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移民與警暴 — 對香港樓市的看法

2020/1/19 — 13:5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目前對香港樓市,主要有兩套看法。第一套認為失業率升,移民者眾,人去樓空,價格下跌。第二套認為社會動蕩只屬一時,地少人多格局不變,現時正是撿便宜貨的時候。兩套看法分道揚鑣,背道而馳。

但對我來說,我不需要採用一種絕對的零和看法,不是大升,就是大跌,不是全盤認購,就是全盤認沽。我並沒有這樣神準的預測能力。我的做法是因應社會狀況,去微調自我的投資。例如我可持有新鴻基和恒基的股票,假如我對香港看淡一點,就減持一點;對香港看好一點,就增持一些,並沒有完全絕對。

坊間的弊病可能在於孤注一擲。例如有股票 KOL 經常提醒別人買入恒基,又建議人們供股比例可選擇六成資金都投放在恒基。但萬一樓市真的大跌,他們的投資怎麼辦?憑甚麼說自己對樓市的看法必定神準?也有人更提醒別人買樓,可是買樓的人可能只有 200 萬資金,然後再借 400 萬房貸,那不只是全副身家,更是投入三倍身家,在這前景不明的時候如此投資,實在稱不上謹慎。

廣告

我基本上是看淡的。因為我相信每一個因素,都應該反映在樓市的真實價值。當我看到警察在地鐵放催淚彈,看到印尼記者被射盲,看到有警員在葵芳駕電單車衝向人群,看到一家三口被指非法集結,看到在商場拍照也被便衣拘捕,並看到藍絲施暴卻沒有受到同等的拘捕待遇。我了解到香港的警察現況,並了解到個人的人身安全在香港受到何等威脅,這足以令香港的房屋價值下滑。每多一宗這樣的事,我就應該減持港股。那才是理智之舉。

另一個是社會資本的問題。當我看到上述不合理的警暴,社會賢達並沒有出聲制止,對他們加以縱容。我理解到社會失去了守望相助的基本要素,理解到個人安全更為不受保障,這也影響了物業價值。不只官員誠信破產,現在就連社會資本也是破產,足以令人對這個地方完全無法樂觀。

廣告

不少人不明白,物業價值某程度也反映一個地方的安全感。正如深水埗通州街的樓價應該較低,因為治安不靖,出入堪憂。就如同台北市萬華區,樓價也會較低一樣。現在的問題,是整個香港也在深水埗化。我應按照香港的安全程度,來調節對這裡的地產投資比重或估值。即使最後看錯或估錯了,我覺得我也對個人的投資盡了最大的努力,認為無可厚非,心安理得。

更重要的是,其實天下的投資多得很。當如此前景不明,而且表象腐敗,為何還要全盤投資港樓,而不考慮一下美股、台股、新加坡股?為何一定要把全副身家都冒這個單一風險?我對那些投資專家的建議和抉擇,感到難以理解。更何況香港的樓市仍在高位,上升空間有限,下滑空間無窮,實在看不到有值博率。持有一點地產股,只防自己看錯,是我認同的可行選擇。

樓市的確正在下滑,今早看到新屯門中心兩房租金 9000 元,我跟老婆說開始覺得相宜,甚至在台北市,這個價錢也未必租得到兩房。我又說,可惜現在不敢去蛇口(比以前更擔心送中),不然在屯門也不是沒有地方遊玩。老婆則說,何只不敢北上,連留在香港也覺得危險。我說,倒是,這是不能跟桃園相比的。這個 9000 元租金,還是再考慮一下吧。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