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病毒打殘債價 富豪勁蝕內幕

2020/4/1 — 10:17

富豪前女友投資債券勁蝕二十億元的傳聞,在金融圈引起熱議, 實情如何只有當事人知。不過,高槓桿債券投資這個遊戲近幾年大熱,撞上百年一遇的債券崩跌,輸十億八億真的一點也並非難事。

典型高槓桿債券投資的操作大概如下:一家內地地產商發行高息美元債券,包銷商向私人銀行客戶大力推薦,一二百萬美元有交易,包銷商會提供 7 成孖展,即是投資一百萬美元,會借給你七十萬美元,利息只是 2%, 條件是這七十萬美元要全數投資入這個債券,然後包銷商又會借出七成,如此類推,「注碼」開始滾雪球。 

遊戲約十年八年前推出,當時反應一般,事緣彼時股市爆發式上升,玩股好玩過債。但是股票愈來愈貴之餘,內地房企求「 財」 若渴,債券銀碼愈發愈大,息口亦愈發愈高,開始吸引入了大批投資者入局, 因為回報率的確好肥美。

廣告

一位好此道的專業人士的說法,解釋清楚:「借兩轉,一百萬美金本就可以買二百五十三萬美金貨,可以將回報率增加一倍,內地房企債息超過 10%,一輪槓桿操作,就變成超過 20%。投資一百萬(美元),無風無浪一年收 20 萬(美元),無須像股票般擔心價格上落,為甚麼不做呢。」 

所謂無風無浪,其實並不準確,因為內地房企的負債率超高,只能說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落注的認為這些債券大部份年期較短,只是三年左右,而且每每能夠透過發更高息的債來償還,只要企業的借貨規模夠大,政治關係又夠好,可以獲得內地監管機構每年批出的外債額度,就是長借長有,不會出事。

廣告

恒大集團和佳兆業是他們的至愛,前者負債高達 8,000 億元人民幣,是全國最大債仔,是大得不能倒的代表。而後者數年前無懼內地反腐調查和債務重組,不單活了下來,其老闆還可以大展雄圖,是「關係過硬」 的代表。

傳統智慧被放在一邊。一位私人銀行家說: 「我曾經告誡客戶箇中風險,反而被笑沒有膽色。客人最後通過另一家銀行借錢投資了恒大,早輪還對我大講其賺錢戰績。」 

三類投資者最愛此槓桿操作。首先是內地客,他們對槓桿的偏愛無出奇右,所謂不借不發。更何況 2015 年前,一千萬港元的債券投資,還可以透過港府的投資移民計劃,換來香港身份證。

專門幫助家族管理遺產的各式信託或資產公司亦是常客,一眾紈絝子弟最關心的不是阿爺的遺產能夠爆升,而是管理人能否定期向他們派錢。所以買物業收租的吸引力,不及槓桿債券投資所帶來的穩定、肥美又所謂低風險的現金流。一位服務不少信託基金的會計師坦言: 「資產管理人都要用這些來贏取二世祖們的掌聲。」 

第三類就是富豪和他們的家眷朋友,正所謂買得大,贏得大,他們只要夠進取,夠貪婪,向投資銀行借幾十億元買債券是一個電話就可以攪定的事。雖然當中不少在 2008 年 accumulator 一役中有損手,但是相比之下,高槓桿債券投資簡單易明得多,自然不會想起十多年前的慘痛記憶。

各大投資銀行對此業務更是螞蟻遇蜜糖,因為不單可以賺客戶的手續費和孖展利息,還有發債企業的賣債承銷佣金,以及由此而來的連串生意。身在歐美的總行大爺「水浸」 眼眉,自然也樂意放水予私人銀行部門,賺取豐厚回報。

內地各大銀行自然亦不甘後人,幾年下來,債券成為他們的重要收入來源。一家上市中資銀行的風險管理人員說:「 好景之時,債券部的六個月已經做足了一年的放款目標,可以放假了。」 

一場槓桿狂歡派對開足幾年,投資者、銀行家、發債人玩得忘乎所以。三月中,音樂溢然而止,新冠病毒在歐美擴散,恐慌式避險行為令所類資產價格全線下跌,其中債券亦未能幸免。兩周前還高企於 100 至 105 的內地大地產商債券,應聲下跌。其中恒大於 2021 年到期的債券於前周四、五下跌至 80,而負債率較低的奧園 2021 年到期債券亦插水至 85。

投資者不單要抬錢補回價格之下跌,更惡劣的是,各投行紛紛將孖展率由 70% 減至 50%,即是就算手上的債價沒有跌,投資者也要多補 20%。

要大戶補倉,各銀行家都是能拖則拖,因為斬倉會得罪太多人了。除了被斬的大客,還有相關債券的發行公司,斬倉貨會拖低價格,隨時觸後者的孖展補倉壓力,是真骨牌效應。 只是總行的考慮不同,大量斬倉行為就此發生,肥貓的油膏漏了一地。 「如此高槓桿,輸十億八億一點也不出奇。」上述私人銀行家說。

本周債市雖然已稍為回順,但是骨牌剛倒下來,被壓傷壓死的陸續來,當中被捲入的民企老闆應該不少,事情看來不會就此終結。還是那一句: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只希望小股民無須替他們埋單找數。

(英文版本已於2020年3月27日在REDD Intelligence刊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