家庭而言可能是好消息,但對失業家庭來說可謂雪上加霜!

參考

姚松炎(2021) 通脹急速回升,方格子,3月18日。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