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有志投身金融業的人推介六本書

2020/9/29 — 16:00

背景圖片來源:Alev Takil @ Unsplash

背景圖片來源:Alev Takil @ Unsplash

最近代表公司面試了一堆大學生,全都來自英國 Russell Group 頂級名校,談吐得體,非常醒目。但是完了半日面試後,我不禁想,他們知不知道這一行實際上是做什麼。

作為一個倫敦金才俊(i.e. 在倫敦工作的金融業從業員),其實曾經有一段時間,我不會跟別人談論自己的工作,因為這份工作實在沒有什麼談論空間。不是因為這份工作沒有價值或者很沒趣,而是正常人很難聯想到我的工作到底跟社會有什麼關係。

以我認識的朋友為例吧。一個皮草業大亨在內地做批發生意,雖然普通人不會走進一間皮草工廠或者擁有一件皮草,但至少你能聯想到他的工作和身邊的貴婦大媽穿的衣服有點關聯。

廣告

一個選舉策略師,除了計畫一些選舉戰略大綱,原來背後有很多很複雜很技術性的工作,至少你開始會明白臉書上某個忽然很火紅的議題原來是經過佈置策劃。

一個管理諮詢師,會走進一間公司檢察一下某個業務的營運,然後提議一下怎樣提升它的營運效率,至少你明白他的工作原來跟這些大品牌的業務有關。

廣告

但是,投資銀行是一種很離地和跟社會脫節的行業,我負責的業務,客戶要不就是海外註冊的對沖基金,或者身價過百億的有錢家族,所以賣的東西絕大部分的人都不可能看得到。

我不是葉朗程,不懂把工作簡化成很刺激的故事來吸引點擊。所以後來別人問起我的工作,我通常會微笑說我做「風險管理」。如果他對金融業有些認識,那麼通常我們會討論一下對於投資的看法,至少投資跟生活比較有關聯一點。

去年讀了六本金融書,推介給對投身金融業有興趣的朋友,尤其是有志來歐洲金融服務業發展的人。這些書故事性和趣味大,金融知識要求也不算高。

(一)A Man for All Markets, by Ed Thorp

朋友當中有不少是被動投資(passive investing)的死忠,深信沒有人能長期打敗市場(即是回報高於大市),所以最好或者最省時的策略,是購買一些低手續費的指數掛鉤基金。

我個人的投資策略基本上也是一樣,大部分資金都只買市場,不沾個股,更不沾收費高昂的主動基金、結構產品、保險掛勾基金。

但這本書間接令我對這個看法改觀了一些。此書相對比較老少咸宜,是基金經理 Ed Thorp 的半自傳故事。

他本來是數學學者,後來用概率理論設計了一套在賭場玩 21 點贏錢的方法。

一直以來賭場遊戲的設計,莊家贏的機會都是大過玩家,所以任何人在賭場裡都只會輸錢。在 21 點裏,某一些牌(例如公仔牌)是相對對玩家有利一點的。Thorp 的方法,就是透過觀察每一局出了多少牌,然後計算玩家在該局的能夠抽到好牌的機率有多大。如果該局的 Expected Return 較大,他就會大手下注,反之就會防守。

在一兩局內,回報波動可能很大,但如果是一兩千局,那麼總體回報會很貼近 Expected Return。數學上,機率是利好長遠投資的。

後來,他甚至設計了一些電子儀器來計算俄羅斯輪盤裏珠子的速度和大概落點,背後的原理也是概率。後來他轉戰投資市場,透過找出不同投資工具的差價(他一開始選擇是可轉債券和股票),套利賺錢。

這種交投賺錢的模式,跟傳統價值投資(例如分析某公司的基本價值然後押注)和技術分析(例如判斷支持和阻力位來炒賣單日波幅)的方式大相逕庭。Thorp 在賭場和市場的共通點在於它是純系統性的,在於找到系統裡面的漏洞,然後設計出長遠只賺不賠的方法獲利。

以前我覺得,被動投資是散戶最好的策略,但或者像博客止凡說,「投資就像功夫,有很多門派」,只要能產出價值就好。

(二)Black Edge, by Sheelah Kolhatkar / Buyside, by Turney Duff / Straight to Hell, by John Lefevre

這三本書,適合對於買方(Buy side)有興趣的人。它們的作者,前者是資深財經記者,後兩者是以前在行業裏混的交易員。看過幾本書之後,基本上你會覺得世界上大部分 Long short funds / alpha investment 都是幹內幕交易賺錢的。裡面描述了很多行內的生態,怎樣取得內幕資訊,怎樣跟投行打關係然後取得更好更快的資訊。

第一本書的風格比較平鋪直敘。「Black Edge」的意思就是非法的優勢,在行內,就是未公布的內幕資訊,例如是企業的拼購消息,某新藥物的試驗成果,某公司的季度利潤等等,這些消息一但公布,都會影響股價。

最有名的例子是 Steven Cohen 的 SAC Capital,他的交易員會投資大量時間和金錢,去得到這些 Black Edge,例如是付錢給中介公司去聯繫上市公司的高層,或者藉故親近一些參與審批新藥物的專家等等,從而套取有用的資訊來買賣。

由於證據不足,Cohen 沒被定罪,改頭換面創立了 Point 72 新私募基金,今天依然營運。

至於第二和三本書,則是主角自己在行內混了多年的故事,風格和 juicy 的程度有點像《華爾街之狼》,講主角的怎樣踏足金融界,在企業內上爬,然後開始接觸糜爛生活,最後誤入歧途之類,裏面也有不少關於香港紙醉金迷的描述。

相對於其他書,這兩本娛樂性比較高。

(三)Darkpool / The Quants, by Scott Patterson

這兩本書則相對比較技術性,應該列入投行交易部門的必修書,對於了解市場結構、發展趨勢,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作者 Scott Patterson 本業是《華爾街日報》的記者,比起其他金融書作者,他的書比較平實和非人性化,但同時沒有那麼誇張失實(例如 Michael Lewis 的 Flashboys)。

八十年代的主流股票市場,仍然透過中介在交易所買賣(像大時代裡穿紅衫仔的交易員),無論是議價和買賣,大多都是透過人手操作,然後這些中介會在每宗交易裏收取一些中介費。

這個模式一直存在一些問題,例如是收費貴,交易慢,某些經紀會哄抬價格等。由於市場上的莊家(即是同時提供買賣報價的大行)都是由人手操作,市場上開始出現了一些投機者,利用電腦自動化報價,在莊家來得及更新價格前下單。基本上,他們就是今天高頻交易機構的原型。

高頻交易的原理,大抵就是透過偵測市場上不同的細微訊號,預測價格在微秒間的走動而套利。例如說最簡單的高頻交易程式,當它看到市場上出現了一筆來自某大基金的買單(例如是養老基金、主權基金這些「藍鯨」),而該買單足以在短時間內抬高股票價格,那麼程式會在微秒間買入那隻股票,然後當價格提升的時候沽出獲利,整個過程可能只持續數秒鐘。當然,這些交易程式收集的訊號可以有很多,例如是買賣單、流通量、波幅、相關資產價格……承(一)所說,只要那個訊號有機會用來預測價格,就有獲利的機會。

有趣的是,當越來越多程式交易參與這個遊戲,市場本身就會開始演化。例如程式不但需要偵測「藍鯨」,還需要判斷市場上其他高頻交易者的活動,然後相應改變買賣策略來互相誘導、隱藏、捕獵。後來為了躲避這些程式交易的追蹤,市場上開始出現形形色色的產品,例如是黑池(透明度較低的交易平台)、Instinet(意思是 Institutional Network)讓非投機性的機構參與的交易平台、甚至是傳統交易所本身也開始設計出新的 Hidden Order,等等。

這也解釋到為什麼今天的歐美的市場結構比起亞洲市場更複雜。舉例說,在香港要買一手匯豐幾乎肯定是在港交所,但在歐洲購買股票,不但可以在主板上買賣,還可以用 Chi-X, Turquoise, CBOE, Euronext, MTF, etc。某程度上這些市場都是為了遷就不同投資需要而衍生的平台。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