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9/28 - 12:35

虛擬貨幣,Tesla,供求以及社會價值

圖片來源:TheDigitalArtist @Pixabay

圖片來源:TheDigitalArtist @Pixabay

在一望無際的德州沙漠之中,烈日當空,你也許不會發覺在沙漠中的有一處建築物正在停電,那一座建築物位置偏僻,毫不起眼,陽光猛烈的底下除非你在建築物的內部,否則你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回事。

為什麼一座正正常常的建築物,保養完好,裏面的人和機器也完整無缺,為什麼每天卻總有一段時候完全停止運作?

那就是因為這裏其實是一座虛擬貨幣的挖掘倉庫,每一天在烈日當空的時候,他都會停止運作,並利用自己的電力供應市場,直接售賣電力以賺取比開採虛擬貨幣更高的收入。

廣告

虛擬貨幣,在之前的專欄文章也有介紹過,當中所需要的機器運算已解決極為複雜的數學難題,所需的電力成本其實非常高昂。合理地運用市場對電力的需求,將自己挖掘虛擬貨幣的電力轉移到供應正常民營市場所用,其實反而能達成更高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成本運用。

你也許會說,虛擬貨幣要花費很多的電力去開採,其實開發虛擬貨幣的人自私自利,不理會對環境的影響。

這是一個片面的理解。

初初入虛擬貨幣市場投資,我理解到買賣的時候雙方主要的種類,就是開單者和吃單者:開單者對投資平台說,我要在一定的價錢賣出或購買一定數量的貨幣,這一些交易不一定要即時進行,而可以等到價格達到某一個水平才執行;吃單者的意思就是他們的交易必須要立即進行。換言之一方面提高市場的流動性,另一方面其實則讓市場的流動性降低。所以掛單的人多數交易的價格都更加低,而吃單者的價格通常都較高。

人大了,知道時間和流動性都有價值,我們不可能一輩子等下去。

同樣語言,市場的流動性和價格其實也有很大的變化,人們的電力需求通常都是在正午最炎熱的時候最高,而在晚間的時候最低。你要想一想,我們應該怎樣才可以填補那電力高峰時期的需求呢?那就是我們必須要靠一些效率比較低的發電方法,例如燃煤發電或者天然氣發電。我們可以在這些高峰時期,把發電的方法開開關關,但是這樣的成本和維護費都會很高。

於是政府和供應商必須找一個方法,可以穩定的價格和持續的供應輸出,將剩餘的電力儲存起來,而不必根據高峰時期直接調整供應方法和成本。只要是穩定的輸出,數學上可以管理風險,平均成本會來得更加低。

這方面是我覺得 Tesla 的價值巨大的原因:因為他不只有電池的先進技術,可以將剩餘的電力處理起來,而且它可以有很先進的技術調整儲電和放電的需求。要做到可以使用再生能源發電,對於市場的供求調整,以及能源的儲存方法,都必須要有先進的軟硬件配合,讓供應商能即時回應市場的需求。Tesla 在這方面其實他的技術應用遠遠不只於電動車,而是調整城市和國家的能源分布。

再生能源比起非再生能源,出現時間和根據供求分配的能力都比較低和不穩定,如果沒有先進的技術幫助調整和分配根本不可能實現。

此外虛擬貨幣其實比起傳統貨幣的優勢,在於理論上他有一定的發行上限,所以不用擔心個別國家調整自己的貨幣政策造成通貨膨脹。他的避險能力強,交易能力亦強,某個程度之上其實可以平衡現代政府、個別銀行以及投資者對於貨幣和匯率的操控能力。區塊鏈本身的概念和應用,其實恰恰就是民主成份在現代社會最主要的體現方法。這一些非物質的概念和價值,和所消耗的能源比起上來,其實難分輕重。

相對而言,我們其實也有看見新聞,例如挪威的石油企業在疫情期間,因應國際對石油需求大幅下降,而完全關閉石油供應設施的成本,以及儲存成本都過於高昂的時候,便想到利用多餘的能源,開採虛擬貨幣以減少浪費的情況出現。

有法律而不執行,過時的法律不因應時勢修改,政府施政立法缺乏民意的敏感度和支持,令民間各種自發的行動界線,越來越模糊越發危險,將人民放於對立面之上,這一點完全是政府自己一手造成,馮晞乾引用王安石的復讎解恰到好處。

市場和社會,其實有很多創新的方法去調整供應和需求,以節省資源減少浪費。想起政府在公共政策上,一直對於共享經濟的概念如 Uber,完全沒有任何討論以及修改的空間,任由資源錯配少數人壟斷經濟權力和利潤,科技發展進步得最快還是被政策,以及官員缺乏對人性的基本理解所局限。

防疫上的社會成本和人命傷亡,難道還不足以作為警醒嗎?

參考文章:

Bitcoin Miner Is Scoring 700% Profits Selling Energy to Grid (Bloomberg)

Energy Giant Equinor to Cut Gas Flaring With Bitcoin Mining: Report (coindesk)