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菜鳥再談加密幣

2021/1/16 — 11:12

資料圖片,來源:André François McKenzie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ndré François McKenzie @Unsplash

如果要簡單地總結剛過去的 2020 年,我會用三個詞彙:COVID-19、特朗普、比特幣。三者中誰比誰更瘋狂、更顛覆,大概沒人說得清。前兩者我在去年的文章裏都有提及過,今天就淺談一下比特幣吧。聲明一下哦,我既不是投資者,也非技術人,以下是門外漢寫給門外漢的一點分享。

相關舊文:菜鳥初涉加密幣

即使對比特幣毫無認識的,大概也知道它在去年年終前一舉突破其 2017 年的歷史高位 $19,800 美元,此後升勢幾乎未止(執筆時曾突破 $41,000 美元),價格在全年內暴增三倍,成為世上最炙手可熱的資產之一。

廣告

比特幣是世上第一種利用區塊鏈技術產生的加密貨幣(現在也被稱為「數字資產」),全面去中心化的管理和恒定的供應上限(2,100 萬個),使它成為加密幣之王:全球加密幣交易的總市值去年曾穿過 10,000 億美元門檻,而比特幣佔其中近七成。

坊間有大量關於比特幣本輪升浪的分析,以下是大致的共識,門外漢也不妨稍作了解:

廣告
  1. 寬鬆貨幣政策:全球央行以前所未見的力度加大貨幣供應,以抗衡疫症對經濟的巨大衝擊。在法定貨幣水浸的同時,比特幣則迎來第三次供應減半,令不少人開始購買比特幣作資產對沖。
  2. 入場更方便:網上經濟活動因疫症而蓬勃,間接帶動加密幣更普及。去年十月,擁大量用戶的 PayPal 正式啟動比特幣的買賣和交易功能,這是個里程碑,便利更多散戶進場。
  3. 機構投資者的參與:而對本輪升浪貢獻最大的,則非機構投資者的參與莫屬了。比特幣在 2017 年大升時,許多機構投資者對此新鮮事物抱懷疑態度,但經過幾年的沉澱後,市場漸對比特幣產生信心。去年就有不少「百年老號」的基金或機構投資者進場,並發行比特幣相關產品。在「怕執輸」(FOMO,Fear of missing out)心態的帶動下,市場對比特幣的需求持續走強。

相關舊文:銀行的恐懼自己的錢自己融

我身處的創科圈子中,不少人多年前已是比特幣的信眾,挖礦有之、投資有之,耳濡目染下,我也克服了自己對科技的恐懼,學習接觸這新鮮事。兩年前寫下〈菜鳥初涉加密幣〉一文,記述擁有第一種加密貨幣 LikeCoin 的心路歷程;去年再邁進一小步,把部份 LikeCoin 在交易所上轉換成比特幣和以太幣,一舉擁有兩種世上流通量最廣的加密幣,感覺如幼稚園畢業晉升小學。本來這只是給自己的「功課」,用來學習交易所的運作,豈知因去年比特幣價格大升,我竟糊裏糊塗搭上了順風車,手上那丁點比特幣令我嚐到甜頭。

把此事寫出來絕無吹噓之意,也不構成投資建議,純綷分享初涉加密幣交易的個人經驗,響應 LikeCoin 創辦人高建提倡的「人文為體,科技為用」。比特幣大升令許多無投資比特幣經驗的人想入市分一杯羹,但又對此一無所知擔心「輸身家」。高建為此提供了一個建議:如果長線相信比特幣的價值,不妨每天作定額購買,對散戶而言這是簡單有效的策略,即使「今天買、明天跌」,也不必承受龐大的心理壓力。

相關舊文:《區塊鏈社會學》

在投資方面我是個保守的人,之所以沾手比特幣這種價格波幅甚大的資產,心態上是出於學習,多於想致富(若恰巧一朝發達的話倒也不抗拒哈哈)。如果你和我一樣,身為門外漢但又想進場,除利用這機會加緊學習有關比特幣的知識外,記住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別人貪婪我恐懼」,我認為此乃這時勢最值錢的一句話。

本文精簡版率先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見報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